紧急集合!部队生活的故事

李敖说过,当兵或是坐牢的经历,对塑造男人的性格最有帮助,这种集体生活能让男人变得刚强。军旅生活是对人最大的磨练和考验
真实的部队生活,不像《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特别是新兵,最多的时候,是一种低声下气的状态。在老兵、班长面前要低眉顺目,特别是新兵连,在没完成军人宣誓的仪式前,肩膀上光光的,没有军衔,凡是遇到肩上有军衔的,你必须立正,大声喊“班长好”,不管对方是不是班长。
我一老乡捉狭,支队长到新兵连视察,午饭后蹲厕所,被我老乡遇见,他上去一个标准的立正,然后大声喊道“首长好”,支队长还礼也不是,不还礼也不是,蹲在那里,低头不语。
后来队长晚点名时,专门强调此事,告诉新兵在厕所见到首长不要敬礼,却不知道我这个调皮的老乡是故意为之。战友之间的切磋
部队上有一种制度是“紧急集合”,考验快速集结、出发的能力,以应付突发状况。
新兵连的时候,新兵们会比赛打背包,看谁动作快,用长背包绳将自己的被子捆起来,三横压两竖,再用短背包绳穿过背包,形成背带,背着行军。同时,还要背上挎包,挎包里要装上自己的碗、洗漱盅、毛巾。紧急集合的讯号是短促有力的哨声。
成都平原的冬天,空气凛冽、寒风刺骨,感觉呼入的空气能瞬间将肺部冰冻。我新兵连借住的以前一个废弃的学校,我所在的一排四十余人挤在一个教室里,打地铺,两个棕垫睡三个人,大家都只能直条条地躺着,翻身不易。胶鞋整齐地摆在自己的床边,臭气熏天,因为白天训练太累,整个教室的鼾声此起彼伏。
一阵急促的哨声划过寂静的黑夜。
四十几个人齐刷刷坐起来,都在问“紧急集合”?要知道,夜间紧急集合严禁发出任何声响,也不能开灯,要在悄无声息中快速集结出发,才是训练有素的体现。
黑暗中,大家在沉默中快速穿戴,长、短背包绳固定放在枕头下,开始打背包,整个教室只听见“嗖、嗖”的拉背包绳的声音,最快的,几十秒钟就能把背包打好,穿戴好的,奔向讲台一侧,四十几个碗和洗漱盅排列在哪里,装进自己的挎包内后,边整理服装,边冲出教室,室外开始传出班长很小声的“稍息,立正,向右看齐”的口令,大家鱼贯而出,各自找自己的班级和自己的位置,门口的队伍渐渐壮大。军人接受训练
大家呼出的气结成了白雾,但一点儿也没有冷的感觉,只是感到紧张,不停的检查自己的装备,怕遗漏了什么。身边都是急促的呼吸声,班长们拿着手电筒,光柱不停地扫射,像极地武士的光剑,将黑夜划出一道道痕迹。
全连列队完毕后,各班给各排报告,各排给队长报告,都是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然后队长小声下令,向右转,跑步走,新兵连一中队在黑夜中出发了。
这是我经历的第一次紧急集合,队伍在暗夜中前行,一百多人“哗哗”的脚步声在黑夜中显得格外响亮,有人被子捆的不结实,散开了,只能抱着跑,有人帽子掉了,有人鞋子掉了,新兵的狼狈只有新兵知道。
回到营房前的空地,班长开始检查自己班人员的装备,电筒的光柱又开始四射。身边不时传来班长的骂声,我旁边一战友,情急下裤子穿反了,被班长踢了一脚,背包散了的战友被一脚踹出队列。
大家紧张到不行,我大口地呼出白气,汗水沿着大盖帽流下,我悄悄地擦拭,因为队列中不能有多余的动作,被发现就要挨揍,衣服已经湿透了。严格的训练铸就了军人刚毅的性格
几个班长突然和排长聚在一起商量着什么,我们直挺挺地立在哪里,一动也不敢动。
然后看到班长和排长跑回教室,像在寻找什么东西,几分钟过后,教室里就传出哭声。后来才知道,一个战友因为动作慢,我们列队完毕跑出营房时,他的背包还没捆好,班长检查时马大哈,也没注意。他见大部队都出发了,更害怕,于是自己抱着被子躲在门后,就保持这个姿势一直等大部队回来。
班长回来检查发现丢了一个战士,也吓坏了,赶紧给排长汇报。最后,在门后发现抱着被子的小可怜。
这孩子当时16岁。
和影视作品里的军旅生活不一样吧?
这是真实的生活,这是磨练人的生活。
蒋介石曾经在日本高田野炮十九联队服役,日本军队等级森严是世界之最,终蒋介石一生,形象皆挺胸抬头,身姿挺拔,这和他当年严格的军旅生活是绝对分不开的。
(作者:朱磊重庆市分行供稿)出品︱帅 师 编辑︱毛志辉 李 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