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报告】监管环境(一)

2018年,金融严监管态势延续,引导金融行业去杠杆、去嵌套,服务实体经济。2018年4月27日,“资管新规”正式发布,随后,中国银保监会和中国证监会相继出台“资管新规”的配套文件。信托业认真落实中央政策要求,监管政策以防范风险为核心,并积极引导信托业务服务实体经济。在2018年12月25日召开的2018年中国信托业年会上,中国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黄洪同志提出,我国信托业要认清职责使命,站在新的历史方位找准转型发展方向。
新监管体系下金融严监管持续推进
(一)“一行两会”监管格局形成
2018年4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正式揭牌,2003年4月成立的中国银监会和1998年11月成立的中国保监会退出历史舞台;2018年7月2日,新一届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12月17日,中国银保监会派出机构统一举行揭牌仪式。
2018年4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全面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18〕18号),提出建立国家金融基础数据库,强化大国金融数据治理手段,建立交叉性金融产品统计,有效统计监测跨行业、跨市场、跨部门金融活动。这标志着我国金融监管体系调整不断深化,金融监管协同力度将进一步加强。这也有助于加强金融同业业务监管,防范和控制交叉金融风险。
(二)引导信托业务规范健康发展
2018年监管部门落实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促进银行业金融机构回归本源、脱虚向实。2018年1月,中国银监会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在2017年“三三四十”专项治理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监管重心是防范和处置各类金融风险,并配套印发了《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意见》和《2018年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工作要点》。通过开展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工作,银行业重点风险隐患得到有效管控,合规意识持续增强。
为进一步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从业人员行为,2018年3月,中国银监会发布《银行业金融机构从业人员行为管理指引》,从治理架构、制度建设和监管三个方面对银行业金融机构从业人员行为管理提出系统性要求。从具体内容来看,该指引明确从业人员既包括签订劳动合同的在岗人员和董监高人员,也包括聘用或与劳务派遣机构签订协议从事辅助性金融服务的其他人员;要求对从业人员不当行为引发的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操作风险和声誉风险等各类风险重点防范。从业人员管理与业务管理密切相关,有助于从源头上规范经营、防控风险,这表明金融行业监管进一步聚焦和细化。
“资管新规”作为统一规范资产管理行业的纲领性文件,旨在引导资产管理行业长远、健康发展。“37号文”在明确信托业务适用“资管新规”有关问题的基础上,提出加强对各类信托业务及创新产品监管,还原其业务和风险实质,同类业务适用同一监管标准,引导信托公司规范经营、防范风险。
(三)引导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民营和小微企业
服务实体经济是信托业的根本任务,《关于进一步做好信贷工作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通知》提出: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满足实体经济有效融资需求;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强化小微企业、“三农”、民营企业等领域金融服务;支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推动有效投资稳定增长;积极发展消费金融,增强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盘活存量资产,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信托公司作为货币政策的传导渠道之一,积极通过投融资信托业务,服务实体经济,通过资产证券化等盘活存量资产。
针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2018年下半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保监会等部门出台多项措施助力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获得资金支持。2019年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切实加强对民营企业的金融服务。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有关工作的通知》,提出持续优化金融服务体系,抓紧建立“敢贷、愿贷、能贷”的长效机制,公平精准有效开展民营企业授信业务,着力提升民营企业信贷服务效率,推动完善融资服务信息平台。
无论从监管导向、信托业务数据还是从信托公司长远发展来看,服务实体经济都是信托业的重要发展方向。信托资金投向基本覆盖了实体经济的各个领域,在服务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未来,信托业需要根据政策导向,深入研究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资金需求和特征,探索服务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多元化机制。
“资管新规”下信托业机遇与挑战并存
“资管新规”规定:资产管理业务是指银行、信托、证券、基金、期货、保险资产管理机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金融机构接受投资者委托,对受托的投资者财产进行投资和管理的金融服务。资产管理产品包括但不限于人民币或外币形式的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资金信托,证券公司、证券公司子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期货公司、期货公司子公司、保险资产管理机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等。
(一)“资管新规”重塑资产管理行业格局
1.“资管新规”要求去刚兑、去嵌套,实行净值化管理
“资管新规”的主要影响可以概括如下:第一,提出机构监管与功能监管相结合的监管理念,实现对各类金融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的全面、统一覆盖。第二,要求打破资产管理产品刚性兑付,推动资产管理产品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本源。第三,消除多层嵌套并限制通道业务,明确资产管理产品仅允许嵌套一层资产管理产品(但公募基金除外)。第四,要求所有资产管理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第五,统一合格投资者的认定标准,加强投资者教育,向投资者传递“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理念。
2018年7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公募资产管理产品可以适当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并且明确了过渡期安排。
2.配套细则规范具体资产管理业务的开展
“资管新规”对资产管理业务进行了系统和全面的规定,但由于涉及不同的资产管理产品,因此针对具体的产品需要具体细则。“资管新规”第二十九条规定,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在本意见框架内研究制定配套细则,配套细则之间应当相互衔接,避免产生新的监管套利和不公平竞争。基于此,在“资管新规”出台后,中国银保监会和中国证监会开始研究制定相关配套细则。截至2018年末,商业银行和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对接“资管新规”的细则已经出台(见表1-3)。
3.“37号文”明确“资管新规”过渡期信托业务的相关规定
“37号文”是“资管新规”的信托细则正式出台前指导信托业落实“资管新规”的文件。“37号文”的主要内容如下:第一,明确家族信托、公益(慈善)信托不适用“资管新规”,同时规定了家族信托的定义,指出家族信托财产金额或价值不低于1000万元,受益人应包括委托人在内的家庭成员,但委托人不得为唯一受益人。第二,提出对事务管理类信托区别对待,支持信托公司开展符合监管要求、资金投向实体经济的事务管理类信托,禁止监管套利、违法违规的事务管理类信托。第三,明确以财产权信托名义开展资金信托业务适用“资管新规”相关规定,以信托产品或其他资产管理产品作为受让方受让信托受益权的业务视同嵌套业务。第四,规定了“资管新规”过渡期的相关安排。
“资管新规”要求对所有资产管理产品采用统一监管标准进行监管,资产管理机构将会迎来更激烈的竞争,我国资产管理行业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对于信托业而言,既有机遇,也有挑战。
(二)信托公司的竞争优势
1.并非所有信托业务都适用“资管新规”
“资管新规”明确“资金信托”属于资产管理产品,同时规定资产证券化业务不适用“资管新规”。37号文进一步指出,公益(慈善)信托、家族信托不适用“资管新规”。这表明,从“资管新规”覆盖范围的视角来看,信托公司开展的业务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资管新规”规范的资产管理业务;另一类是不适用“资管新规”的信托业务,这类业务更多体现受托服务的特质,在客户来源、受托管理等方面与传统投资理财业务有很大不同。
资金信托是“资管新规”下的资产管理产品,信托公司需要与其他资产管理机构竞争,其核心优势在于发放贷款资质以及在非标领域的丰富经验。未来信托公司应当进一步探索服务实体经济的新模式和新路径,在此基础上,提升在标准化产品领域的主动投资能力。
除资金信托外,信托公司还可以开展服务信托和公益(慈善)信托,这两类业务不适用“资管新规”。对于服务信托,应当勇于尝试,探索多元化的服务场景和服务手段,通过开展此类业务服务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公益(慈善)类信托不但可以作为信托公司践行公益实践的一种途径,而且可以作为信托公司为高净值客户提供的附加服务,引导和带动更多的机构和个人参与公益慈善事业。长远来看,慈善信托可能成为信托公司重要的业务类型。
2.信托公司具备贷款发放资格
信托公司可以发放贷款,这是信托公司与其他资产管理机构的区别之一。《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十九条规定,“信托公司管理运用或处分信托财产时,可以依照信托文件的约定,采取投资、出售、存放同业、买入返售、租赁、贷款等方式进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可以看出,贷款是信托资金运用的一种方式。目前,除信托公司外,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理财子公司、证券期货资管产品等不可以直接发放贷款。相对而言,贷款发放资格属于信托公司的优势。
3.信托公司运作高效,主动适应能力强
信托公司在私募投行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相比其他金融机构具有优势。首先,信托公司通常具有组织结构扁平化和决策效率高的特点,有助于业务的高效拓展;其次,信托公司深耕产业和深耕区域经济能力强,可以有效服务实体经济;再次,信托公司风控体系健全,风险管控目标精准,风险管理能力强,奠定了稳健和高质量发展的基础;最后,信托公司创新意识和能力强,始终秉承主动创新发展理念,不断适应社会需求变化。
(三)信托公司面临的挑战
1.资产管理行业竞争加剧
在“资管新规”下,各类资产管理机构需要寻找差异化竞争优势,谋求长远发展。从目前各类资产管理机构的对比来看,银行理财子公司具有明显优势,可能会成为资产管理市场上强有力的竞争者。
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资金端有银行有优势;资产端可以使用银行数据和信息资源。从长远来看,银信合作业务可能受到一定影响,信托公司在资金端面临的压力可能进一步加大。不过相较于银行理财子公司,信托公司也有自身优势,首先,信托可以发放贷款,理财子公司不可以发放贷款;其次,信托公司还可以开展资产证券化、财产权信托、家族信托等(见表1-4)。
展望未来,信托公司与银行仍有较大合作空间:第一,对于无银行理财子公司银行,可以开展合法合规的银信合作业务;第二,在银行理财子公司理财产品净资产35%的范围内,理财产品可以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第三,信托公司可以作为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投资顾问机构;第四,信托公司如果获得中国银保监会认可,可以代销理财子公司产品,进而丰富产品线。
2.“资管新规”对信托公司提出更高要求
首先,随着多层嵌套和资金池被禁止,信托产品代销渠道日益严格,信托资金募集成为信托公司面临的重要问题,对于一些财富管理团队规模较小、直销能力较弱的公司而言,问题更为严峻,这也是2018年以来信托公司纷纷招募财富管理人员、扩大财富管理团队的原因。目前,信托产品募集适用《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300万元以下个人合格投资者不得超过50人,超过300万元不受人数限制。未来,如果统一适用“资管新规”的合格投资者标准和200人的人数要求,会增加信托产品资金募集难度,需要信托公司进一步提升财富管理能力。
其次,信托公司需要做好准备,并积极应对信托产品净值化管理。“资管新规”要求金融机构对资产管理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对于标准化产品而言,净值化管理相对容易,而且有较成熟的经验,可以较为顺利地实施。然而,对于非标产品而言,净值化管理则相对困难,特别是对于以贷款为主要运用方式的信托更是不易。因此,信托产品净值化管理对信托公司是一个挑战,虽然可以适用摊余成本法,但也面临准确度不高、净值可能大幅波动的问题。因此,信托公司需要高度重视净值化管理问题,建立估值的管理框架和净值化管理的基础设施。在信托业层面,也有必要对非标信托产品估值和净值化管理提供相关的规范指引。
3.制度不健全使信托本源优势未得到充分发挥
信托财产独立性和制度灵活性是信托的最核心优势,也是信托作为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工具的基础。目前,我国信托制度尚不健全,使回归本源业务受阻,信托制度优势不能得到充分发挥。例如,信托财产登记制度不明确,信托财产过户制度欠缺,制约了股权、不动产等财产权信托业务的开展;信托税收制度不完善,不仅影响部分信托业务的开展,而且可能增加交易成本和税务风险;慈善信托税收优惠未落实,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信托公司大力拓展慈善信托业务。
(本文由“中国信托业协会”原创首发,版权归“中国信托业协会”所有,转载须经授权并注明转载自“中国信托业协会微信”。)
来源:《中国信托业发展报告(2018-2019)》(欲订购本报告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