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埋尸案为何发生在新晃?

■文 | 凤来仪?风险管理专家,经济和历史研究者
给凤来仪打 call
未来只有城市,才能挣钱,而且,城市规模越大,挣钱机会越多。
作为一个典型的农业县,新晃在农业方面,也没有任何增长性可言。
如果不是今年轰轰烈烈的扫黑除恶行动,真相真有可能被永久湮没。
湖南省怀化市新晃一中发生的操场埋尸事件一出来,我就不自觉地想到了金庸老爷子在《连城诀》里讲述的夺宝故事。
书中说,南北朝后期梁元帝败亡后,宝藏被他的几个侍卫共同掌控。后来,其中一个侍卫将宝藏秘密写在唐诗里,交给了他的三个徒弟。
谁知这三个徒弟都不是善茬,为了夺宝,他们不仅杀了师傅,而且相互坑害,都想独吞宝藏。在争斗过程中,师兄万震山杀死师弟戚长发后,将其砌进墙内,无奈后来尸体怎么也找不到了,万震山自此落下心病,甚至连睡梦中都在砌墙。
关于这个场景,金老爷子的描写,至今读来仍觉毛骨悚然:
只见万震山双手空推一阵,缓缓坐起身来,伸腿下床,向前走了几步,蹲下身子,凌空便伸手去抓什么物事。但见万震山的手势越来越怪,双手不住在空中抓下什么东西,随即整整齐齐地排在一起,倒似是将许多砖块安放堆叠一般,但月光下看得明白,地板上显是空无一物。
只见他凌空抓了一会,双手比了一比,似乎认为够大了,于是双手作势在地下捧起一件大物,向前塞了过去。万震山这举动决不是在砌墙,要是说跟墙头有什么关连,那是在拆墙洞。
只见万震山将空无所有的重物塞入空无所有的墙洞之后,凌空用力堆了几下,然后拾起地下空无所有的砖头砌起墙来。不错,他果真是在砌墙!脸上微笑,得意洋洋地砌墙!
在金庸先生的所有作品中,我个人最喜欢《连城诀》,原因很简单:真实。在金庸的其他书里边,大侠们一个个好像都不需要考虑钱财问题,整日不是要做武功第一,就是操心世界局势。
只有这本书里的人,做事目的都很明确,而这才是世界运转的本质——不管你是什么人,都要挣钱,都得过日子。
经济发展,亮点全无
众所周知,我们今天说的城市,原本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成果:人聚集,物资聚集,资本聚集,之后才有城市。
进入工业时代,由于马太效应,世界范围内的一个大的发展趋势便是,人和资本进一步向大城市聚集。无论是日本乡村的凋敝,还是意大利一欧元一栋的住宅,都是很明显的标志:
未来只有城市,才能挣钱,而且,城市规模越大,挣钱机会越多。
在这个过程中,介于乡村和大城市之间的县城,就显得很尴尬。此番操场埋尸,就发生在一座略显尴尬的县城——新晃,而且过去的数十年,这里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经济亮点可言。
▲蓝框部分新晃侗族自治县
位于湘西中低山丘陵西部的新晃,西接云贵高原,东连芷江,西南北三面与贵州毗邻,总面积1508平方公里,其中山地占总面积的84.22%。
去过西南旅游的朋友都知道,贵州及其邻近地区,地形特点概括下来,就是地无三尺平。紧挨贵州的新晃,典型的多山少田少平原,这样的地形,无论发展农业还是工业,都不具备任何优势。看数据:
▲来源:大数据捕手
从过去十八年的数据变化来看,新晃的人口可以说是基本丧失了增长性,考上大学的年轻人,大概率去了大城市,没考上的,想必也大都外出打工了。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毕竟,过去这些年,中西部其他地区的人口也在外流。要命的是,作为一个典型的农业县,新晃在农业方面,也没有任何增长性可言:
从2001年到2018年,猪牛羊的存量恨不得走在下降的通道上,烟叶这种经济作物更是逐年下跌,18年居然还出现了暴跌,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么,发展旅游行不行呢?笔者曾经接触过贵州一个类似的县城,欠了几家金融机构的钱,起初这些机构想帮着当地发展旅游,后来发现不行,原因无他,旅游也是马太效应,一个地区的旅游市场,往往被少数几个有名气的大景点瓜分。
看新晃的地理位置,北有张家界,南有荔波,要让普通游客跑到这里来玩,理由明显不充分。
在2017年新晃县工作报告关于旅游开发的部分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成功举办湖南新晃夜郎峡谷国际越野赛、湖南新晃第五届全国汽车摩托车场地越野赛等节会 ,吸引众多游客来晃观光,拉动消费 5000 余万元 ,提升了户外运动品牌,集聚了旅游人气,促进了产业发展。
拉动消费5000万元,这个说法很虚不说,关键本身数字也不大,就能写到政府工作报告中,说明这里的旅游事业确实没有做大。要知道,贵州一个西江苗寨,2018年的年收入就达到了64亿,5000万就算是旅游纯收入,也算不了什么啊。
工业、农业、旅游全不行,也体现在了人均收入上,2001年,新晃县农民的人均年收入1277元,而当时全国的农民人均年收入为2407元;2018年新晃农民人均收入8697元,可全国农民平均收入已经达到了14617元。
政治生态欠佳,关系错综复杂
窥见经济全貌后,再结合北大博士冯军旗2008年深入中原一个农业县挂职两年后写出的神级论文《中县干部》,也不难想象当地的政治生态。
冯军旗说,中县的寓意就是“县中的中国”,在深入调研后,冯军旗发现,一个副科级及以上干部仅有1000多人的农业县里,竟然存在着21个政治“大家族”和140个政治“小家族”。
他们中,有的是官位“世袭”,或是几代人,或是亲属连续稳坐同一官位;有的是裙带提拔,凡是副处级及以上领导干部的子女,至少拥有一个副科级以上职务;普遍的规则是“不落空”现象,干部子弟们的工作会随着单位盛衰而流动。
政治家族之间并不割裂,往往以联姻或者拜干亲的方式不断扩大,“几乎找不到一个孤立的家族”。综合各方报道披露出来的消息,新晃一中原校长黄炳松,就是这种县城里常见的政治家族成员。
梳理完经济和政治两大因素后,这起耸人听闻事件的发生,似乎也就没那么突兀了。
死者邓世平生前在新晃一中负责后勤基建工作,工程质量等事宜皆由他签字把关。2003年,新晃一中修建操场,施工方包工头杜少平,是时任校长黄炳松的亲戚。修建过程中,邓世平认为存在质量问题,于是拒绝在验收单上签字。
140万的工程款,在大城市不算大钱,但是2002年,整个新晃的财政收入也只有区区3386万元,140万是当年财政收入的4%。这些钱不可能是杜少平一个人赚走的,也不会由黄校长一个人独吞……
也就是说,由始至终,邓世平都不是在跟包工头一个人战斗,他是在跟县城里的诸多政治家族战斗。
邓世平的命运,从他挺身而出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写就。一个拒绝为豆腐渣工程背书的老师,面对的是错综复杂的县域关系网以及巨大的金钱力量。
埋尸操场的16年,也是家属求告无门的16年,如若不是今年轰轰烈烈的“扫黑除恶”行动,真相真的有可能被永久湮没。
正义背后,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
据怀化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连日来纪委监委专案组已经调阅了大量公安笔录、卷宗、档案等资料,与数十名有关人员进行了谈话,寻找指向邓世平被害案存在“保护伞”的证据。
其中,关于新晃一中操场工程质量及有关问题,怀化市、新晃侗族自治县纪委监委已经会同住建、审计等部门进行调查。
▲有人建议该案异地审理,新晃县委书记回应
湖南省副省长、公安厅长许显辉派出刑侦专家组进驻新晃县开展工作,要求“坚决落实中央和省委扫黑除恶工作部署,对涉黑涉恶违法犯罪,不论历时多久,不论涉及到谁,都要深挖细查,除恶务尽,一律依法严惩,决不姑息。要给死者以告慰,给家属以抚慰,切实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和法治尊严”。
看到有关方面彻查此案的决心,我相信,终有一天,邓世平老师会得到属于自己的正义,尽管,这份正义迟到了16年。但我认为,要杜绝类似悲剧的发生,如何搞好新晃这种县域的经济,是接下来有必要好好攻克的一个难题。
古人说的好,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才知荣辱。认识到这一点,也就不难理解决策层一直强调要抓牢抓好经济建设这一中心工作了。
注:本文写作中,部分经济数据参考了公号“大数据捕手”。
功夫财经学者矩阵
李大霄|马光远|王福重|时寒冰|胡润|肖锋|郎咸平|如松|欧神|今纶|二号头目|凤来仪|关不羽|尼德罗|维克多|布尔费墨|管清友|熊志|杨德龙|孙骁骥|陈兴杰|林奇|黄凡|聂辉华|周俊生|樱桃大房子|马硕|杨红旭|徐斌|盛夏|dittojeff(地图)|财经麻辣姐|狮刀|曲凯|银行螺丝钉|花荣|朱红之泪|苏小妹|海马小姐|孙亚菲|浮云|女王小姐姐|水原十口|孙哥|余清泉|冷眼|叶云燕|季老湿|魔都财观|彭蛋蛋|张虎成|趋势交易的奶爸
……
热文回顾
了解更多财经新闻热点,订阅《重点·第二季》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