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年终,没有奖 | 镖局分享

烦请各位侠客,点击关注【同福镖局】
来源 /青驿(qingyi_media)
作者 / 明哥在路上
正文约2560字,阅读需要6分钟
已获授权转载,文章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
01
终于,她倒闭了。
我们说的是深圳一家很知名的共享办公空间。
两年前,当我们团队决定入驻这家空间时,可以用任何溢美之词来形容这里的办公环境:半落地窗、精致吧台、温馨会议室、精致阳台花园。她创造了看齐美国硅谷一流孵化器WeWork的国际化体验。
我半年前就隐隐约约感觉到,在不落俗套、极具情怀的空间体验的背后,它们有可能面临着严重的商业模式问题。但是,昨天,当空间工作人员神色慌张地找到我,说明无法运营下去时,我还是觉得有点突然。
一天之内,驻场其中的数十家创业团队,数百人的规模,就面临着迁移的紧急任务。经过一天的紧急搬迁后,当初的美好,迅速变成了一片狼藉。请恕我无法将现场图片发布出来,因为感觉这是一场悲剧,美好的东西,被一点点撕裂,还展示给人看。
但是我更担心的是,空间里负责运营的十几个年轻员工们。在过去的4年时间里,他们创造了一流的创业空间体验,尽心尽力地服务入驻团队,但是终究抵不过时代的寒冬大势。这里的创业团队,流失情况每况愈下,入驻率越来越低。
当初的热血、激情,一直伴随着这家空间的创立和成长,每一个人都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下去。绚丽的灯光黯淡下来,悠闲的音乐停止了,大幕已经落下。
对他们而言,这个年终,不仅仅是没有奖金的问题,而是失业之后再就业的问题。
02
这个年终,罗振宇的日子不好过。
自从他《时间的朋友》2018年跨年演讲结束以后,中国的互联网界知名人士们,就对他开启了群嘲模式。
包括我们在内的很多人,认为演讲中论据材料是胡编乱造的、论证过程是逻辑紊乱的、论点是依靠包装词汇来制造焦虑感的。他曾经是知识付费商业模式的领军人物,但是如今,黔驴已技穷,套路被识破,年轻人再听他的跨年演讲,就和中老年人买保健品差不多了。
这个周末,罗振宇的一封公司内部信,又在业内引起了程序员们的一顿不满。在过去的几年间,“得到”公司的技术、产品团队,在年终时会得到例行的至少一个月的年终奖的,但是这次被取消了。
年终奖几乎是所有互联网技术团队的标配,但在我看来就是懒政。任何搞大锅饭的行为,就是对真正表现突出的同事的一种不公平。
年前我们选定了一个入职同事,结果他说必须4月份入职,就是因为要等待前东家的年终奖。站在前东家的角度讲,这个人半年前心都不在这里了,还每天来上班,就是为了领一笔钱。
我希望所有的同事,当你不再爱这个团队,不再爱这个产品的时候,果断地告诉我们,果断地离开,对彼此都好。
这款知识付费的产品,没有线下的重资产,只有线上几乎无成本的虚拟知识,创始人自带流量,焦虑的年轻人们都不愿意在学校好好学习,却愿意前赴后继地购买成功学的知识,这样的商业模式,利润率已经很高了。最大的开支,可能来自于这200人规模的技术、产品团队了。
他说,取消年终奖,和经济寒冬无关,和其他公司是否裁员无关。
但是,他的做法和说法,在匿名社交平台上,引发了一批人的心有余戚,还有义愤填膺。
他们担心这种公然取消年终奖的行为,会迅速传染至其他公司,大家纷纷效仿,最终影响到自己。那么这个春节,失意的就不仅仅是那些被裁员的人了,也包括被取消年终奖的程序员、产品经理们了。习惯了上升路径的他们,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刻薄的待遇,已经近似于侮辱了。
但是,愤怒归愤怒,他们有更多的选择吗?
在这个冬天,社交媒体上流传出各种内部信息:京东金融,裁员10-20%,并且优先考虑未婚未育的女性员工;知乎,裁员20%比例左右,数百人上午得到通知,下午就要收拾走人;网易,关闭了非核心产品线,杭州部门员工被批量辞退;美团,加大了年终考核中最低档次的比例要求,要求达到10-20%,变相裁员;滴滴,内部公开称由于安全投入太大,高管取消年终奖,员工减半以上。
从PC互联网时代,到移动互联网的8年时间里,程序员职业,一直伴随着行业浪潮,披荆斩棘,无往而不胜,从无到有,从线上到线下,从虚拟服务到产业互联网。他们从来不懂得什么是宏观经济的波动,也不需要去懂得。
但是这一次,时代会告诉他们,从2019年开始,他们就是传统经济的一份子。社会宏观经济的波动,和这个职业,连着骨带着筋。以后,再也不能独立在社会的风浪之外,安心享受风景这边独好了。
03
在过去的10年间里,从2008年到2018年,除了互联网行业,还有一个行业,一直站在择业和职场发展的塔尖。
但是这一次,这个职业要直接面对时代浪潮的最后一击了。
为什么说是最后一击呢?因为,从2015年开始,他们已经面对了四轮股灾,3年半的历史性熊市下来,他们已经麻木了。
2018年,中国股市的上证指数,从3587点,毫无反弹,一路下跌至2478点,全年跌幅达到了31%。
平淡的数字背后,是百万投资者财富的湮灭。
根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的数据,2018年期末A股投资者数量为1.45亿,以市值减少14.45万亿元计算,投资者人均亏损9.97万元,约为10万元。所以如果你2018年炒股亏损额低于10万元,就不算失败。
全年有4000多家私募基金产品,被强制清盘。尚未清盘的知名私募公司,除了依靠存量客户的资金规模,抽取基本的管理费之外,毫无业绩提成,几乎每个月都在亏损之中。所以,没有年终奖,早就在从业人员的意料之中。
日子稍微好过点的,可能是大的券商、公募基金公司的人了。毕竟,行政牌照的垄断优势还在,旱涝保收的商业模式由行政权力兜底着,无非是大年吃肉,小年喝汤的区别罢了。但是,谁也无法预料到这样的局面,会继续萎靡多久。
04
因为,在时代的大潮下,我们的命运,都被那双无形的手掌握着。
10年前,那是一场金融危机。但那时,我们正值少年,风险来自于太平洋对岸的美国。我们有的是空间,来应对和腾挪。
10年间,我们被亢奋的目标所激励着,打着鸡血一样,朝着一个又一个数字狂飙突进。质量让位于数量,小而美让位于大而全。房价飙涨,股市泡沫,杠杆上升,负债光荣。繁荣似乎永无终点,金钱似乎永不睡眠。
10年后,我们没有来自于外部的金融危机,但是要为过去10年所选取的容易的道路,来慢慢还债。
我们只是大时代下的小人物。本不想被裹挟进波云诡谲的时代浪潮里,被无情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时代的浪潮已经褪去,裸泳的我们,被晾晒在沙滩上。
人人都在谈论经济寒冬,但是,当我们用到了冬天这个词的时候,就默认了春天会来的。
春天真的会来吗?
只有年终,没有奖。这只是小事。
漫漫人生路,习惯了就好。
———— / END / ————
识别二维码关注同福镖局
快意恩仇、资本杀伐,六大镖师护卫,体验一个不一样的财经江湖世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