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财报发布在即 谁来拯救水逆的百度?

孤注一掷的勇气可嘉,结果却不可控。
作者:张津京
━━━━━━
创投圈上半年有个关于风水的段子。
那个一直引风水大师为好友的“老潘”,却因为有大师说望京SOHO风水不好愤而将其告上法庭。因此,坊间调侃,望京SOHO已经成为潘总的“水逆”命门。
与老潘不同的是,这三年以来对于李彦宏来说,百度AI大会落地的国家会议中心似乎成了这位百度教父的“水逆”之地。
而刚刚结束的这一次AI大会现场,他干脆被人浇了个“透心凉”。
之前资本市场的反应,其实已经让他凉了很久。
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总营收为人民币241.23亿元,同比增长15%;但归属百度的净亏损为人民币3.27亿元。
去年同期百度的净利润为人民币66.94亿元,相差何其巨大。这也让头次出现亏损的百度,迎来了股价的崩溃式下跌。
而最新传来消息,百度无人巴士阿波龙项目人员大幅撤出。这个2018年被李彦宏称作百度无人车正式下线的产品,是否就此落幕,抑或是迎来转型的节点,谁都不好下结论。
但是从这些蛛丝马迹能看出,不光是李彦宏,一心转型AI的百度也许已经遭遇了“水逆”?百度的水逆故事1:罚单引出的阿波罗计划
李彦宏参加这三年的百度AI大会,无一例外都有故事。
2017年那届,想学谷歌发布眼镜那场发布会的酷炫场景出场的李彦宏,被突如其来的一张罚单搞得有点灰头土脸。
当时本来通过无人驾驶汽车从百度总部到达现场的李彦宏,已经得到了观看了全程直播视频观众的热烈欢呼。但之后观众在网络上关心的,并不是李彦宏最希望人们注意到的的无人驾驶技术,反而是没有司机的开车行为会不会获得交管部门的罚单。
随后李彦宏一直强调,在无人驾驶状态,其同事也在驾驶座上,遇到问题会第一时间处理。“这是一个很安全的行程”。
但他也回应表示,确实收到了交管部门发来的罚单。
当然,事后公布的罚单显示,交管部门并不是针对无人驾驶,而是对于当日他们在实线处并线做出的处罚。
这时候李彦宏可能没想到,他苦心经营刚出成果的无人驾驶技术,却因为这张罚单被网民忽视了。
实际上,2017年可以算作是百度无人驾驶的元年。这一年的百度AI大会,推出了无人驾驶技术平台,代号“APOLLO”。
这个平台推出后,引爆了无人驾驶创业公司的朋友圈。
因为,它全面免费,并且提供几乎可以想到的无人驾驶底层技术模块。
时任乐视车联网产品总监的王磊就此表示,“阿波罗”平台出现后,降低了传统企业进入无人驾驶技术圈子的难度,同时也关上了小型创业公司在这个领域发展的机会。
为此,李彦宏已经布局多年。有媒体报道显示,为了研发“阿波罗”系统,百度不光在美国华盛顿州贝尔维尤组建了研究团队,还展开了多笔大额收购。
其中,全资收购美国硅谷 AI 初创公司 xPerception、渡鸦科技和KITT.AI,更是夯实了百度自动驾驶的技术基础。
收购xPerception,给百度带来了自动驾驶最核心的动态图像标注和处理技术;收购KITT.AI解决了百度自动驾驶技术中语音输入与识别的难题;而收购渡鸦科技为百度自动驾驶技术的硬件化提供了保证。
据相关资料显示,为了“阿波罗”平台正式上线,百度前后2年间在中国和美国两个研究团队中投入不下200亿的研发经费。
有投入就有收获。
相比较高举开放大旗的谷歌那个全封闭的无人驾驶系统,百度开放式的“阿波罗”平台一出现,就迅速成为无人驾驶领域的焦点。
2018年的百度AI大会再次发布了“Apollo平台”3.0版,向全球开发者开放了超过22万行代码,再次轰动了自动驾驶产业圈。
而截至2019年8月1日,接入Apollo平台的合作伙伴数量已经超过150家,福特和戴姆勒、丰田、本田等全球车企纷纷加入。
甚至很多车企已经基于百度阿波罗平台拿出来了自动驾驶的成熟产品,有的已在国外道路上展开测试。
国内方面,2019年3月《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2018年度工作报告》发布,在获得无人驾驶技术测试牌照的8家企业中,百度以45辆车的规模以及约14万公里安全测试无事故成绩和多道路场景覆盖的技术实力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名。
因此,李彦宏在刚走上2019年百度AI大会讲台的时候,本来是踌躇满志的。
百度的水逆故事2:看不到盈利的百度AI时代与昆仑芯片
踌躇满志的李彦宏正在演示AI自动驾驶技术“最后一公里”的实现场景时候,一个小青年冲上去给他浇了一瓶矿泉水。李彦宏随后救场,机智加词:
“大家看到在AI前进的道路上,还是会有各种各样想不到困难出现。”
实际上对于李彦宏与百度来说,AI前进道路上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实现软硬结合。
话说2018年AI大会的时候,自动驾驶平台“阿波罗”已经当之无愧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技术开放平台,而且在世界上已经被很多企业接受并使用相关技术。
但李彦宏发现,光靠软件平台似乎并不能完全解决AI遇到的所有问题。
尤其是如果将“阿波罗”平台架构在传统的硬件设备上,会增加硬件功耗并降低使用效率。毕竟,传统硬件针对的是以往的操作系统,引入新的系统就要对硬件进行调整。
而2018年随着AI热潮的泛起,众多领军企业都将眼光投入到专门为AI定制的芯片上。毕竟通过硬件固化的算法,提升AI系统效率,是可以想见的最优选择。
一时间,群雄并起。
对此,李彦宏认为,百度必须加入进去,而且要成为头部“玩家”。
其实,包括“阿波罗”自动驾驶平台在内,百度之前是取巧了的,一直使用FPGA通用架构芯片做AI架构的研发。相关统计显示,2017年百度各系统加在一起部署超过了10000片FPGA。
而不同场景对芯片的需求并不相同,利用FPGA芯片要对于每一个应用单独写代码,非常繁琐。因此,李彦宏有了开发普适AI计算芯片的想法。
2018年,百度发布了“昆仑”AI芯片,它采用三星14nm工艺的芯片,有很高的内存带宽,算力更是达到260Tops。
并且,根据官网介绍,“昆仑”芯片是一款全功能的AI芯片,既可以做训练也可以做推理,XPU的功能架构也在百度很多应用中得到验证。
用李彦宏的原话讲,昆仑芯片的出世意义重大。
“我们在过去的几年里联合上万名AI工程师,投入百亿研发资金,通过数据,算力,算法迭代,开发跨越智能鸿沟,把人从重复,低效,繁重的脑力判断工作中解放出来,对AI技术长期投入和沉淀寻找智能化生活曙光”。
但从行业内反馈声音来看,对于昆仑芯片的前景并不看好。一方面,AI技术范围较大,从语音输入识别到图像处理,再到AR/VR建模,基础的应用指令集千奇百怪,几乎没有很多共性的点。因此,百度开发一款通用指令性AI芯片有没有实际层面的使用意义,在行业内争议颇多。
另一方面,百度已经形成基于FPGA专用芯片的AI体系矩阵,如果全部替换,其实花费的精力和时间,也是一笔不小的投入。这方面,很多人都想问下李彦宏,准备好了吗?
李彦宏一年后的反应,很耐人寻味。
在2019年AI大会上,百度联合华为推出一款专门针对语音识别的AI芯片——鸿鹄。但不管怎么说,已经进军AI底层技术的百度,开始为AI产业布局全方位多角度的投资:
2017年3月,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百度已经对中国高端电动汽车制造商蔚来汽车(NextEV)投资至少1亿美元。之后,百度又多次向蔚来汽车追加投资。
在这三年间,百度风投还参与了新西兰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8i 的2700万美元B轮融资;战略投资了美国金融科技公司ZestFinance;和福特一起共同投资了激光雷达公司Velodyne;还向以色列的一家视频捕捉技术创业公司Pixellot投入初始资金……
不完全统计,2017-2019三年间,百度收购、投资的AI方面公司超过100家,使用的资金超过100亿元。
于是,在这样的基础上,百度借鉴“阿波罗”平台经验,推出了了大AI技术平台和专用操作系统“DuerOS”。
现在,这个平台按最新的介绍已经升级成所谓的“百度AI大脑”,是全世界最大的一个AI技术开放平台。
2018年以后,百度一体两翼的投资策略完全向AI倾斜,相关资源的70%都已投入AI产业收购与投资,而且比例还在增长中。
在李彦宏看来,AI就是百度的未来。
但问题是,目前这一切还看不到盈利的方向,而且,百度这么做太早了还是太迟了?这么做到底适不适合百度?是不是对的?
一切都没有答案。
因为,相对华为来说,真的太迟了。
然而,对于百度来说,有总比没有好。
百度能否成功吗?
也同样没有人知道答案。
百度的水逆故事3:重重补贴下的“万物皆小度”
没有人看到百度的未来则是因为打着免费、公开、共享的旗号,百度在AI方面还只是有投入无产出。
这让开口闭口谈AI是未来的李彦宏很尴尬。
而在前总裁陆奇建议下,李彦宏将商业化变现的目光放到了语音助手上。
2017年百度推出的AI操作系统“DuerOS”中,带有语音输入助手,搭建了一整套语音交互的能力。
为了演示DuerOS系统的功能,当年11 月raven H 智能音箱正式发布。而这款音箱从开始就变成了李彦宏的“心头好”。
2018 年 3 月,小度在家视频音箱正式推出,李彦宏不仅为它站台,更是直接下令将其价格降低1000 元开售,推动智能音箱补贴战正式拉开帷幕。此外在两会以及行业重大会议中,李彦宏也多次为自家智能音箱站台。
因为他觉得,百度找到了打开AI商业市场的“钥匙”和“入口”。
由智能音箱作为入口,带动百度大AI平台上合作伙伴的应用被调取,形成完善的生态体系。这个一体化的AI应用场景,目前已经不是梦想。
现在小度音箱调取的功能上,第三方技能已经成为绝对的第一名,使用次数超过音乐和视频。而目前围绕小度的AI技术有 3.3 万开发者,2400 多个在线AI技能可以调取。
同时,随着用户规模扩大,技能交互次数剧增,百度看到了小度智能音箱的新价值——搜索与信息流的家庭入口。
而这个结合百度自身的产品定位,被看作是下一代的百度产品核心。
只是与小米、华为不同的是,百度的AI战略是建立在以一个入口带动的平台技术基础上的。而注重平台研发和技术公开的百度,其实看重的是AI产业标准化。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2018年全年销量超过360万台的小度音箱,2019年成为百度全力推广的产品。
李彦宏给这个小东西定的指标是在2019年卖出1000万台。
而据 Canalys 数据,百度第一季度智能音箱出货量 330 万台,攀升为国内市场第一。
目前看,李彦宏的这个“小目标”真有可能实现。
但这个小东西背后的补贴资金给李彦宏带来的压力,也让投资人都在“搓牙花子”。
毕竟,百度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一台音箱补贴几百元,数量上去这个金额也会要了李彦宏的“老命”。
被反对的百度与被水逆的百度
资本市场的反应也是最快的。
2019年5月17日,百度在美股收盘后公布了不及预期的2019年第一财季业绩,这也是百度自2005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季度亏损。
随后,百度的股价开始“高台跳水”。现在的情况是,在PC和移动搜索业务,受到宏观经济影响情况下逐渐式微,收入水平下降很快,已经变成百度不得不想办法拯救的核心业务。
但受制于百度僵化的内部管理体制,和处于实际垄断的国内地位,投资者并不看好百度在搜索方面的自我革新。
毕竟,成功上市后的百度本来有机会建立一整套完善的监管和分发信息的体系,但李彦宏选择了简单粗暴的竞价排名,并没有针对这个系统搭建完善的监管体系和环境。
这就让百度自身的搜索广告中,一切以金钱来衡量。虽然在短时间内推高了百度的收入,也为后来的“魏则西事件”埋下了祸根。
这一切在风平浪静的时候万事无忧。
但一旦在宏观经济环境发生了变化就会出现问题。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国内互联网广告收入同比下跌5.6%。受此影响,百度一季度广告收入176.6亿元,同比微增2.8%,这样的情况在上市之后的多年几乎没有见过。
因此,百度的传统业务亏损是一个可以预计的显性结果,未来还可能会持续。
新业务方面,李彦宏继以厚望的AI平台还在投入期,相当多的资金被占用,并没有看到短时间内的收益可能,再加上正在进行的智能音箱补贴大战,百度的财务压力可想而知。
这意味着,李彦宏的百度还将持续经历AI的投入阵痛期。而在传统业务逐渐萎缩乃至亏损的背景下,资本市场会让李彦宏体验到巨大的压力。
一季报出来后,已经有包括德意志银行在内的四位知名券商将百度评级从买入下调至持有。
分析师轻飘飘的一句话,到李彦宏那里感受到的,恐怕就是山呼海啸。
最近,百度进行了一系列的内部调整,很可能与这样的压力有关。
如果孤注一掷之后,仍没有达到好的结果,那对于百度来说将会是跌跌不休。
一切,只能等时间带来的答案。往期回顾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专业创造价值尽在GPLP
www.gplp.cn联系电话:15311433139
微信ID:GPLPC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