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肯定不懂!一个95后人大女硕士眼中的高考、财富和房地产

FANGDONG | 房东俱乐会
撰文:慕容晏 美编:小樱 校对:塔夫
房地产,说到底是中年男人们的营生。偶有美女,也是点缀。至于年轻的90后和95后,都在售楼部端茶倒水,或者办公隔断里为一张海报彻夜不眠。
营销部门的骚扰电话,也只会打给中年男女。人们似乎忘记了,最年轻的那代人,即将参加中国社会的财富分配,他们的所思所想,才决定了市场的方向。
小S,南开大学毕业生,已保送人大研究生资格。在朋友的介绍下,她成为我在京康复期间的写作助理。通过跟她的交流,我发现了另一个崭新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阶层和财富不再主宰一切,自由和理想才决定一个人的方向。事实上,当新一代的年轻人不再以“买房——结婚——生娃——炒房”为人生轨迹,他们就会开心很多。
聊记几笔,算是一个见证吧。
名校大学生往往更努力
2019年7月5日,北京一场中雨后,22岁的小S来到康复中心。她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还披着一件红白相间的格子衬衫,165的个子,微瘦,生产工具是一部苹果xs手机和和一台苹果笔记本电脑。
小S性格安静,别人不问她,她就不会主动说话。小S毕业于南开大学某文科专业,同时修读经济学专业,大三时已经被保研人民大学。
对于北京,小S并不陌生。她可能是最后一批能在北京入读幼儿园和小学的外省娃娃。在她看来,那是一段幸福快乐的时光,北京小学生的学业压力,比外省同龄孩子轻松得多。
进入初中后,由于户口问题,她不得不离开父母,独自就读河北省的寄宿学校。
“在河北,我们每天读书刷题。”小S说,河北与北京的教育资源存在极大差距,但这样的环境下,也容易培养一个人安坐钻研的学习习惯。
缺点就是,死读书拼成绩的学生,往往缺乏创造力。这导致他们在进入大学后,如果不付出更多的努力去补足短板,与大城市素质教育环境下出来的孩子没法比。
小S争取到人民大学的保研机会,得益于2018年暑假,由武汉大学、人民大学和清华大学组织的一个夏令营。她的理想是清华或人大,但在清华的初试中,她发现大部分名额都给了本校学生,她没有进入复试。
而在人大的选拔中,她以出色的基础和科研能力获得了保研资格。她想读研究生,主要想继续学习,丰富知识,至于参加工作赚取高薪水,她直言并不紧迫。
勤恳踏实的学习态度,让小S受益匪浅。平日里,她将大多数时间都用来学习课程,在业余也能保持自律,“只有自律的人才有可能独立思考。”
作为顶尖名校负担,小S身边的同学都很认真刻苦。所谓一入大学就放纵的人,其实是极少数。他们之所以能跨进南开,就决定了他们不是浮浪之徒。
在课余,大家各有爱好,小S喜欢收集模型手办,家里也有几个漫威超级英雄的模型,这些手办看着不起眼,但随便一个英雄手办就要数千元,也正因为昂贵,每收藏一个,就会显得更加珍贵。
小S的同学中,有喜欢追星的,也有喜欢小众文学的,还有人喜欢搞艺术,但几乎没有人会因为爱好而荒废学业。
小s说,毕业后,有人进入国内名校读研,有人出国深造,有人进了媒体、教育机构和房地产公司,总体来说,并不是太理想。
最吸引人瞩目的,可能还要数进入BAT和今日头条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他们被视作在风口之上跳舞,“都有光明的未来”。
结婚生子不是人生必须
那么,名校学生是否就一定高消费呢?
至少小S的朋友圈并非如此。他们并不热衷于所谓的奢侈品,穿着很贵的衣服,更像是一种不合时宜的负担。
“都是非常次要的身外之物。“小S说,把钱花爱好上,或者是提升其他更直观的生活体验,才更加值得。小S不会太想添置一件二百块的衣服,却愿意攒钱买两千块的手办,她的朋友们也愿意节衣缩食一个月,去换一次外出旅行。
这一切,没有统一标准,没有固定的判定标准。70后和80后曾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在他们看来都不在必要。比如,结婚生子对他们就很遥远。“这不再是必须完整的事情。”
在我所关心的房地产领域,小s和他的同学们也感兴趣,但最在意的,不是多少年可以翻一番。
小S说,他们更喜欢设施先进、绿化好、交通便利、隐私性好的楼盘。不过,无论是北京还是天津,高房价让很多毕业生望而却步,毕业后返乡,是很多人不得不做的第一选择。
在购车方面,这些年轻人最认可的品牌是特斯拉,无论从性能还是品牌定位上,特斯拉都很符合年轻人的喜好。
“高配的特斯拉比较贵,等我毕业了,要是能摇上号,买一辆宝马mini或许也不错。”小S说。
在天津和北京,小S亲历的,是一个繁华乐观的中国。但对于另一个“月之暗面”的中国,她也深有体会。
大一暑假,她曾和十几名同学到中部地区一家乡村小学支教。和无数中西部学校一样,这所学校不太缺钱,硬件还算不错,但基本没有好师资。这导致以留守儿童为主的学生,根本接受不到像样的系统教育。
最让小S感触的是,一些孩子由于缺少父母的陪伴,性格和认知能力发育上,都出现了明显问题。一个月的支教马上结束,临行前,校长忧心忡忡地说,他担心学校撑不了太久了……
这跟小S熟悉的北京小学截然不同。又过了两年,小S的师弟师妹再去当地支教,传回来消息说,她曾经支教一个月的学校,已经被撤并。
很多次,小S还会想起那所学校,在蓝天白云之下,校园内的国旗迎风招展,校园内外画着不少现代化的彩色卡通,一大堆茫然无措的留守儿童,都在等待未可知的命运……
只有更努力,才能跨越不平等
本科期间,小S认识了一些来自河南的同学。她观察发现,和河北学生一样,经过高考超重的学业压力,河南的学生也都相当勤奋。
她记忆最深的,是来自郑州外国语中学的同学,这些同学不仅在学业上出色,综合实力也很强。在毕业季,不少来自郑州外国语的学生都被评为了优秀毕业生。
来自京津沪等发达地区的同学,都会让外省同学羡慕不已,在中小学期间,这些地区的同学往往有更丰富的课余生活,能够每天下午四五点就放学,这是那些教育大省里,披星戴月刷题的学生们所无法想象的。
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平衡,以及相差很远的高考录取分数线,让同一批孩子,有了不同的少年生活。
小S喜欢读政治学、社会学方向的书目,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她也养成了观察和思考社会现象的习惯。看似文静顺从的她,会时不时蹦出一个让父辈哑口无言的观点。
修读双学位期间,小s每周要补四到五节经济学方向的课程,这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小S说,她的大学生活并不比高中轻松。
在小S的专业中,修读双学位的同学并不多,修读双学位的选择让她格外忙碌。每周她要比其他同学多花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学习。
与此同时,小s还要保持住专业课优异的成绩,才能大三大四的考研期间占据优势。同寝室的室友在周末往往会睡懒觉,上午九点以后才会起床,小S则在七点左右就起床学习,每天晚上也总是比大家更晚结束自习时间。
她并不后悔这一选择,她从修读双学位的过程中受益良多。
首先是专业知识上的增加,其次是思维能力上的拓展,不同于强调社会责任的本专业,小S开始学会以功能和效率的维度来思考问题,这让她的的思维能力快速跃进。
她认为,在交叉学科发展得越来越好的年代,具备双重学科背景的人才会更具竞争力。
能够以河北省前三百名的成绩考取南开大学,小S除了勤奋的学习态度外,科学的学习方法也必不可少。
她的高中过得很平淡,除了学习就是学习,每天五点半起床,洗漱和吃过早饭后就去教室自习,晚自习会在十点结束,入睡则在十点四十。
高强度的学习下,每个人都必须保持勤奋,但小s远远不是班上最勤奋的那一个她的高中室友中,有很多人四点就会起床。
但是,勤奋在校园内成为普遍特性,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收获与之匹配的回报。
小S的高中同桌无时无刻都在学习,但在学习成绩上却没有什么进步,每次考试成绩出来,她都会着急得直哭。“没有科学方法,只堆积时间是不行的。”
小S反对不顾健康,压缩休息时间的所谓“努力学习“。她的经验是必须首先保证充足的休息,即使有时候没完成日常任务,也不要熬夜。
那些高难度的学科,比如数学,一定要在精力最充沛的时段学习,才能有较高的效率。
在很多不起眼的琐碎时间,也不妨利用起来,比如洗漱完、还没熄灯的时候可以背单词、读高考范文,排队买饭的时候可以回忆一下文综的知识点和框架。
总而言之,在很多时候,学习方法要比盲目勤奋重要得多。
这一代人注定会有点抑郁
小S的高中管理很严格,从学习到生活,面面俱到,毫无自由可言,甚至让人喘不过气来。
“早点考入大学,结束这一切”,指引着小S过了很多艰难时刻。高三的时候,她还曾一度厌学,甚至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
尽管她刻意掩饰,低落的情绪还是被父母察觉,爸爸妈妈会从北京开车回到河北,来回花去六个多小时,利用一切机会来探望她。也许就是这样无条件的支持和付出,小S慢摆脱了抑郁情绪。
曾经,小S以为自己是唯一的“受难者”。高中毕业后才知道,班里的大多数同学都因为压力情绪崩溃过很多次。在一个教育大省,你必须要比同龄人更拼命,才有路可走。
小S得很清楚,“往死里学”是她高中班主人的口头禅。连生命都要让位于学习,教室里每一寸桌面,每一立方厘米的空气,都好像嗅得大火药味,让人艰于呼吸。
她会想起在北京的快乐童年,她入读的是一所海淀区的公立小学,课业压力不太大,课余生活很丰富,父母提倡放养式教育,仅有的一次奥数班,一次剑桥英语班,也都是小S自己提出要报的。父母唯一要求她上的是柔道课,风雨无阻,一直持续到小学毕业离京。
“学柔道会很辛苦,但是你坚持下来,就会养成一个极好的性格。”
那个时候,北京的教育资源还没有紧张到今天这个地步,似乎并不是太排外。但当时年幼的小S并不知道,她的轻松其实是由父母承担了压力。
没有京籍,也就没有学籍和在北京升学的机会,老师们没有动力对自己投入太多关心,因为担心孩子在学校遭遇不公平,父母常常给班主任赠送礼物,或大或小,六年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十来年过去了,小S大多数小学同学的联系不再密切。最近一次见面,是几年前高考完的聚会。大家交换了大学的去向。
一些同学尽管手持北京户口,但也没去成太好的学校。一个平时里只注重玩乐的同学,竟然也考上了北京市属的一所211大学。
想起在河北高中校园里,拼死拼活努力三年的同学,小S感慨万千。
小S的初高中,离北京国贸中心都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多年来,那个区域都被疯传将会并入北京,买房、炒房、炒户口让这块区域一直上热点新闻,为了博运气改命,小S父母也选择在这里买房落户,但三年之后又等三年,然后再等三年,河北毕竟还是河北。
在小S入初中后,小学同学聚会依然持续,但小S经越来越不愿意参加。她不仅和河北的同学无话可说,也逐渐和北京的同学有了隔阂。在不同的地域和教育待遇下穿行,她曾长期困惑于自己的身份,也难以找到归属。
像小S样的学生,在环北京区域不在少数。幸运的是,小S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以光明正大的身份在北京学习生活,不必再远离父母,寄人篱下。
所有一切,都验证了一句话:你想自由,那就必须拿更多的自律来交换。
—上期文章—
谁是郑东白沙王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