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烛诗刊》闫巧:狗年说狗(中)

狗年说狗(中)作者:闫巧 监制:洪波四,中国传统民俗文化中的狗狗与人的关系金鸡报晓重重喜; 神犬迎新处处春。今年之前,不知是哪位大神在狗的叫声中发掘出一种吉祥意义,于是“狗年旺旺”成了一句流行语,以至于无论是属狗的还是不属狗的人,对于狗年的来临,都因此多了一份期待。现在正式进入了狗年,也祝贺各位都像吃完了旺旺小馒头一样,你旺我也旺,大家都旺旺!本来嘛,狗有很多成语,有的贬褒不一,比如狼心狗肺,狗改不了吃粑粑臭之类,哈哈。不过呢,现代人非常现实,见人说人话,见狗说什么话?逢上狗年,当然就立马就贬少褒多了,狗的优良品质须统统充分挖掘出来,并精心包装后“上市”。什么“忠诚、驯良、勇猛”等等,义犬的逸事常常见诸报端。令人讨厌的汪汪狗叫之声也因与“旺旺”谐音,可用以满足人们对事业发展、美好生活的憧憬和祈福。更有人用“猫来发,狗来富”一类的民谚为狗正名。
  言者自言,行者自行,狗过去仅用来看家,现在供玩赏的呈上升趋势,也有精心培育成警犬的,总是有人要养的。狗能咬人致病,真是可怕、可恶,总是有人要打的。曾记得过去因疯狗咬人致命,弄得人心惶惶,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打狗运动,使得一时间城乡狗数锐减。  然而近几年,随着人们休闲生活质量的提高,在兴起的“宠物热”中,狗独占鳌头。去了普通的,来了高贵的。狗市越来越旺,各种名犬层出不穷,甚至有了“明星狗”、“贵族狗”,天价狗。也出现了“狗吃人参”、“狗打球蛋白”、“狗做CT”、“狗进美容院”,对此洪波尽管颇有微词,却也无可奈何的看着这些渐成时尚。好了,狗年说狗,就不谈那些消极因素了,多谈点好的。狗在十二地支中以’戌’为代表,在一年中戌月是九月,是个收藏的季节,此时山野一片凋落寂寞,是个入冬之前的景色。方向是西北偏西,属干宫。在一日中,戌时指下午七时至九时,正是黑夜扩散,华灯初上时分。狗是人类忠实的朋友,也是原始社会中共同生活的伙伴,可以保护主人。对狗而言,只要与人类在一起,就自然会有食物,此种关系自古迄今都不变。狗与人的故事也不胜枚举,人人多少都能道出一些感人的狗故事,比如电影《忠犬八公》。还有啥台湾北海岸有名的十八王公庙,就是供着忠心救主人的一条狗。另外,城市街头上,狗也可以帮助盲人过路,被尊称为导盲犬。
五,关于狗狗的驯化推测。闫巧的观点是:狼或野狗与人类初次相遇,或者在野外被猎,或因偷食被捕,结果大狼和大狗成了人类的美餐,幼狼和幼狗成了俘虏,并被带回原始村落关养起来。待它们长大了,部分将作为食物被杀掉,而另一部分幼狼和幼狗主要在妇女和孩子们的喂养下慢慢长大,平时还与孩子们嬉耍。到了发情交配时期,有的狼或狗仍会跑到野外物色配偶,交配期过后又会乖乖地回来;有的狼或狗则在被俘虏的同伴中找“对象”,繁殖出后代。这样代代相传,就逐渐豢养成了家狗。但是洪波意见则认为,虽然说所有动物的驯养似乎都是妇女的功劳,但只有狗是男子所驯养的。在当时,男人们出猎时常有野狗跟在后面,因为他们也猎食动物的肉类。当兽类被猎人打伤时,野狗要追食,人将它赶开,将所要的那部分拾起来,不要的就给狗吃。久而久之,猎人与野狗之间渐渐熟悉并建立了感情,愿意互相帮助。有的野狗特别勇敢、灵敏而且喜欢接近人类,它们就常常在夜晚走近人的住所,驯熟无猜之后,就和人类住在一起,而不再四处乱跑,因而成为家畜了。由于年代久远,这些只是我和闫巧大姐的想象和推测而已。不过,自从狗参与人类活动,成了”沉默的朋友”之后,人们发现它嗅觉灵敏,忠实勇敢,具有追踪、防御、善战、助猎等能力,于是才开始有意识、有目的地驯养,带领它们出去狩猎,利用它们看家,训练它们当”检验员”和表演……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和生产的发展,狗的品种越来越多,狗的用途也越来越广泛。经过人类长期不懈的观察、选择、改良、驯养和训练,才驯化培育出各种具有不同特征、品质和功能的家狗。正因为在长期驯化的过程中,人类对狗倾注了大量的精力与时间,使得人们对于狗有着特殊的感情。传奇故事见诸文学作品与民间传说。
六,狗狗在中国和世界的历史文化中《续搜神记》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晋代有个姓杨的后生,养了一条狗,他与这狗出入相随,形影不离。一次,他喝醉了酒,路过一片沼泽地,躺到草地上就睡着了。时逢野火燎原,风势正盛。狗惊恐大叫,可是这后生酣睡不起。狗情急生智,跳到了水里,带上一身水,洒在了后生所卧的草地上。这样反复多次,周围的草变得湿漉漉,这后生也避免了一场灾祸,而狗却因之累死了。唐人《集异记》亦云:有个叫柳超的朝官,因犯了王法,被贬到江水,随从只有二奴一狗。两个奴才图谋不轨,想谋害主人,窃资逃走。狗得知内情,便咬死了两个奴才,保全了主人。在满族的传说中,狗是少年努尔哈赤的救命恩人:明军追杀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又饥又渴,昏倒在草野。明军放火想烧死他,而狗却蘸水灭了火,救了努尔哈赤。《晋书·陆机传》载:陆机羁寓京师,与家人久无书信来往,他思家心切,请求自己驯养的一条名叫黄耳的狗帮忙。狗摇尾允肯,遂修书系于狗项。狗寻路南走,将书信送回家,随后又带回了家里的消息。
类似的故事不胜枚举。从这些记载者与传说者那欣赏的笔触中,我们看到了人们对狗品格的褒扬。
中国人喜欢狗,就是喜欢狗的这种品格。宋朝李至的《呈修史钱侍郎桃花犬歌》说得很明白:“宫中有犬桃花名,绛缯围颈悬金铃。先皇为爱驯且异,指顾之间知上意……”在皇帝眼里,这条皇家花犬简直比大忠臣还要忠诚。对自己忠诚的狗,谁都会欣赏。如果这个忠诚对象换做了别人甚至是自己的敌人,狗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就改变了。人们通常会对自家的“狗”宠爱有加,对别家的“狗”则讨厌无比。于是,“走狗”、“看门狗”或“狗腿子”成了送给某些人的“帽子”,更有甚者,谩骂之言也与狗发生了关系,诸如“狗娘养的”、“狗头军师”、“狗血喷头”、“狗仗人势”、“狗屁不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等。在这里,狗的忠诚变成了奴相,为人所鄙视。不过,这并没有影响民间百姓对狗的宠爱。我们村男孩子以狗为乳名者颇多,如狗剩、狗娃、狗蛋之类,汉代大文学家司马相如的小名即叫“犬子”,古人有时也谦称自己的儿子为“犬子”。那么,古人为什么要用犬名为何谦称“犬子”?其实在这一极普通的民俗中,蕴含着原始图腾的意味。从前生育成活率低下,孩子夭折者甚多,故以犬名“利于成长”。原始人为了获得图腾神的保护,往往利用文身、头饰、衣着等手段,把自己打扮成图腾物的模样,以求获得图腾神的认可。取名犬子,无疑与此同出一辙。根《三辅黄图》载:“犬台宫,在上林苑中,去长安西二十八里”,“犬台宫”外又建筑了“走狗观”。汉代史籍中经常以“鸡鸣犬吠之声”来描述一个地方的社会稳定。狗是古人的得力助手,《论衡》云:“亡猎犬于山林,大呼犬名,其犬呜号而应其主。人犬异类,闻呼而应者,识其主也。”狗是古人的得力助手,《秦记》云:“秦襄公时有天狗耒狗枷堡。凡是有贼,天狗吠而获之,一堡无患。”晋朝的陆机,因事被隔阻在京城洛阳,就由他的家犬来往京师和故乡之间传递书信。唐朝诗人李贺的“犬书曾去洛”的诗句指的就是这件事。用狗直接服务战争者,亦累见不鲜。《五代史·张敬达传》记载:“契丹兵围晋将张敬达,四面有犬掩伏,晋军有夜出者,犬鸣报警,终无突围者,为契丹所败,晋将张敬达被杀。”狗受到如此重视、如此喜爱,自然在美术作品中成了反复表现的对象。武强木版年画中有一幅《义犬救主》,画中题字曰:“杨升醉卧在松阴,牧童烧荒火近身,黄犬湿草救主意,传流万代古至今。”画中正有一条小狗自水边奔向醉卧的杨升。这张年画的内容即源自“义犬冢”。原作中的主人叫杨生,木板年画中改为杨升。还有一个讽刺故事,晋葛洪《神仙传·刘安》:“时人传八公、安临去时,馀药器置在中庭。鸡犬舐啄之,尽得昇天。”后因以“鸡犬升天”比喻攀附别人而得势的人。在世界各地,狗的忠诚赢得了人们广泛的尊敬。一则犹太神话故事告诉我们:牧羊犬看见蛇在牧羊人食物中下毒,便发出吠叫警告,但牧羊人并没有意识到,欲拿起食物吃。犬为救助牧羊人,抢先吞下食物中毒而死。为了表示感谢,牧羊人给犬建立了一座墓碑。为纪念义犬而修建墓碑之类的建筑物,这似乎是许多国家通用的做法。比如说贵族宠物犬死后,时常能得到主人为其立碑的待遇。在一些国家,有许多宠物墓地,表达了主人对宠物的一片深情。西方人对狗的态度似乎会好很多,狗被认为是“the best friend of human”人类最好的朋友,而不是最好的奴人。冷幽默的英国人甚至敢用他们万能的上帝来开狗玩笑——上帝倒立,把God倒过来写,不就是dog狗么?
作者简介:闫巧,六零后的一个普普通通的陕西农村妇女,生性善良倔强,年轻时因为家境不好没能多读几年书,但是一直好学,喜欢看书。爱写诗歌。
洪波,笔名弘博,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工程自动化专业。酷爱文学与中国传统文化,曾在海尔从事品质管理工作十年。为人豪爽,喜欢漂泊。
主编:新源飞语
编辑:红烛、励志、温馨
温馨提示:本平台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平台申明:本作品由作者提供原创首发,文责自负。拒绝作品抄袭,一稿多投)!
诚邀投稿,题材不限,投稿邮箱:357437070@qq.com
投稿格式:题目+内容+简历+照片(照片任意)
注:本平台已开通原创及赞赏功能,作者稿费为赞赏的70%,30%作为平台维护,稿费在推文七日后发放。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