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回忆录:为了进步有人竟然把自己阉割了

西瓜
父亲二十岁从军, 四十岁退伍,但在我感觉中他一直是个军人。生在那时代,他先是身不由己地成为军人;战争岁月中的经历,又使他成为一辈子的军人,即使在退伍之后。
——王明珂《父亲那场永不止息的战争》
一九七二年十月二十四日,我开始当兵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解放军是一座革命的大熔炉,铁流滚滚,无数年轻的躯体投入熔炉锻炼成钢;解放军也是一面人性反光镜。在这面镜子里,也有少数灵魂或者出于无知,或者由于贪婪愚昧,在所谓进步和前程面前鬼迷心窍,做出一些令人哭笑不得和扼腕叹息的错事,如今回想起来,可怜污了铁甲征衣!
自宫事件
我们师一位与我们一起入伍的河南新兵,记得姓赵,是家中唯一的男丁。在入伍之前,他的家人对他充满无限的期望,父母亲再三叮嘱他,要在部队好好干,一定要干出个名堂来,回家后能为赵家光宗耀祖。
这位战士从新兵营训练出来后,被分派到师医院当战士。他在平时的工作和学习中,稍显得老实本分。医院领导也有培养他当干部的意向。
他本人长得高大帅气,浓眉大眼,穿上崭新的军装后,更显得英俊潇洒,是女孩们心中的偶像。而那时的部队乃至整个中国不像当代社会这样的开化,仍然受封建残余思想的影响,对男女交往管理得相当严格,许多人还为此事失掉了当兵资格。
这位年轻帅气的战士在医院待了一段时间后,他看到师医院的女战士、女护士、女医生特别多,一个个年轻漂亮,巾帼气质、英姿飒爽、靓丽迷人。也有胆大的女军人对他眉来眼去,暗送秋波,令他不知所措。
这位战士生活在这样的美女穿梭的环境内,他感到心醉神迷,何况当时都处在年轻骚动的青春年华。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分派到这样的一个单位。他突然感觉他的父母亲事先就知道他会分派到这里,他想到入伍之前父母亲的嘱咐。他决心做一个身处污泥而不染的好战士,他考虑再三,大胆地作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荒唐决定。
一天,他悄悄准备好了刚刚学习使用的医疗器材,如手术刀、消炎粉、纱布、绷带等,一个人独自藏进了厕所,插上门,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自言自语道:“为了自己的前途,对不住了,小兄弟啊!”他作了简单的消毒后,一刀下去,断了自己的命根。
他强忍着剧痛,从厕所里走出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这时的伤口大量流血,何况是那个敏感地方,更是血流如注,鲜血透过纱布,染红了他的崭新的军装。人们问他是怎么回事,怎么会伤及到那个致命的地方?他支支吾吾地说是走路时不小心摔倒受的伤。别人看到他那痛苦的样子,觉得不对劲,便追问到底,他自己痛得快要晕过去了才说了实话。
战友们用担架将他抬进了外科手术室,外科医生将他的伤口作了医学处理。医生说他好危险丢了性命。两个多月后,他的伤口好了,但是落下了终身残废。
他为了自己的前途,竟做出这样荒唐的举动,真是令人啼笑皆非。他的头脑太简单了。他用他的行动证明自己不近女色的决心,然后再告诉他的父母亲,请他们放心,儿子在部队从此再没有男女作风问题。
几个月后,这个战士被部队要求退伍还乡,他没有完成他应尽的服役义务,部队不需要太监,而要的是有血有肉有头脑的正常人,他的服役期不到一年。
大家都替他惋惜,他的行为对不起父母亲给他的高大帅气的身躯,白白托了人生。
杀人事件
解放军虽然是个革命大学校,但入党也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为了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党员纳新都是要慎重考虑的。有的人一辈子要求入党,却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一辈子成为不了党员。这样的情况各地到处都有,我们家乡也有许多这样的人。
一九七七年下半年,部队的一位山东籍的老兵,已经入伍五年了,马上就要复员了。虽然入党申请书写了一叠,但还没有加入党组织。
他认为没有入党而复员回家,无脸面对家乡的父老乡亲,不如死在部队还好一些,于是丧失了理智,产生了报复杀人的心理。他的这种想法隐藏得很深,别人毫无觉察,一切工作都在正常进行。那天夜里,轮到他站岗值班,他在值班用的冲锋枪里装填了悄悄准备的子弹,冲锋枪上的那种弹夹一次性可装填十九发子弹。他的作案工具,首先不是用枪,因为枪声很响,怕一开枪就被抓住了或被打死了。他用的杀人工具是早已磨得很锋利的一字口螺丝刀。一场生死大战,即将来临。
早已丧失理智的他,首先摸进了指导员的家。那时候,他想到自己没入党的原因是指导员卡住了。那天指导员因公有事不在家,该他拣了一条人命。只有他老婆和两个孩子在家熟睡。他一不做,二不休,毅然决然将螺丝刀捅进了指导员老婆的心脏处,人的求生的本能,使他遭到了强烈抵抗,但是最后这位无辜的夫人还是倒在了血泊中。这位歹徒连小孩子都没放过,指导员的一双儿女也就这样丢了性命。
他杀死这三个人后,歹徒又转到副指导员家里,只见他老婆一人在家睡觉,他心想心中的头号敌人没有杀掉,副指导员又不在家,他便将沾满了鲜血的螺丝刀直接捅向又一位夫人的胸部……他已经杀红了眼,身上到处是伤,到处是血,他想将阻止他入党的人杀干净,他觉得开始用枪的时候到了。
家属区与班排的驻地隔着一段距离,那边发生的事班排的人全然不知。而这时的歹徒,首先想到的是他的排长,排长在熟睡,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他毫不犹豫朝排长的头部扣动了扳机,只一发子弹,排长翻了一个身便没了。他又端着冲锋枪,迅速来到了另一间宿舍,一个副班长听到枪响后,坐起身来,眼睛还没睁开,便习惯地吼了一声:“你干什么,还不赶快睡觉”!
这位歹徒本不想杀他,他是在寻找班长,因为班长是党小组长,见他有吼声,便一枪将他击倒在床上,虽然当时未死,但是后来还是死了,子弹已击伤了他的心脏。这时班长翻身下床,准备将他拦腰抱住,但是来不及了,凶手马上调转枪口,向班长扫射过去,班长中了好几颗子弹,倒在了地上。他杀死这三个人,前后不过十几秒的时间。
枪声惊动了部队。战士们纷纷走出宿舍,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与他入党无关的人,他没有开枪射击,他的枪内还剩下很多子弹。他杀死这几个人后,便端着冲锋枪,像冲锋陷阵一样,迅速冲出了部队大院,逃之夭夭。
这位凶残的歹徒,经过一夜的博斗,已经十分疲劳,他来到大院旁边的一座西北唱戏用的土台子上休息,这时天已蒙蒙亮。土台子旁边已围过来好几个来看稀奇的西北农村的小朋友。他没有伤害这几个与他无关的小孩。他要把子弹留给来与他谈判的部队的人。
小朋友们看见这位解放军叔叔,血糊满面,手里端着枪,身上手上到处是伤口,便跑到部队大院门口,报告给站岗值班的解放军叔叔。
马副师长接到兰州军区的指令,迅速带领侦察连的狙击手们,弹上膛,刀上鞘,包围了土台子。这时候天已大亮,凶手逃离了土台子。侦查连的战士又顺着现场的小朋友所指的方向追去。
在我们部队的院墙旁边,有一座军用小礼堂,在礼堂前面的屋顶上,有一道女儿墙。战士们发现了凶手蹲在了屋顶上的女儿墙边。这时已快到中午时分,马副师长又接到兰州的指令,要求下午六点之前解决问题。
他命令狙击手先打伤他的腿脚,不能让他到处走动,他的小腿已被子弹击穿了一个洞,屋顶上的他警觉地说:“你们怎么不谈判就开枪了,我只想见指导员一面,然后我自己去死!”他下意识地去抓枪,在他的枪还未端稳时,马副师长命令狙击手将他击毙。狙击手的一颗子弹,准确地击中了他的头部,他倒在了屋顶上。
到了第三天,这位战士的父母亲来到了部队,伤心地哭?着他们的孩子:“我的一个好好的孩子,参军入伍,交到了你们手中,怎么现在都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的苦命的孩子啊!”
这件事在军内外影响极坏,造成非正常死亡人数太多了。部队领导很严肃地告诉他们,说他们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太任性了,以致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他的死罪有应得。
然而这位母亲却回答:“我的孩子他是有上进心的,他并不是一个故意犯罪的人,他是为了自己没有入党而死的。”
这位战士死时,只有二十五岁。这就是我们部队内部,为了没有入党的事,上演的一曲青春的悲剧。(完)
感谢打赏

好文回顾
湖北农村改造中可供借鉴的两大教训——以浠水县俞仓塆为例
往事不忍成故纸 说一说封了《湖北日报》社的巴河人王仁舟
打工回忆录:无辜被抓 幸亏这个警察搭救了我
香港短简:古风、豪气、大杂烩、殖民地
俞仓塆
感谢关注● 记录俞仓塆的草木春秋和人情冷暖
● 每个人以他的故乡为舟楫,驶抵心的归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