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初见,相知如故人 ——“与精神分析的相遇”沙龙纪实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 ◆ ◆◆
人生若初见,相知如故人
——“与精神分析的相遇”沙龙纪实
◆ ◆ ◆◆
7.25夜幕四合,雪堂迎来了一群热爱精神分析的客人,其中有远道而来的、也有成都本地的新老朋友们。当日虽酷暑炎热,却不及大家对精神分析的热情,小小的雪堂居然容纳了近四十位同道!大家都是来参加今晚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筹划的主题为“与精神分析的相遇”的沙龙。相信每个主体与精神分析的初初相遇都会是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要不我们怎么会靠近、走进精神分析并开始心灵的冒险!谁不爱说自己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谁不爱听刺激、惊险的故事?!说与听总能形成一个精神分析奇遇的“兔子洞”,让我们一起进入吧!由于沙龙时间有限,我们只能听到几位嘉宾的奇妙旅程,剪影如下:
首先是雪堂堂主陈斌代表雪堂所有成员欢迎每位来到沙龙的朋友,她向大家介绍了雪堂如何无中生有的故事:她因为精神分析只身来到成都,在一群朋友的帮助下开启雪堂卮言.星期二小组,与当地热爱精神分析的同道们组织起研讨班切磋学习;然后怀着由来已久的发出声音的欲望,为精神分析的爱好者、学习者、实践者打造了一个发出主体之声的平台: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也正是因为这个杂志,我们今天编者、作者、读者、爱好者们才能齐聚一堂,彼此分享。
会议现场
接下来是宝鸡的李娟,她已经在我们杂志上发表了几篇电影影评[随笔 | 如师如父如子,随笔 | 与一千零一个自我的暧昧——《过春天》里的自我尝试],深受大家欢迎!作为写作的爱好者,中文系的高材生,她的故事主题为“写作与精神分析”,她说自己偏内敛,表达上笔比嘴更为灵活,但曾经的写作有个有趣的地方,就是亟待灵感,且灵感涌现时一泻千里,这样挥毫写就的文章句与句、段与段之间没有句号,只有逗号的停顿,让人喘不过气来,自己却停不下来,直到与精神分析的相遇,或许跟节制与阉割有关,才能划上句号。讲谈中她金句迭出,比如说到家里随处可见的笔记本,“手稿类似于手纸,充满了荷尔蒙和斐乐蒙,潜意识的密码遍布其中。”(斐乐蒙:见荣格自传中,当他与弗洛伊德决裂后,谈到他在梦中和生活中经常遇到一位叫斐乐蒙的智慧先知、心灵导师。)
第二位分享者是跨界诗人靳晓静[ 分析空间 | 诗作二首,分析空间 | 看见弗洛伊德,分析空间 | 低若尘埃],但她并不认为自己是跨界,觉得一直走在同一条路上,不论是做编辑、做诗人还是现在从事心理治疗、精神分析。她谈到与精神分析的三次相遇:“第一次其实早自于童年六七岁仰望星空时,我理解为何成年以后看到那首小诗时整个人都震蒙了,因为它说出了那次望星空我所有的感受——’从童年起 我便独自一人 照顾着 历代的星辰’;第二次,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作为文学青年开始疯狂迷恋精神分析大师们(弗洛伊德、弗洛姆、罗洛梅….)的作品,严格的说,这是一次无效的相遇,那些书都没有看完。但谁知道呢,也许是无用之用吧;第三次才是真正的相遇,唯一的遗憾是太晚了,很感谢现在被很多人诟病的国家心理咨询师资格考试,是这个考试让我真正进入了心理学、精神分析,之后就开始疯狂地学习。虽然整个学习过程都一直巧妙的绕过拉康派,但是今年现在还是绕不过去啦!”(众人皆笑!)
中:靳晓静,右一:胡岚
第三位是大学老师胡岚[ 分析家访谈 | 一入精分深似海,从此心灵不迷茫——“中国释梦第一人”李晓驷教授专访],进入高校前做了二十一年的全科医生,在学校里做专职心理咨询师又已经过了十三载。胡岚老师用对能指yi的三个滑动联想,很精神分析地讲述了其故事。第一个滑动是艺,她谈到在学拉康之前很多人都学了各种心理咨询理论,但很少有哪种理论、技术有对人性的尊重,而直到学了拉康派才感觉这是人性的、艺术的。它对主体的独特性有足够的尊重,而在主体拓扑学理论里头又很有空间感、美感!第二个滑动是译,14年学拉康词条时碰到很多能指、所指、意指这些术语,她就慢慢领悟到话语的这个能指链就像一个无意识的密码,分析家就像一个翻译者把这个无意识翻译出来。说到对自己无意识的翻译时,她打趣的说书和培训就是自己的药,而药不能停!(笑!)第三个滑动是逸,从兔从走。她说到:“或许是逃逸,我从大千世界里跳到成都来,来成都就像来朝圣一般!我一直问来成都要什么?逸还可以是安逸的逸,最近我就在分析里说到,在成都我要找一个自由和心灵的安顿!我就想做个逸民。我选择了精神分析,精神分析也选择了我,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地找到自己生命的真相,就像陈斌说的“清空”[文章 | 论精神分析的“清空”及其在精神分析本土化实践中的意义],而这就是一个清空的过程!谢谢大家让我“胡”说到现在!”(笑,掌声)
中:李娟,右一:刘洋
压轴的是刘洋老师,这次沙龙他带领宝鸡团队、“鸡峰山学派”(玩笑自语)十多人一起参加。刘洋老师谈吐幽默自如,加上大胡子自带喜感,几乎句句都引得哄堂大笑。何一和黄柳林老师的提问都被他巧妙地“避其锋芒,答非所问”。说到自己与精神分析的缘分,他说初中时在书店看到《爱情心理学》时一见倾心,翻开一看“性学三论”赫然在目,知道自己肯定要上这个当。若干年后,觉得弗洛伊德的书看得差不多了,就跟霍老师打电话,说“我精神分析差不多了”,霍老师答“还差一半,来学拉康吧”。结果自己来了成都,就此上了贼船!他用一句话总结自己与精神分析的相遇:“次次都上当,当当不一样”。刘洋老师这几年与艺术家们走得很近,并且有意地把精神分析和艺术相结合做成了《一个人的社会》这样的“精神分析与艺术”项目。他毫不掩饰自己对艺术家身上独特性、创造性的欣赏,比如对博伊斯伟大作品《如何向一只死兔子解释绘画》格外推崇,相信这与精神分析的临床干预是异曲同工的,艺术品给人的震撼、超越性是与分析一样的。跟其他分析家有些不同,虽然他也强调精神分析临床是第一位的,但同时认为精神分析也应该在文学、艺术等领域发挥它的巨大作用。当被问及为什么青睐雪堂时,刘老师说:“第一次看到这个公众号: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时,就觉得这是圈子里一阵清新的风,那一定要来看下是些什么人做的什么样的杂志!”
这是一场热情又热闹的相遇,七月的雪堂热而不燥,在座很多人都是为了自己的精神分析梦想,不辞辛苦赶来参加成都精神分析中心二十周年庆,相信今晚在雪堂的小憩与甜蜜地交流会令大家更坚定自己的主体之路。最后,让我们透过刘勇和孙龙远老师(矍铄的七十二岁老前辈!)的镜头看看每张美丽各异的面孔吧,一如每个人身后不同而同的串串足迹!
撰稿人:贺辉
微信编辑:玄渊
文字编辑:何一
最终审核:陈斌
本公众号版权归“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及作者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未征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转载我们的文章,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如需转载合作等其他事宜,请联系我们:xtzhypsych@126.com
平台重在分享,尊重原创。文章仅表达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再不点蓝字关注,机会就要飞走了哦
缘分,或许就在“好看”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