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读书:做一个有温度的人——再读《孔乙己》

坊间有个共识:中学生三怕—–“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鲁迅先生的文字晦涩难懂,“大抵大抵”的用着现代小孩很隔膜的叙述方式,模样呢又不太讨喜,满脸严肃,蓄一道浓密的胡须,仿佛穿越百来年的时光直视着你,能“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我记得最麻烦的是还必须大段背诵,“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第二天挺着骄傲小胸脯的课代表会准时在教室门口候着,过不了关就进不了门,根本不听昨儿下学后割了多少猪草,放了多久水牛之类的解释。在这样的背景下,要想说有多喜欢鲁迅先生和他的文章,委实过于违心。《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通篇学来,只记得一句“笑人齿缺曰狗窦大开”和雪地捕鸟的法门(亲自在田野里试过,效果惊人),于是百无聊奈的课堂上,用圆珠笔替杜甫画个墨镜,李白捏柄长剑,孔乙己配条围裙之类的事,自然也没少干。
周末接活儿,小子语文作业之一是安排家长写一篇《孔乙己》读后感。面对一篇写于一九一八年,二十几年前学过的文章,看着如出一辙的语文课本上各式墨镜与长剑涂鸦,面前个头与我相仿却朝气逼人的年轻人,不惑之年的我有了一丝时光交错的感觉。
孔乙己,呃,说点什么好呢?时代背景?悲剧成因?讲两次“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四次“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重复的异同?说从孔乙己“排出九文大钱”和“摸出四文大钱”中体会鲁迅先生用字之精妙准确?论“以乐景衬哀情”的艺术效果?……不不不,我不想说这些,这是语文兰老师该干的活儿,我想说点其他的,关于温度,关于作为一个人的温度。
通篇读完,我只看到了两个字—-“冷漠”,掌柜是冷漠的,酒客是冷漠的,连十二岁的“我”也是冷漠的。可怜的孔乙己沦落如此,自然有可恨的地方,譬如好吃懒做,譬如除了写字抄书外没有其他生存的本领,情急之下还会偷窃,然而,这些就能成为冷漠对待、肆意嘲笑的理由吗?在这个娱乐至上,全民狂欢的时代,还有没有“孔乙己”?有没有掌柜、酒客、和十二岁“我”一样冷漠的看客?有人跳楼时大街上聚集围观起哄的人群;精神病人犀利哥和窃格瓦拉电瓶车周某的无端走红;某音、某手直播平台上各种搏出位无下限的网红……百年过去了,人性却从未变过,先生笔下的人物,无时不刻不活跃在你我的身边和眼前。我觉得,这应该就是鲁迅最厉害的使人敬佩之处—–能穿越时光放之四海而皆准地看穿说破人性。
全篇最悲凉的一句话,我以为是:“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虽然他给予人快乐,使“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然而无足轻重得犹如从未存在过一样。孔乙己也曾是十月怀胎呱呱坠地的小孩儿,也曾是寒窗苦读的梦想学子,有疼爱他的父母双亲,也或许还有喜欢他的姑娘,怎么就变成对这个世界毫无意义了呢?如何避免成为一个“孔乙己式”的人物?我们到底该怎样度过这一生?
我只愿,小子,当有孔乙己一样的人向你讲关于茴香豆之类的话题时,不要回过脸去不理会,请面带微笑努力听完,如果可以的话,请给予一点良好的回应;当有孔乙己一样的人请你拿一碗酒时,万不可放在门槛之类的地方,请双手递过去,安静的等着他喝完;当你不爱一个姑娘的时候,不欺不辱,老老实实告诉她,给与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成年后若世事艰难,开个小酒馆度日为生的话,万不可酒里羼水,偶尔遇到囊中羞涩又想喝一口的客人,大大方方的请他一杯,不必把酒钱记在心里甚至黑板上……
小子,努力做一个温暖的人,倘若不能照亮世界,至少也可以温暖一下他人,当然,也包括温暖自己。
年少不懂李宗盛,听懂已是曲中人,鲁迅、孔乙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少年们烦鲁迅、笑孔乙己,到得不烦先生、不笑孔乙己的时候,时光已然流逝好多好多年了。
一声叹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