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 | 生于苏杭,葬于北邙

一阵微风拂过洛阳,无意间碾碎了日渐荒芜的岁月,也碾碎了无数帝王将相的尸骨。
如今的洛阳,旧故里没有深深草木,也不见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他正在挥笔描绘着一段新鲜的历史轮廓,笔下高楼林立,汽车穿梭于宽敞的柏油路,蓝天之下振翅的飞机欲刺破苍穹。
洛阳披上了现代的衣衫,但并不意味着尘封了厚重的记忆。他只是将过往存放于一方土地、一件器物或一丝游离的空气中,等着来寻他的人一一开启。
《洛阳伽蓝记》里往日古都佛寺林立的繁华盛景,历经劫难之后,大多毁于战火,在随后的历史长河中,兴衰荣辱更迭,幸存至今的已所剩无几。
老城以东的白马寺,是佛教传入中国后兴建的第一座寺院。山门外左右相对的两匹石马,在向世人诉说着千百年前的驮经故事。踏进白马寺,一页页翻阅着它的点点滴滴,钟鼓楼的晨钟暮鼓、柏树丛中二僧墓的两位高僧、各个著名的佛殿、齐云塔院、许愿井以及那不知年月的古桑树让我不由得频繁驻足。
寺内的游人不少,但踱步在各个佛殿和柏树之间却有一种出奇的安静,或许人们和我一样都在用心感受着一砖一瓦背后的沧桑和沉淀已久的斑驳岁月。
据说来洛阳的人不仅会游白马寺还会观龙门石窟,白马寺承载着流淌千年的佛音,佛像林立的龙门石窟见证着女皇武则天的英容相貌和中国石刻艺术的最高峰。而此刻的我因为向往一个魂归之处,所以没能近距离一览龙门石窟真容,只是在伊水河畔遥望这一幕雕刻千年的历史盛景。
唐代沈佺期有诗曰:北邙山上列坟茔,万古千秋对洛城;城中日夕歌钟起,山上惟闻松柏声。洛阳城北邙山上的一曲幽冥之歌,为长眠在地下的无数魂灵吟唱了千年。
“生在苏杭,葬在北邙”数千年来一直为世人所向往,若说苏杭是人间的天堂,那北邙便是灵魂的故乡,所以历朝历代的王侯将相都将北邙看作是人生的归途。
“跺一脚能惊动三皇五帝,刨一镐满是秦砖汉瓦。”目前已初步确定“洛阳邙山陵墓群”埋葬着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后唐六代共计24座帝王的陵墓及其陪葬墓群。
洛水之畔,邙山山峦,已经不仅仅是一座山,也不仅仅是一座坟场,它已经超脱了一切时间、空间、物质、经济、战争,成为了一种信仰。
北枕邙山,南蹬洛水,是靠山面水藏风聚气的理想营坟之所。所以不光是帝王,很多名人、外国人、富豪、百姓都将自己的魂灵安放在此。帝王卧之,将相寝之,名人趋之,富豪贵之,百姓荣之,日见其盛,岁见其寿。邙山也就自然成为了亡人之乡。
邙山犹如一条长龙横卧在洛阳城北,经过炎黄二帝的石像,顺着山脚下的台阶拾阶而上,两旁苍翠的树木和黄土完全掩埋了洛阳城里的气息。邙山海拔不过300多米,但我却走了很久,仿佛每一次脚步交替之间都与一个魂灵擦肩而过,而我却不知道这里埋藏了多少关于他的故事。
到达邙山最高处,凝望洛阳城,没有了当初名人雅士邙山晚眺时所勾勒的绮丽宫殿,如今的眼前只有无数栋林立的高楼。眼下洛水伊水在此汇入黄河,它从数千年前流淌至今,不知见过了多少风云变幻,亦不知卷走了多少尘封的往事。
诗人王建《北邙行》中写道:“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旧墓人家归葬多,堆着黄金无买处。”俯瞰整个邙山,山下林林总总数不清的土包,是历朝历代帝王的坟冢,在此刻,输、赢都做了土。
邙山不仅埋葬着历代帝王的丰功伟绩,也接纳了历史上四位著名的亡国之君。南唐后主李煜在此了了他的春花秋月,南朝陈后主陈叔宝放任他的后庭花在此凋零,后蜀后主孟昶在此诀别了他的“玉楼春”,蜀汉后主刘禅也将他的“此间乐”托付给这片黄土。
除此之外,历朝历代名人,不食周栗的伯夷叔齐,纵横家苏秦,秦相吕不韦,西汉文学家贾谊,定远候班超,唐代诗人杜甫、王之涣、孟郊,宰相狄仁杰,大书法家颜真卿,白居易、范仲淹、姚崇、褚遂良等也长眠于邙山及周边。
代表着周代亡灵区的金村大墓,西段的北魏陵区,中段的东周、东汉、后唐陵区,东段的西晋、曹魏陵区,夹河段的东汉、西晋墓群,再到近代的坟茔…此刻我已分清不东南西北,只知道这座东方金字塔的地下一直在上演着一场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朝代更迭。
我和几个游人漫步在山上苍翠的松林和肃穆的碑道,葬在地下的种种往事不断与我们的脚步擦肩。此时的邙山很静,静得可以听见地下吟唱的每一个故事;此时邙山亦很吵,因为地下的故事太多,无法一言以蔽之。
邙山的最高峰翠云峰留下了老子的传说,这里树木葱茏,苍翠如云,老子在此炼丹悟道,祈求长生。而历代帝王名人埋骨于此,在地下长眠亦或是另一种长生。
李格非曾在《洛阳名园记》中感叹:“谓洛阳之兴衰,天下治乱之候也。其后洛阳陷于金,人以为知言。”
尽管洛阳在历史长河中历尽兴衰荣枯、飘摇不定,城北的邙山却仍是东方的金字塔,是千百年来无数人灵魂深处永远的故乡。
图源于网络,侵删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
▼欢迎把我推荐给你的家人和朋友们哟▼
把时间交给向往
“分享”“点赞”“在看”都在这里,记得点击哟!留言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