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公安边防 | 转隶2周年,看见你们我总是热泪盈眶

时针,最终还是指向了2020年12月25日。
这是21世纪第2个10年的第1个冬天。过去的一年,因为疫情,我们每一个人都过得很难。
这也是公安边防部队走进历史的第2个冬天。至此,我的戍边生涯,整整10年。

01—2年前的今天,10万边防官兵集体退出现役,含泪脱下了军装;2年后的今天,他们以移民管理警察的身份,继续在300多个对外开放口岸和2.2万多公里陆地边境线上守卫平安。
过去的一年,我有一半的时间在路上、在一线,粗略计算,至少在1300公里边境线上留下了足迹。
作为记录者,我有幸能够一灯续日月、片纸写天涯,在日远山深的边疆要塞关隘之地,和戍边战友一起留下一个个金戈铁马、悬鼓待椎的青春记忆。
“国必有边,边必设防。”在共和国的版图上,无论用多么美好的字眼赞美山河和草木,总有一些最高寒的山峰、最偏远的疆域、最危险的岗位,成为戍边人的枕戈待旦之地。
我关注边关,聚焦边关,因为那里不仅有雪山峭壁、沧海孤礁,有大漠孤烟、马蹄声碎,更有那些远离“花前月下、轻歌曼舞”,常年“爬冰卧雪、风餐露宿”的戍边战友。
在万家团圆、灯火辉煌的时刻,他们的双眸是否依然警惕、双手是否依然忙碌,他们是否如愿踏上探亲的旅途、牵挂的急事难事闹心事是否有点眉目?
自古边关多艰险,平生踪迹勇士心。我礼赞戍边人,因为戍边事业,是一个国家必须有人去做,但大多数人不必去做的事业。每一个站在“大多数”方阵的人们,没有理由不向戍边的战友致以祝福和敬意。
02—“红其拉甫”,波斯语意为死亡之谷;“塔合曼”,塔吉克语意思是四面环山的地方;“科克牙尔”,塔吉克语意思是绿色的悬崖峭壁……从这些关卡的名字,就知道那里环境之恶劣,生存之不易。
在这里,奉献不是豪言壮语,而是日常生活。在这里,缺氧气不缺斗志,缺绿色不缺精神。如果不是把信念当作阳光,把担当视为氧气,恐怕很难坚守。在戍边人心里,始终坚信“我与太阳最近,我与母亲最亲”,始终认定“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
正如一位诗人这样深情地吟诵:“荒野的路呵,曾经夺走我太多的年华,我庆幸:也终于夺走了我的闭塞和浅见;大漠的风呵,曾经吞噬我太多的美好,我欣慰:也吞噬了我的怯懦和哀怨。于是我爱上了开放和坦荡,于是我爱上了通达和深远。”
在每一个戍边人甚至于每一个具有家国情怀的人看来,再美的“诗和远方”也比不过对边关的向往。笔者接触过很多新闻记者,他们讲得最多最动情的还是边关见闻。
与雪山、雄鹰、大漠、怒涛凝视,与有意结识或不期而遇的戍边人对话,让人一下子好像触摸到了灵魂的高度,对国与家、得与失、苦与乐、取与舍等诸多选择有了全新的理解,多少不平与怨愤消散了,多少争逐和盘算看淡了。
丨图中为:中塔3、13、21、41号界碑

03—守边防就是守国防,守高山就是守江山。边关,如同为祖国母亲和千家万户遮风挡雨的门扉。在这个地球上,能使人产生故乡感觉的,不只是那方世代生息的土地,还有一片能与你心灵相通的故园——这就是边关。
赫尔曼·黑塞曾经说过:“这世间有一种使我们一再惊奇而且使我们感到幸福的可能性:在最遥远、最陌生的地方发现一个故乡,并对那些似乎极隐秘和最难接近的东西产生热爱。”
是的,边关,我的精神家园。每一次边关之行,都是朝圣之旅;每一次与戍边人对话,都是与灵魂对话。
在我看来,所有的经历都是人生的财富,而有些经历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的,尤其是当这些经历与祖国和人民的安宁联系在一起时。
丨图中为:高原戍边人

04—山河万里远,肩上责任重。青春,是人生中最美的那一部分,是世界上任何一种语言中最动人的词汇之一。有人说,军旅青春是一树花开。因为坚守,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从冬到夏,季节飞转。部队转改那年,22岁的四川籍战士罗楷还是上等兵,在广西服役。不经意间,他在新疆排依克边境派出所工作了已近2年。那扛在肩上的“两道拐”,已不再像初来刚刚佩戴时那么鲜艳,却渐渐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分量。这“分量”,来自巡逻中被风雪雕饰的面庞,来自上哨时站成一尊雪塑的身姿,来自训练场上被磨出老茧的粗粝双手……年轻的罗楷胸中燃烧着火焰,他的激情,就像奔涌入海的江水澎湃不息。在这个历史上有“鸡鸣闻三国”之称的古老关隘,日夜守卫着漫长的陆地边境线和瓦罕走廊。岁月不着痕迹地滑过生活,留下了戍边人的样子。当生活在都市的青年人,纷纷选择了繁华喧嚣与霓虹闪烁,与他们年纪相仿的这群民警,却如一树花开,在喀喇昆仑山扎下了根,使劲地向上生长。寂静远山,默默地注视着一群人的成长。偏僻荒凉的环境,繁重单调的训练执勤生活,注定赋予这群高原戍边民警与众不同的青春底色。
丨图中为:巍峨的国境线

05—“鹰飞在天上,影子落在地上;歌唱在口里,调调打在心尖。”今年深秋,在帕米尔高原采访,随红其拉甫边境派出所民警雪山巡逻途中,路遇踏歌而行的牧民,一曲信马由缰的高亢粗犷民歌传来,瞬间把心口撞出热辣辣的滋味。“走边防、走边防,走到界碑照张相;走边防、走边防,抱着界碑哭一场……”与此同时,一首熟悉的旋律从耳畔传来,看着巡边战友自发唱起这首军歌,我不禁红了眼眶。高翔的鹰与豪迈的歌,就这样铺展出边关独有的天苍地阔的画卷、超越传奇的故事。能歌善舞的边疆群众爱说自己“每天都在山歌里醒来”,而铿金锵玉的军歌也伴随着戍边人的岁月风华。那些边关军歌灿然而直抵于心,会让你在“谈笑相逢肝胆倾”的旋律中,理解什么是青春热血,懂得什么是家国情怀。更何况,歌声荡漾蹈厉处,必见红旗漫卷,有雪峰大海繁星交相辉映,巍巍雄关,岂止千里万里;更何况,歌者皆披坚执锐,任风霜凝戎衣,泉石激韵飞扬间急管繁弦,壮行天涯,岂止千人万人……21岁的民警刘子豪告诉我,虽然不再是军人,但民警们最爱唱的还是军歌,尤其在这险象环生的巡边路上。我想起并开始相信费尔巴哈的话:“感情只是向感情说话。”千里万里,走边防上孤岛,戍边人说起自己高山海岛的舍命搏击、系马磨刀的雪急风猛,总是笑谈生死、壮志满腔,但每每谈及妻儿,一条条汉子又常常清泪点点、深情脉脉。于是,人在边关,总有一些充盈着别样风景和斑斓情感的旋律让你心头温热、眼眶微润——《走边防》《我要为你唱一首歌》……这些军歌里有儿女情长,有血火阳刚,更有家国大义。如果没有这些歌声盈于耳、荡于心,那你肯定离边关还太遥远。
06—
初冬,海拔5000多米的西北高原,云轻星璨。此刻,一群披星戴月坚守雪海云天的高原民警,身影已与头顶的星空融为一体。遥远的边关,漫长的边境线,有数不清因雪山环抱而与世隔绝的戈壁与山峰。踏遍雪山哨卡,穿行绝壁云端,在那最苦、最冷、最遥远的地方,他们坚定执着地挺立云端。年复一年,他们是一群为祖国守岁的人。你也许无法想象,在边关,没有信号的世界是什么样子。驻防守卡的戍边人,一出营门就与外界“失联”,一进雪山就杳无音信,而在许多最需要信号的点位,恰恰是信号的盲区,那里的孤独与寂寞被无限放大。信号,对戍边人而言,是上令下达的通信线,是生死攸关的生命链,是年年岁岁的盼,日日夜夜的念。正因如此,为祖国守边,这看似平凡的任务使命,也便有了如同繁星般闪耀的非凡意义。边陲夜空,每一颗星都有它存在的理由,都有它闪亮的灵魂,千千万万个平凡的星辰汇聚一起,便是那夜空中的壮美星河。
丨图中为:边关的少年

07
—一条巡逻路,一生边关情,高原雪山巡逻的经历让我真切感悟:人之所以感到幸福,不是因为生活得多么舒服,而是因为生活得有希望。雪山脚下,仰望蓝天,看着身边一个个年轻的战友,我禁不住扪心自问:戍边10载,是否一直保持“保家卫国”的初心情怀?是否像新兵时一样时刻保持冲锋战斗的姿态?是否因为个人得失而停滞了前进的步伐?在高原的一次次跋涉中,我找到了继续奋进的力量。
丨图中为:边关的女儿

08
—应该说,每个军人都有痛彻心扉的一天,那是彼此恋恋不舍离开部队的时候。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无论从军时间长短,军人最终都会卸下戎装,解甲归田。可真到了要脱下军装的那一天,我们才发现:对于军人来说,军装早已不是遮风挡雨或是职业的标志,它特有的青春、血性、牺牲、纪律、团结和战斗等元素,早已在不经意间与军人的血肉和灵魂融到了一起,成为军人生命中无法分割的一部分。今年12月,在克克吐鲁克边防连,恰巧碰上士兵退伍,一个个刚强的汉子泪水纵横,这让我想起了一位作家的话:当过兵的人,都会经历两次终生难忘的分离之痛。第一次是离开家乡奔赴军营之时,另一次是脱下军衣向战旗行最后一个军礼之际。其实,当我们把曾经穿惯了的军装整齐叠放进衣柜时,内心依然充满炙热,脑海中永远铭刻下了硝烟和征尘。离开部队时间愈久,更明白什么是军人情怀。军旅生活的磨炼,让我们意志坚定、心胸宽广,直面挫折与失败,坦对委屈与误解。这种情怀,让我们不曾忘记许下的诺言、不曾忘记战友的情谊、不曾忘记部队的培养。这种情怀,是一种深藏于心、矢志不渝的家国情怀,让我们拥有了钢铁般意志,永不服输、永不言弃、永不停歇!值此公安边防部队转隶2周年之际,谨以此文敬青春、敬边防、敬军旅、敬过往,愿你历遍山河依然觉得人生值得!
精 彩 推 荐
你,忘了吗?
转隶1周年,你在边疆还好吗?

文 | 迷彩先生
图 | 王梓、部分来自网络
播音:文墨婷香
编校 | 边关小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