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岭 | 神秘莫测的南方雪国

无意间看到洛阳和长白山下了雪,脑补了一副深山千里冰封和古都万里雪飘的旷世盛景。对于一个南方人来说,顺着网线穿越国庆拥挤的人群,一览两处的纯净风姿成了此时最迫切的想法。
南方短暂的秋天被北方的一场大雪悄然带走,南方人在秋冬交替的阴冷中添了件外套,向往北方的大雪纷飞。而此时周边的冷空气则把我拉进了那座南方的神奇雪山里。
早上六点多乘车出发,到达大邑西岭雪山脚下买票。在排队买票期间,天上偶尔洒下盐粒大小的雪花落在我们的羽绒服上,我和朋友欣喜不已,似乎这几粒雪花就可以填满我们的整个冬天。
我们原计划是来爬山的,大冬天爬西岭雪山,现在想起来是多么天真的想法。的确,因为积雪可能有滑倒摔伤的危险,所以景区提示不能步行上山,只能选择乘坐景区观光车。
我们带着些许失落乘车出发,上山途中,窗外时大时小的雪花伴随着车内随之起伏的惊呼声逐渐掩盖了我们的失落。车上有几个广东口音的朋友用我听不懂的方言激动地讨论着窗外的一切,似乎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心目中的北方和向往中的大雪;而同行的一个北方姑娘却觉得不过尔尔,只是不停地感叹她在北方穿的衣服在南方似乎不那么抗冻。
观光车承载着一路的激动停在了映雪广场,映雪广场是冬天滑雪撒欢的地方,但是由于我们来得太早,地上积雪不够,所以还不能肆意滑雪。不过眼前穿过大雾的雪花已经满足了我们对于冬天的全部想象,我们用冻得通红的双手捧起地上盐粒般松软的白雪,不奢望堆成雪人,能捏成一个小球仿佛就已经感受到了西岭的冬天。
逐渐密集的雪花犹如夏天倾盆的骤雨,一滴一滴砸在我的衣服上,但声音却是那般松软空灵,隔绝了雪地里的嬉笑打闹,仿佛整个世界都为之静止。这里的雪花不是我小时候见过的鹅毛大雪,是犹如盐粒般的细小颗粒,但落下的声音却还是那般熟悉。很多人喜欢听雪,可能就是因为这种空灵恰似记忆的声音吧。
四周的浓雾似乎移动了一下位置,在我眼前出现了半个湖泊的身影,湖上已经结了薄薄的一层冰,冰上有一个小型拱桥若隐若现。这一幕让我联想到了西湖十景之一的断桥残雪,此处虽不及其十分之一,但在此时能看到如此景象对我来说已实属不易。
听人说山顶有个地方叫阴阳界,一线之隔两边是完全不同的景象,真有这么神奇?我们半信半疑地登上了上山的索道,身下逐渐倒退的白色树林犹如3D电影里的特效世界,我们随着镜头逐渐向上,这些白色树林也从傍晚的昏暗逐渐被镀上了一层金光,太阳出来了。
我们看着山上逐渐变化的一切目瞪口呆,瞬间忘了所有的形容词,嘴里只剩下“哇”。半山腰明明还被大雪纷飞的浓雾笼罩,山顶的浩渺云海之上却已是晴空万里。第一次这么震惊的感受到大自然的出奇魅力,原来除了电影,现实世界也可以美得如此惊艳。艺术来源于生活,可能许多震撼的特效场景也是来源于现实吧!
我站在山顶的观景台上,感受着冬日阳光的温暖,看着眼前仙境般浩渺的云海,心里半惊半喜。明明海拔越高的地方温度越低,才更应该下雪,可如今山上万里无云,山下却是大雪纷飞。后来我跟几个去过西岭雪山的朋友交流心得感受,他们都没有见到当天的情景,我不禁感叹我们那一行人是有多么地幸运。
我们顺着山顶的木质观景道一直往标示着阴阳界的方向走去,此时我已经相信了在这座山上真有这么神奇的存在。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因为现在山顶晴空万里,所以没有传说中形容的一边湛湛蓝天、一边云雾朦胧。我们看到的是一边草木葱郁,一边积满白雪,明明相依相邻,却界限分明。
看到了如此盛景的我们,在云海之上呆了许久,随后踩着这座神奇的山峰走向归程。下山还是原路返回,意味着我们即将从晴空万里驶向大雪纷飞。
果然,我们回到了那个洁白朦胧的世界,继续在这个标示着冬天的世界里嬉笑打闹、肆意撒欢,任由绵密的雪花浸湿我们的发丝和衣衫。
我和许多喜欢雪的人一样,看惯了世界的五颜六色,反而喜欢它没有上色时洁白的样子;听惯了世界的五音六律,更想听它最初空灵寂静的声音。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时间真的如窗间过马,这片雪白的记忆距离现在已经快两年了,不知今年的西岭雪山何时才披上它白色的衣衫,又是谁能有幸一睹它惊世的容颜。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
▼欢迎把我推荐给你的家人和朋友们哟▼
把时间交给向往
“分享”“点赞”“在看”都在这里,记得点击哟!留言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