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 原创】又到一年教师节

又到一年教师节
原创 李斌
又是一年一度的开学季,新的一学年即将开始,我们又能见到可爱的孩子们了;宁静的校园又会恢复到往日的生机和活力,我们又能听到朗朗的读书声,看到孩子们活泼快乐的身影了。
8月中旬以来,一些新闻媒体,就开始吵吵闹闹,经常会出现一些有关2018年的第34个教师节的一些新闻和消息。时而不时地强调落实国家关于教师地位待遇的各项惠师举措,落实公办中小学教师作为国家公职人员特殊的法律地位,健全中小学教师工资长效联动机制,优化经费投入结构,确保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工资收入水平。
一石激起千层浪。我们没有吃到羊肉,还落了一身的膻味。社会各层对老师的意见很大,我们老师甚至成为众矢之的,差点就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地步。弱势群体的老师被舆论推到了风头浪尖,任由国人的谩骂和指责。有良知的,还能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说些公道话;心里稍有些安慰。一些盲流(不知其怎么会写字,玩手机,可能是天才吧)恶语相向,恨不能把天下老师杀之而后快,工资强减为零,削职为民。总之说什么的都有,教师节成为教师劫,搞得人心情沉重和郁闷。
我们老师也不是吃食昧食的人。党和政府这几年一直在努力提高我们的工资待遇,我们常年在乡下工作的老师有了乡镇工作补贴和生活补贴,生活幸福指数连年提升。工作环境和前多年相比,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但比起公务员来讲,我们没有交通补贴,没有十三个月工资,没有年终奖金。我们没有朝九晚五的固定工作时间,相对而言工资低,待遇差,又不是政府的职能部门,自然而然社会地位低下。在其他待遇上,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相比,我们事业单位的人就是后娘养的。公务员晋升现在论年限,论资排辈,就是普通公务员的晋升渠道也是畅通的。而我们教师评职七卡八限,人为制造障碍,许多老师退休也混不到个高级职称。很多老师的评职都是一部屈辱史,有几个老师没有违心地请过客,送过礼。有几个老师没有为年终考核优秀,师德师风优秀,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吵架上访。我们县财政工资发放还算可以,迟三慢五,倒也没有拖欠。虽无其他补助,我们老师也本分,理解政府的难处,没有到政府门口拉横幅,走极端,讨要工资提高待遇。比如说交通补贴,已经给各学校教育局任命的领导兑现了,我们普通教师享受交通费的日子也不会久远了,政府不会拉下我们一群下苦的老师不管的。
作为教师,我们坦诚确有为人之师者,丧失了职业道德,一心向钱看,甚至泯灭了人性底线,把罪恶的双手伸向了自己的教育对象,毁了孩子的一生,也把自己送进了囹圄,毁人名誉,断送了自己的美好前程。还有一些没有良知的好事者,以点带面揪住个别负面事件,推波助澜,落井下石,欲置老师死地而后快。严重地伤害了我们广大教育工作者的尊严和工作热情。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们大多数一线老师不管何时何地,都能踏踏实实以学生切身利益为重,认真施教,依法施教,恨铁不成钢,恨不能把自己的满腹经纶全教给自己的学生。然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我们现在的下一代如温棚里的花朵,不能批评,甚至说不得,真以为自己成了祖国的主人,由父母的掌上明珠,成了我们老师的祖宗。我们老师现在教育学生如履薄冰,稍不注意训诫方式,轻者家长就会找学校的麻烦,去我们的上级部门告状。重者无辜挨处分,调离工作岗位。更有极端者,不惜违犯国法,对老师进行人身伤害,甚至丢失性命。寒心呐,我们许多老师对学生的歪风邪气,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失去惩戒权的老师就是泥菩萨过河,那还敢真心实意地管学生,搞教学!现在几乎见不到手拿戒尺,眼中有光的老师了。严师出高徒。我们一味强调平等,学生和老师的平等,只能助长学生的懒惰,任性,没有担当,担负不起强国富民的使命和责任。耽误了几代人的前程,阻碍了祖国发展的步伐!国之不幸也!
毕竟一颗老鼠屎,害了一锅粥。我们百口难辩,许多修养造诣高深的国级省级大官都难拒诱惑,在金钱美女面前轰然崩塌,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就是我们觉得神圣而伟大的太阳,他也有黑子和耀斑的时候。我们无需讳疾忌医,投鼠忌器。虽然各行各业都有行业败类,但由于我们的职业特殊性和我们的职业神圣性,容不得我们的工作有半点瑕疵和差错,轻一点误人子弟,严重点毁人终身。我始终相信一个老师的过错,对人所造成的心灵伤害是永远无法用金钱弥补的,就是千刀万剐,也难解家长的心头之恨。
固然我们教师队伍中有害群之马。但我们不能一叶障目,不见森林。虽然还有一些教师职业操守急待提高,职业道德修养苛待提高,教育教学能力良莠不齐。但我们还是要相信99%的老师是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尽心尽力履行好自己教书育人的神圣职责,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自己热爱的教育事业。尤其是在农村艰苦环境下的默默无闻的乡村教师,他们用自己的汗水和心血,把一个个来自困难家庭的穷孩子,培养成一个个中华民族复兴的助推手,改变了一个个家庭的面貌,改写了一个个家族的命运。这些乡村教师用自己可歌可泣的故事,在书写着新时代,一群群虽没有经过硝烟战火的最可爱的人献身教育的新华章。我们身边有许许多多担任多年毕业班的老师永远把自己的生命定格在四十多岁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上,还有很多老师刚退休就身患重病,与世长辞,不能安享天伦之乐。我的岳母,我的远房外甥,我的初中的物理老师,一个个把工作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都因长期劳累过度,积劳成疾,小病拖成大病,英年早逝,让人痛断肝肠。逝者已去,我们活着的老师的健康谁人关爱?我们的教育官员只会机械评比,简单排名次,强制给老师划等级,进行末位淘汰,哪管老师的身体健康与死活。应试教育摧残的不仅是老师的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更重要的是毁掉了孩子的童趣,毁掉了一个民族的未来和希望。我们老师在高压政策下,只能委屈求全,用命来换取自己的名次和质量!无奈啊!
一个不尊师重教的民族,永远是没有未来的民族。国家改革开放,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经济空前繁荣,淡化了国民思想教育,造成了严重的诚信和道德缺失。只要国人肯吃苦,一年赚个十万八万不是什么奇闻。比我们这些拿死工资的教师赚多了。现在社会,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不管你的职业是否神圣,一切看你的收入。让我们难于理解的是许多人走出了校园,有了一点小小的成功,兜里有了几个毛爷爷,就目空一切,甚至忤逆不孝,遗弃父母,遗忘亲情。欺师灭祖更是拿手绝活。什么师生情,教育恩,早抛到了九霄云外,如何记得苦口婆心,手把手教会自己如何做人,增长知识的老师。铁打的学校,流水的学生。难得有一群老师还把教书育人当成自己神圣的天职。既然我选择了这个职业,蜡烛成灰,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我义无返顾,无怨无悔!
又逢一年教师节。只会诋毁埋怨老师的人,你们扪心自问,哪个人不是老师的学生,作为一个曾经的学生,你有对老师的行业了解多少。我们老师不需要什么同情和怜悯,我们个个都是曾经十年寒窗苦读,九载熬油奋斗的国家全日制大专院校的毕业生。我们不是空降部队,有着铁证如山的人事分配文件,有着国家承认的专科本科学历,有着过硬的专业知识。对自己的职业充满热情,对自己的学生充满关爱。我们无愧于自己的良心,我们无愧于自己的称谓。我们应当得到全社会的认可和尊敬。我们希望是有尊严有品位的“孺子牛”,若不是不顾健康,没有生活质量的,耗尽精力的“成灰蜡烛”。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我们不是什么县市的教学名师,不是德育标兵,我们只知道扎扎实实上好自己的每一堂课,倾尽全力让学生每一天都学有所获。从没有想着拉关系走后门,做违背自己人格尊严的事情,或者进城或者改行,或者当个学校领导。就这样迂腐而默默无闻地在自己的家乡度过了二十八个春秋。近三十多年中我和身边的每一个老师一样,早上鸡还没有打鸣,我们六点就起床,清点学生人数,生怕错过一个学生,因为一时的疏忽,就可能耽误一个学生的性命。
前多年的冬天,农村的取暖还主要依赖炭火,我们千叮咛万嘱咐,但还有一些学生,就是疏忽大意,对安全防范轻描淡写。有一年冬天的清晨,我的一位班主任同事,在晨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学生无故缺席,自己亲自摸黑跑到这个学生住宿的地方查叫,当时看见学生胡乱睡在床上,再叫没有一丁点反应,只好砸开屋门,屋内臭气难闻,煤气味特浓,该同学已是大小便失禁,重度昏迷。情况十分危急,该老师临危不乱,和房东一起把人送到医院,医生说再迟到十分钟,就是送到西京医院的急救科,请最好的教授也回天乏力啊。
安全重于泰山。我们老师严谨务实的工作作风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正是对自己平时的严格要求才有对学生生命的珍爱和呵护。这样的事情在我们教师中很普遍,很普通。这样负责人的老师,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正是有许许多多这样的良师,我们的家长才敢放心地把自己的孩子交给我们老师教育。试问三百六十行,除了教书育人的老师,还有哪一个行业从早上六点起床,一直工作到晚上十点。试问现在这个社会还有谁能把学生的前途看得比自己的孩子前途更重要的人?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又到一年教师节,我自信有很多学生会送来祝福的短信,有许多来自朋友的真诚祝福。虽然语言简短,却足以安慰老师的心田。虽没有官方表彰大会那么隆重,却是对一个老师辛勤付出的肯定。我们虽然不是翁同龢,徐特立那样的名人名师,我们依然用自己的生命在倾心教育国家的教育事业,让孩子们堂堂正正做人,用所学专业学识,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美好的生活,为国家的繁荣发展,贡献他们自己应尽ā的力量!
又一个教师节来了,我希望这是我们所有教育工作者的节日,而不是少数先进教师的节日,不是少数优秀教师的节日,不是政府官员教师节慰问活动的走秀,更不是冷落广大普通教师的节日。我希望各级领导不要干扰正常的教学秩序,少点检查,少点评比。我们就是普通的老师,多给我们业务指导,给我们一个宽松的育人环境。让我们聚精会神地研究学生研究教学。不管有无教师节,我们都在教室里,兢兢业业做我们该做的工作。不管有无鲜花和掌声,我们都在认认真真地策划着孩子们的美好未来!不管待遇如何,只要生活能将就过得去,我们就是一群工作起来不要命的普通教师!
2018年9月5日于石坡中学
作者简介
李斌,男,1968年人。石坡中学高级教师,洛南县诗联协会会员。爱好写作,笔耕不辍。有作品在微刊发表。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 艺 顾 问: 李江存 王养龄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刘新民
萧 军 郭博元 吕文斌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 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 王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
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征稿启事: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原创文学净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