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 高举阁2020夏(5·6·7月)优秀作品选

优秀作者:
白旭初 刘东宏 刘金国 李不嫁 余仁辉 李协军 曾丽君 向伟
周碧华 杨亚杰 田园 红蝶儿 陈学珍 蔡雨岑 仁慈居士
王成宗 余志权 布领丽人 张先军 余小亚 熊芳
——————————
评优标准:原生、素朴、富含人间烟火气,阅读量超168且有读者留言品评的诗文,评为优秀作品,可颁发证书,推荐至《桃源诗刊》《仙境》等纸质刊物或报刊。

刘东宏,笔名桃花烙,安徽省作协会员。喜分行,爱做梦。活着,写诗。诗观:真情,唯美,纯粹。作品散见《诗选刊》《诗歌月刊》《中国诗歌》等刊物。获安徽省枞阳县政府首届方苞文学奖,中国李白诗歌节三等奖。

每一朵桃花都是水穷处(组诗)
文/刘东宏
@桃花
每一株桃树都是水穷处
你还来吗?在春天
没有一朵桃花是幸福的。年年岁岁
对人间,准时亮出血色与葱茏
如果你闪出,如果
你开口说话,那就是喜极而泣
@桃花宴
爱上春天。爱上桃村
爱上表妹们,她们脸上的春事
比桃花红,比泉水亮
比炊烟飘逸,桃林绕溪而行
沿水安置了朝代,上联,鹿鸣
酒杯在水上,羞色在杯中,随意喝
你要骑白马,白鹤晾翅也行
从青草上来。记得带上金陵城的旧折扇
王朝的誓言,长亭和短亭边的蝴蝶
还要交出绝句,下联,少年。就行了
喜鹊在桃树上叫
石头发芽处,亲一下酒窝,桃红会一片片往心上飞

@花瓣上浮动的光影

雨水已然打开前朝与往事,雨声
收藏了所有的来路
见证
守住夜晚的人,一直
走在三月的路上,听见
桃花盛开的声音,看见
有人从花瓣上飘出
替他掩上久病不愈的柴扉
替他拂去无药可救的悔意
给他春天的眼神,让他
独自托着颌骨
通向花语,更深的梦
微醺里。放下
人间,断肠
放下隔世的时空与江山
一遍一遍叫一个人的名字,
旁若无

@诗酒
桃坞无愁,山水忘忧,席地而坐者皆高人
自备春风,桃李,月夜
相见欢
席间必有可心之物
金波有翡翠之明,欢伯有通乐之术
一杯见礼,二杯幸甚,三杯通大道
道有锦绣,团扇,羞色
杯中漾着节气,人间,朝代的花边消息
四杯人生。五杯如意。六杯顺水
七杯必掏出怀中的暗喜和钓诗钩
口说山寺,律诗,绝句
通向楼阁的雨声,晚风,东晋的竹林,七贤的朋友圈
@微醺年代
流行臆症。
桃花遇见月光就开,坐在树上的女子咯咯地笑
小桃,小桃,有人喊你,也有人喊她
倘若喝下醒酒汤,都是小狐,小仙,小娘子
从聊斋出来
天生丽质,是你喜欢的样子
眼皮重。梦还可以长一些
狼毫蘸酒写小楷,一个人的清平乐
红袖挑灯,江山和社稷就是你的。谁知道呢

刘金国,68年生于湖南临澧,笔名说话的云。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新乡土诗歌研究会副会长,毛泽东文学院第十三期中青年作家研讨班学员。出版诗集《说话的云》《撕夜》《百花诗描》等多部。获第八届、九届丁玲文学奖,常德市原创文学奖。

@把我埋进桃花源
一千次一万次梦里的桃花源
已被还原
五柳湖在,夷望溪在
豁然开朗的秦人洞在
只等我出现
我来了
带着十分求证
带着千年宿愿
急切的心情不可待
只求一口气玩转
听稻穗扬花,看鸡犬相闻
爬一爬南山
划一划小船
没糯米酒不要紧
摘下云朵儿当一顿风餐
能穿越
做一次秦人更好
无论魏晋,不知有汉
历史本是竹简做的
只当从中剪去一段
催老牛踏青,捉小哥扯淡
教溪水唱歌,陪雀儿作欢
累了倒头睡
梦里无事
直把炊烟吹成直线
不用思考
让大脑空成沙漠荒原
当自己是棵桃花种子
埋进桃源深处
开不开随便

@烟雨沅江
春天看沅江
怎么看怎么风韵
怎么看怎么新鲜
从郑家河切入
围绕营盘洲游一圈
关于个性,关于魅惑
可以感觉一半
如果邂逅一场雨
就会更饱满
雨中的江水照得清人影
笼得起轻烟
垂柳、芦苇、滩涂
穿石、泊舟、悬棺
统统被东风谱成曲,广为流传
如果再来一群诗人
那就更卓尔不凡
个性的沅江被个性的骚客渲染
马上有思想
马上有主见
即便随波逐流
也可以吵醒洞庭,弄疼君山
注:2019年5月4日,常德市诗歌协会“拥抱春天·奉献爱心”诗歌采风活动如期举办,40余名常德本土诗人和媒体人齐聚桃源县郑家驿镇。活动除对黄家湾图书馆进行捐书之外,还考察了民俗农庄,参观了木雕馆藏,就近在沅江乘船游览。泛舟沅江时适逢喜雨,特记之。
@桃子熟了
远远望去
青油油一片
你看不见绿叶中的硕果
想象得出硕果的清甜
一棵桃树就是一个人生
每个成熟季觉得时光短暂
多数时使劲地揣着孕育梦想
站在原地看
看云卷云舒
看时光变迁
种桃人来了去,去了来
桃树只求别让梦想把腰压弯

李不嫁,男性公民,1966年生于湖南桃花江,因其诗作的特立独行而被称为湖南的老诗骨。

@昌耀墓前
我已经不年轻了,也就是说
我的膝盖老化严重
这一跪,要费很大的力气
才能从尘埃里站起
而普天下的黄土都是腥的
桃花源里可耕田哪,但我不跪你
我从未屈膝的大半生
不跪天,不跪地,也不跪皇帝
就像你坟山上的草木,被山火烧得乌黑
也还是相互搀扶着
各自开花结果,尤其是桃树
低矮、曲折,替我们吐出
人间的点点血迹

@晋太元中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陶渊明《桃花源记》
武陵人捕鱼为业
而鱼把他当宿敌,恨不得溪水枯竭
而后世人把他当父亲
作为自然遗产的发现者,他担得起这个名号
我见过那佝偻的雕塑
一顶斗笠,一蓑烟雨,一把小胡须
一个普普通通的渔夫
看起来,不像个撒谎的样子
我见过很多处桃花源,都把同一篇文字
刻在醒目处
但我从不害怕迷路
通往桃花源的路不止一条,离开的路也不止一条
2018-6-23

@故渊湖
一个奇特的名字
在桃花源古镇,山山水水
似乎都扯得上故去的陶渊明
我们环湖漫步
辨认开败的水葱、菖蒲和梭鱼草
但春天早已洗手不干
我希望你记得这一个黄昏
远山如黛,细雨空濛,短暂而惊惧的人生
像一只蝉蜕悬挂在树上
那惊扰我们的野鸭,数来数去
也仅两只:有一只飞过头顶,有一只是水中倒影
2020-5-19

余仁辉,1975年1月出生,湖南汉寿人。湖南省作家协会、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诗作见于《诗探索》《创作与评论》《中国诗歌》等报刊,著有散文随笔集《余味》、诗歌集《时光散落》《良宵》。获第九届、第十届丁玲文学奖。

@桃花
桃花流水而下
在诗经里打了个旋
在陶令的笔头上发了会呆
天一擦黑
就落脚子在这个山坳了
早无战事消息
桃花耐不住寂寞
站出洞口倚门回首
一茬茬的念想
云朵般聚集
寻源不着缘却到了
燕子和春天轰轰烈烈地初恋
以一枝桃花为媒
满村庄炸开喜讯
扑上两腮桃红
吹鼓手气力不够
从沅江里抄口水润喉
三个太阳一起晃眼
桃花朵了朵唇
看热闹的少年就闪了腰
2011.03

@西安之漂
温暖的橘黄
山涧里逐水而开
这一朵是你的
那一朵是他的
我们的一朵
就挤在怒放的一簇中
茫然未知的云
咬了咬牙
一桨拨过去
掉头闯进宁静的幽深
顶上的一线天
牵引着深入或突围
把些忧伤撞碎了
把些烦恼搁浅了
把些矜持打翻了
把些伪装撕裂了
在连三潭猛呛了几口
大笑一场后
咳出满滩的鹅卵石
终于把自己
彻彻底底地交付给了
这溪陌生的水

@三闲居
乌云在头顶,它为什么有界
是和白的界限,还是和雨的隔膜
因为不懂所以痴迷
并奔向它,要在它的颜色里
结个屋子,如三闲居
三闲居有道人的味道
气定神闲,俯瞰一条马路和一条河
马路上流淌着外来的风声
河里流淌土生土长的天青色
竹叶上嘀嗒糍粑的香
刘老树的茶,海拔比山还高
一出手就盖住了乌云界
田桃源在这里策了个粑粑节
民间刺绣与木雕挂做上下联
“书生蕉叶雨,文韵桂花风”
我怀疑它就是唐诗里
虚掩的门扉,让我步步回头
2019.01
【选自作者诗集《良宵》,光明日报出版社,2019.05】

李协军,曾用笔名雪君,1971年8月出生,湖南桃源县三阳港镇九庄堉村人。96年出版了第一部诗集《星星的期盼》(四川民族出版社),诗作入选《中国当代诗人诗选》《深圳最美诗歌》等选集。迄今已在《星星》《湖南文学》《中国教育》等报刊发表作品千余篇(首)。

静静站立采菱城边外1首
落脚的那一刹那
一缕清脆的破碎声传响田野
一片黑不溜秋的瓦片
流出了黑色的血液
我明白采菱城的百姓及郁郁苍苍的树木
乃至一望无际的庄稼和苍翠的青苔
就是吸吮了这浓浓血液茁壮成长
它长期与沅江水及泥土亲密粘合
结成了厚厚的采菱城文化层
我蹲下身来,手捧一把黑土
分明看到一粒销蚀为尘土铁屑
我读懂那是戈剑残留的不屈灵魂
熊绎筚路蓝缕,逐水而居
打砸石器,渔猎为生
用长矛割断紫藤栽种粟米
楚武王开疆拓土,派兵伐罗绞
逐鹿中原,竭殚于一棵满树下
莫敖屈到构筑采菱亭
从此白马湖畔荡漾采莲曲
楚平王为霸占秦嬴灿烂的笑容
挥手民工栽种一望无际的荷田
湖边飘过只只柔情的采莲船
从此,莲成为一种多情的植物
时而生长楚平王贪魇的心思
时而摇曳美妙绝伦的梦语
当欲望压倒人间的伦理道德
帝王的霸气刺破明朗的朝霞
一些凶残的果子在蠢蠢欲动

●采菱城悲歌
青春妙龄嫁给了老气横秋
身居重阙的嬴氏因此郁郁寡欢
为了让行乐宫的天空升起太阳
便广集桃源工,纳天下良材
装饰白马湖出水芙蓉的美景
一座采菱城在暮色里悄然拔地
一座巍峨城池的崛起
凝固了无数滴眼泪与血水
楚平王站在城头挥舞霸气
凶残的皮鞭打落朝阳
火红的光芒掉入沅江波涛
酽酽的血水溢满江堤
硬朗的挑夫压弯脊背
担着清冷的月亮摇晃归家
老实的窑工抹落额头的辛酸
滴滴汗水浸湿器皿金亮的釉光
砌墙工将委屈的泪水拌入砂砾
一砖一浆地拼接霸权的厚墙
采菱城城墙插满猎猎旌旗
磨刀霍霍,楚勇擦亮了杀敌的武器
舟师威武,木船荡漾着出征的豪情
护城河连通了驶向夜郎的船路
平王率领将东巡,破梁慑吴
攻占钟离和巢邑,望师怯步
威武的楚军浩浩荡荡地挺进着
可惜荒淫掏空了平王的身子
霸业未成遗恨离世
又因听信奸臣谗言灭门伍家种下祸根
吴王浩荡伐楚
伍子胥掘开平王墓鞭尸三百
巍峨的楚王权一截截倒下去

曾丽君,曾是迎接新生命的天使,现在是退休在家的老太太,偶尔会想写诗,写生活的美好!无奈从医三十多年,磨光了曾经的一点灵气。

等你
文/曾丽君
春天
我在五柳小镇等你
那里片片桃花芍芍
五柳湖旁杨柳依依
水溪桥上看
人间芳菲茕花草长
夏天
我在遇仙桥等你
凉风习习
听泉水叮咚
看方竹茂盛
山青水秀
享竹林静谧
秋天
我在水浒阁等你
夕阳西下
沅水波光粼粼
白鳞洲上吹烟鸟鸟
夜幕下点点灯火
小河里桨声四起
听渔歌晚唱
冬天
我在高举阁等你
远眺白雪皑皑
大地冰封
林间松树挂满雪花
阵阵微风
冰凌击乐
我们打雪仗,玩玩游戏
总之
春夏秋冬
擂茶飘香
我都在桃花源
等风等雨等你

向伟,自号莫林居士,70年代中期出生,湖南桃源马鬃岭人。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诗歌入选《中国新诗选2014年卷》等,出版诗集《六楼的记忆》。

◎沙洲河怀揣一把利刃
我要在逗号的后面摆上一把椅子
让时光来一个停顿
让沙洲河也来一个停顿
找不到更快的马逃脱之前,这是唯一能做的
我知道,凡是到过沙洲河的心
都不能完整无缺的回来
游鱼、山峰,翡翠一样的深潭
它们都藏有锐利的刃
相反,石头倒是圆头圆脑的
痛的地方,看不见伤口
像朝前走的时候,看不见后面的灵魂
镜子里也看不见
除非设计一次,相邻于水边的重逢
说出这些词语。算不算
观音寺的春天,我走漏了风声

◎穿心岩
是谁
将你一箭穿心
时光走了
流水也走了
只有你还在原地
捧着一颗受伤的心,站立
春花不曾负你
山鸟也不曾负你
但是你还在原地
捧着一颗受伤的心,颤栗
五溪的蛮民们把你的伤口
视作天梯,日夜膜拜
勇士的骸骨高置,几千年了
却还在原地
与你一起,战栗

◎成功坪·夷望溪
那条多情的河
时常在梦里流过
不知是谁将桂林的山移种在河的两侧
再将一湾金黄铺成毯
被山和水围城的小小寨子
就隔在了云彩的对岸
多少年后
我终于寻觅到此
涉江的期盼
绷紧在颤悠的纤绳上
也羞落进澄碧的倒影里
当林间的笋拔节成林
当蛙声和鸟鸣相和应
当摇曳的水草连同山间的风
也一同在春天沉醉
我却只能在远处
轻轻地想你

◎与麦家河有关的断想
为了心上那枝摇曳已久的红莲
我蠢蠢欲动的旅程,溢出了酒意
终于顺着午后荷香的指引
在麦家河简易而逼仄的机场得以起降
麦市村的夏蝉,是一群尽职的台词演员
用几个声部将一篇酷暑,密密麻麻的朗诵到黄昏
睁大眼情,努力寻觅一朵属于我的莲花
可紧要处的几个特征,明显对不上记忆的口型
几千年过去了,那些温润的荷
还是一幅正人君子的模样
有些,还染上了新近流行的羞怯的婉约
这恰恰是我非常在意的颜色
这令我怀念多年前的麦家河
从沙坪镇上放下来成群的大船,垛满了齐整的竹篓,和富得发亮的语音
把高山茶园里,一季季翠绿的心事
压制成暗黑的方砖,作为拯救另一个民族的使者,远行
那些船工们健壮身体上的短衫
被沿河吊脚楼上慵懒多情的眼神,一把扯断
而机场上一阵阵巨大的轰鸣
轻易就盖住了,沅水和澄溪几百年来一路风云激荡的纵与横
在一块石碑前驻首
大声念出来的文字,让历史重新滚烫
可是,飞机场与荷花有什么关系呢

【选自作者诗集《六楼的记忆》,团结出版社,2017.5】

周碧华,60后。湖南安乡人,新闻与文学两栖,国内网络名人。1984年于湖南师大中文系毕业,任教桃源师范多年。诗歌见于《诗神》《诗刊》《星星》等刊物。出版诗集《涉江之舟》《逝去的雪》《用雪捂热一个词》。

@沅水在我身边悄然流淌
把课文剖开露出层次
我带领学生一遍遍进入一些事物的核心
这种过程
我总得认真对待形容词和关联词
接触它们我感到世界的深邃与复杂
而沅水就这样在我身边悄然流淌
不动声色地带走了我的歌声和青春
清澈的沅水
映照出我的容颜和现状
什么时候对岸的山岗已经长高
茂盛的林木受恩于哪一场雨水
这么多年我对沅水的歌吟充耳不闻
深陷于课文的教导中
青苔已将我的内心吞噬一半
沅水!沅水的沉默唤醒了我
表象的沉默比刀刃更尖利
拔开涟漪我聆听到屈子涉江的声音
他的身影如一只白色的渔鸥
与蓝天与大地之间
在文明与愚昧之间
掠起真实的浪花
溅起的回声响彻千年
离开僵化的岸我涉足水中
感受到生命的流动是何等美丽
沅水啊
请把我淹没一次
让我呛水让我沉浮
让我在旋涡般的生活中
露出崭新的面孔
1992.12.11于桃源

@祭昌耀
我和志权兄抬着花篮
就像抬着命比纸薄的昌耀
命比纸薄的昌耀啊
他的文字力透纸背
幸亏他没有携带一首诗
不然我们爬不上葬他的小小山岗
2001.4.5于常德

杨亚杰,笔名雅捷,女,常德市文联调研员,文创二级。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理事,湖南省作协全委会委员。诗文散见国内外多种纸媒、网媒和选本,出版诗集《赶路人》等四部。诗《蔡桃儿》镌刻在中国常德诗墙,《好想丝弦妹》等多首歌词被谱曲演唱或播出。作品曾获丁玲文学奖、湖南省“五个一工程”奖、文化部群星奖等。

约会桃花源外2首
□ 杨亚杰
来来来来,来来来
快来约会桃花源
穿过这秦人的古洞
就是传说中的福地洞天
竹廊里吹吹山风
木屋里看看笑脸
桃花烂漫开得短暂
哦,快捉住身边的春天
来来来来,来来来
快来约会桃花源
听见你无声的呼唤
就是传说中的常德丝弦
小调里柔情似水
板腔里豪气冲天
溪水潺湲流得舒缓
哦,来荡漾心中的波澜
约会桃花源
让岁月重新发芽
约会桃花源
让梦想再次扬帆

◎武陵人的桃花
秦人没了,洞还在
溪水没了,源还在
藏在灯火阑珊处
春风一来,便蓦然回首……
田野,笔名田园,70后,祖籍湖南桃花源,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喜诗歌、摄影,为人简单真诚。
●春水流
来,来我们的沅江
春光正好,可枕沈从文的文字
找找梦里水乡的诗意
还有爱情
这条可慰心灵的河流
温暖,恒久的热力
一波波,春心荡漾
那些绵绵故事流淌不休
春水流,花正开
海棠,桃花,樱花
朝着江的方向,等轻舟
等网,网住跳动的春心
还能遇到雨敲蓑衣,雪地沆砀的场景么
这一场花事期待已久
武陵人的情愫
如江水的涟漪,微澜
忘掉该忘的
记住该记的
在这个浪漫的春天
和春水一起吟唱
●六月
六月草长得快,气味熟悉
几十年如此,浮躁,招摇
花呢,过了浪漫的春
变得严肃,想躲开拥挤的人群
雨一场接一场,认真洗濯
有些煽情,流些伤感的泪
一次次浇灭冲动,湿漉漉的孤独
肆无忌惮生长
安静一下,六月的语言铺陈繁复
霸占了绿,森森
不要夺走朴素和简单
风吹开了忧伤
已经开始收获,挑拣一下
留些原生态瓜果,好好滋养

悼念安平老伙计
文/仁慈居士
你在猫儿洞里时
我还能盯着地图,从经纬线上
看到你的眼
你随冲锋号跃出战壕时
我能从枪林弹雨的流光里发现你的脸
你班师回朝时
我高举红旗迎接你的凯旋
这次,你悄悄地走了
走的那么突然,问天问地
才知道你去了遥远那边
同学们悲痛,老伙计们泪流满面
兄弟啊,你屏蔽了信号
再也没有你的留言
你爽朗的笑声从此断了线
同学聚会缺了你,举起的酒杯
再也听不到你的发言,老伙计呀
你一个人远行,路途寂寞
就去南国的烈士陵园
看看你长眠的战友,和他们聊聊天
我们会把深深的怀念
留给月亮
埋在青山
2020.4.17

@可怜的老船
你曾经在朝霞里扬帆
让渔家女人的目光在大海流连
你曾经披着晚霞
把收获堆满港湾
你曾经在浪尖上舞蹈
身轻如燕
你有过许多的故事
你有过荣耀的昨天
你在岁月里踏浪
你在无垠的大海打下一片蓝天
你喜欢风和日丽
你喜欢潮汐把你送回到那袅袅炊烟
如今你孤零零地躺在了芦苇边
野草替代了你的风帆
过去的风光也已锈迹斑斑
风烛残年的躯壳
深深地陷进夕阳西下的地平线

————————————
赵杰,自封仁慈居士,湖南慈利人,早年教书育人,后改行从业金融,2017年6月入【高举阁】学习写作,先后有诗、散文、游记等拙作在【高举阁】 【华语有约】发表。现在广东珠海,爱好文学、摄影、旅游。任《高举阁》副主编,《桃源诗刊》执行主编。
——————————————
在山坡上,扯猪草的小女孩也在等,青青的禾苗在等,在等灵魂只要进入山村,光阴就慢了下来
…….
01
遥远的事
那时候我觉得长大是遥远的事
那时候看着别人穿高跟鞋是遥远的事
那时候说恋爱是遥远的事
现在觉得童年是遥远的事
现在要对母亲流泪是遥远的事
现在要看着一只蜗牛慢慢地爬是遥远的事

02
一生
我已经在想象中度过了一生
四十岁的样子
五十岁的样子
六十岁的样子
甚至死的样子
我努力在想象之外活着
不想在盖棺论定的时候
只是别人的一生

03
寂静
只要进入山村,光阴就慢了下来
在等灵魂
青青的禾苗在等
在山坡上扯猪草的小女孩也在等
一口水井是一面镜子
一座老屋是一座庙
一张老脸是一个神明
一群坟墓是一个家族,在等亲人团聚
一群坟墓是一个家族,在等亲人团聚
一张老脸是一个神明
一座老屋是一座庙
一口水井是一面镜子
在山坡上,扯猪草的小女孩
也在等,青青的禾苗
在等,在等灵魂
只要进入山村,光阴就慢了下来
END
作者
熊芳,87年生,湖南桃源人。青年诗人,曾参加《人民文学》第五届“新浪潮”诗会。组诗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扬子江诗刊》《汉诗》等,入选多个年选版本。曾获“人民文学?紫金之星”奖、台湾叶红女性诗歌奖、常德原创文艺诗歌奖等。现为常德日报社记者。
在看在转;向真向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