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随笔】广华:给自己造坟的人

给自己造坟的人
文/广华
4月中旬,加油站迎来一位开雷丁电动车的长者,加了10块钱的92#汽油,看似曾相识的面容,遂询问:“您是XS的父亲吗?”
得到肯定的答案,又追问:这么多年,怎么没有他的消息?不想戳到老人家的疼处,他告诉我,他的儿子20多年前已因病去世。我顿时无语,那么浓眉大眼,活蹦乱跳的小伙子怎么就没了呢?我弱弱的安慰了他几句,他开着车走了。
过了几日,他又来加油,此时我正加着旁边的车,大老远打了声招呼,他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示意他说不出话。我加完油,走近他,问他是否因为感冒造成喉咙痛。他摇摇头,用沙哑的声音告诉我,他42岁的女儿因脑溢血突然客死广东了,我一脸愕然,想想老伯该是伤心欲绝,哭得失声了吧。

三日后,他又来了,央求我给他的铁桶里面加点油,按常规肯定不行,我问他何用,他很无奈地告诉我,他想给自己造坟,山上没供电,既无照明,造坟机器也无法开动,只能用汽油发电,我鼻头一酸,悄悄破例给他加了一桶。对于一个这样的老者,我不忍拒绝一个这样的要求。
我曾经考究过死无葬身之地这一说法,到底是无地可葬,还是无人帮其下葬,到今日我也不得而知。老人儿女双全,本应尽享天伦之乐,无奈造化弄人,晚景凄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旁人如何能体会。

前天,特意去了一趟他的墓地,几分新翻的土地上种了一排排的小桂花树,地的下方造了一个四角亭子,放了一排的筒炮壳子还堆在那里,我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拍了个照,怏怏地走了。
人活一辈子,短短几十载,终归尘归尘,土归土。活好当下,珍惜眼前,才死而无憾吧!

————————————
广华,桃源人。已近不惑的农妇,向往抚琴侍花的安逸生活,无奈造化弄人,被生活打造成铮铮铁骨的女汉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