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情感】吴硕累:母亲 外1首 (诗)

母亲外1首
吴硕累/诗
母亲的头发苍白而凌乱
额头的沟壑一道比一道深
脸上的皮肤皱成了核桃壳
儿女们都让您
停下田间地头行走的脚步
放下手里的镰刀和锄头
可您总是笑着说还能劳动
太阳还未露头
露珠还在闪动
竹篮却已挎在您的肩上
您要给撒欢的猪儿一把青饲料
傍晚
您捧着瓜瓜豆豆
钻出您精心照料的菜园
那袅袅升腾的炊烟
飘出儿女们最爱的菜香
昏黄的灯光下
您架着老花镜穿针引线
拼出一张张又宽又长的油布
儿孙们笑您老古董
您说用油布晒粮省事好收
母亲啊
每一次回家去看您
您总是喜出望外
捧出早就收藏好的花生瓜子核桃……
桌面上的小山堆了一座又一座

母亲啊
每一次给您添几身衣裳
您总是埋怨花这钱干啥
每一次离家时给您一些零花钱
您总是说吃穿样样有
要钱干啥,留给孙儿念书吧
啊!母亲
您牵挂的总是儿孙们
何曾有过自己
(此诗献给我敬爱的婆婆)
2018.05.13中午写于母亲节

●三月,生命的殇
和风
推着细雨
在初春的三月
淅淅沥沥
绵绵不绝
我请浩荡的春风
呼唤天堂里的母亲
望母亲
再睁一睁眼
看看期盼中日见憔悴的儿女

三月啊 你
催生了河边的柳
催促了百花吐芳
你唤醒了冬眠的蛙声
叫醒了百鸟鸣唱
却怎么也喊不醒
长眠于青山脚下的母亲
三月 我怨你
为什么春暖花开的季节里
要把母亲活生生地从我身边拽走
让我们阴阳两隔
造就我
生命的殇
2018.05.12夜

————————————
下里巴人,语文教师,爱写一些散文、随笔、游记以及杂文。喜欢摄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