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即将消失的老树 (文/孙亚杰 诵/王小小)|第 234 期

即将消失的老树作者 | 孙亚洁 ·诵者 |王小小
老家门前有棵老柳树,它的年轮比我岁数还大。最近听说村上要在这块土地上搞建设,老柳树也即将不复存在了。
听奶奶说,老柳树的祖先在她娘家。那年春天,她坐娘家时带回来的一根柳棒准备做铁锨把的,无意识插到门前,结果柳棒竟生出了新枝条,她就没忍心拔掉它,小柳树就这样生存了下来。奶奶还说,以前门前是个羊畜市场,逢集好多牛驴骡马和羊都要赶到这里买卖,集市好不热闹,而这棵柳树就承担起了拴牲口桩的任务。好多年,它虽遭受过牲口的拉扯和啃皮,但却仍顽强的生长着。
说起柳树,它还与我的童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春天,柳枝发芽了,我和小伙伴们攀上树枝,剪下枝条,选择树皮没有痕迹的一小段,小心翼翼的将树皮脱成桶状,嘴对着一端用力吹,会发出响亮的声音,人们习惯称这个自制的乐器叫“咪咪”,我们称它为“柳笛”。做柳笛我是得了奶奶的真传的,所以伙伴们都没有我做得柳笛吹得响亮。
夏天,大人们经常在树下乘凉拉家常,女人们边聊天边纳着鞋底、绣着鞋垫,男人多半叭嗤叭嗤抽着旱烟。我们小孩子也跟着凑热闹,围着树身子追逐嬉闹,有胆大的孩子会像猴子一样攀上树梢荡秋千,吓得大人们直吐舌头。
爸爸比较严厉,那年我考试没考好,他罚我站到树前思过,恼火的我趁着爸爸不注意,就用脚踢打着树身,用手撕扯着树皮。现在想来也可笑,柳树又没有招我惹我啊!
这棵柳树还曾救过猫的命。那年,家里的白狗逮了一只免子,还没顾得上美餐,却不翼而飞了,它正在纳闷,却看见狸猫正在院子一角尽情地享用着,它飞毛腿般地狂奔过去,追着狸猫不放,危急时刻,狸猫抛下兔子,火速爬上了柳树,这才避免了一场灾难。
说来也奇怪,柳树先生的生命之顽强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那年我见它秃了顶,其实是爸爸把它的杆和枝条全据掉了,只留着黑黝黝的孤独的树身。当时我想不通,为什么要那样惩罚树呢?第二年,柳树身子长出了新的枝条,竟显得更茂盛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柳树和其它树不一样,过几年就要砍掉树头,不然树身一直长不粗壮,寿命也就不长。
后来,我上了初中、高中、大学,参加了工作,离开家的日子多了,与老柳树相距也就远了,只有过春节时,我才能看上它一眼。这些年它一直倔犟地站在那里,在风雨飘摇中它从未低过头,那股子倔劲儿,像极了年少时的我们。
如今小镇规划发展,便不能再有它的容身之地了,想来心中有些不舍和难过。军营里有句话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它在门前站岗多年,如今也该是功成身退之日了。只是不知多年后,门前又会是怎样的繁华景象,是否还会有人想起它,想起它挺拔的身姿,想起它曾带给我们的欢乐。但我相信它的根永远是扎在我的心中的。
作者简介
孙亚洁,女,1994.09,甘肃环县人,中共党员。喜欢旅行,摄影,写一点无关痛痒的青春,2017年参加工作,现为环县山城堡战役纪念馆讲解员。
主播风采
我是小小,毕业于江西九江学院,现就职于秦团庄中心幼儿园,喜欢画画,朗诵,阅读。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棹,forever8000(微信号)晓英。
文稿审核:毛向昀
音频审核:李彩霞 闫 莹
投 稿 邮 箱 : 179681861@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