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秀玲/文】青春印记 ——《盛世乡愁》征文展播

新朋友点上方蓝字“禹平文学”快速关注
青春印记
——《盛世乡愁》征文展播
乔秀玲/文
我们的青春,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没有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没有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没有华丽时尚的衣服。只有纯真的同学情,只有单调的上课、下课,只有一天两顿别无选择的糁子糊汤,再就是至今都铭记于心的甜蜜回忆。
我家住在石门镇和石坡镇的交界处,距离石门镇的中学都比较远。所以我的中学时光就是在石坡镇的商树中学度过的。
商树中学位于洛南县县城以北二十公里处,离我家四公里,也就是坐落在如今的禹平河畔、洛巡路边。学校占地面积大约一千多平米,大门外操场大约八百平米,操场东边就是禹平河,南边是通往老街约两米宽的大路,西边是老街道,北边是华星小学。两校之间是一大片玉米地和小学不规则的操场,还有一条一米多宽沿禹平河往北的小道,这便是我步行去学校的捷径。
我转入商中上学是在八三年初春。刚进学校和同学们都不熟悉,新的环境、新的老师和新的同学让我充满好奇。那时的商树中学,门前小河碧水潺潺,日夜流淌;河边柳树低垂,枝繁叶茂。河里小鱼随处可见,戏水捉鱼便是我们课余饭后随时都玩的开心游戏。因为每顿饭后我们要在小河边洗碗,不管天晴下雨,无论酷暑严寒。
我们的教室在校园的南边,三个年级,六个班级,我们班在那排教室的最西边。校园西边有五间房子,临街一间是男老师宿舍,紧挨三间是男生宿舍,这样便于老师晚上照管男生们住宿。偏北一间是一位女老师的宿舍,宿舍门前有一口水井,供我们几百名师生日常用水。井台周围有青砖砌的护栏,距水井三米多的北边是我们的灶房,和灶房一排还有两间老师宿舍,紧挨着三间女生宿舍。校园最北边是一排老师宿舍。
那时候,老师们一人一间房子,生活、办公都在那间小屋子里。吃饭也是和我们一起一天两顿糁子糊汤,菜是从家里带去的,不是酸菜就是咸菜,春天青黄不接,就吃冬天晒的萝卜干,但那时总觉得吃啥都香,每顿二两糊汤饭,总觉着没吃饱。只有再啃点从家里带的冷馒头,春秋两季还好,冷点照样吃着香,就愁夏天,馒头容易发霉,只能勉强吃三天,周三回家再取,一来回步行近二十里。冬天馍冻的硬梆梆,怎么也咬不动,只有把馍泡在饭里,二两糊汤再泡个馍,饭几乎是凉的,但依旧吃的怪香。宿舍没有热水壶,每天晚上下了第一节自习灶房给烧开水,中午没吃饱就吃开水泡馍,一年四季如此。
与教室同样大小的宿舍里,前后靠墙的地方,是两米长、十几米宽两个大通铺,几十个人睡在一起。夏天夜短,都怕迟到,远处的同学都住到学校里,宿舍挤的睡不下,每人只有五十公分宽的地方,晚上睡觉翻个身都困难。冬天冷,稍微近点的都回家睡热炕去了,只有我们离家远的,地方宽裕了,却冷得无法入睡,每晚几个人挤一起,先坐床上聊天,聊学习,聊生活,或是讲看过的电影,不知不觉老师就喊熄灯睡觉了。
每周一到周三,是我们丰富课余生活的最佳的时期。(那时一周星期一天,周六放假回家,周日下午到校。)谁买一本新作文书,大家都互相借读,如果和书的主人有点小摩擦,人家还不让你看,只有羡慕的份。谁学了一首歌,我们就在课间十分钟或饭后休息时间聚一起,教大家唱,一遍又一遍。谁看了一部新电影,也同样坐一起讲给大家听。反正就是一个人的开心都会和同学们一起分享。
记得有一个星期天下午,我早早就到了学校,刚踏进宿舍门,就听一个同学在给大家讲她昨晚看的一部叫《岳家小将》的新电影,讲岳家军多么足智多谋,英勇善战。讲银铃公主既漂亮又深明大义,讲的津津有味,大家听的既开心又羡慕。从此我就常想着有机会一定要看看这部电影。因为父亲喜欢秦腔戏,家中常有什么《杨门女将》,《小将呼延庆》之类的小说,我也跟着看了几部,非常喜欢里面那些长得漂亮且武艺高强的巾帼女英雄。更是敬佩那些忠心保国的热血男儿。
就在那年秋季刚开学不久,一个周日下午,北沟一同学说她村里演电影,正好就是《岳家小将》这部电影,我别提有多高兴了!于是就和几个要好的女同学约好晚上下自习去看电影。我们一路小跑到演电影的大场上,那儿已经聚了好多人,我们挤进人群,找了个勉强看得着的地方站着,急切的注视着屏幕,电影终于开始了。美丽的大辽草原,富饶的大宋河山,英俊潇洒、武艺高强的岳家小将。追击,撕杀,人欢马叫的战斗场面,看得我们目瞪口呆。不知不觉中电影演完了,而我们还沉浸在剧情里,边走边开心地议论着电影里的情节,等回到学校门口却傻眼了:大门已经关闭,校园里一片漆黑,这可咋办刚才开心激动的心情一扫而空,只有无尽的惧怕和深深的无奈。正当我们手足无措时,街道一位路过的大叔看见我们几个蹲在墙根,就问;“你们干啥去了,回来这么晚,大门都关好一阵了。”我说去北沟看电影了。大叔就说:“你们这些娃就不让人省心,黑灯瞎火的,出去多不安全,要出个啥事咋办,以后再不敢这样了,这要让父母和老师知道得多担心呀!我扶你们翻墙回去吧!”大叔把我们从那扇从未打开过的后门旁边一一扶上墙,踩着墙上的青砖小棱,慢慢爬下去。最后就剩F同学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别的原因,还没到墙根就松手往下跳,“扑通”一声掉在地上,吓得我们异口同声问她,有没有摔着她说没事,只是觉着屁股疼,我们急忙扶着她向宿舍跑去。第二天早上起来,F同学说腿疼的厉害,一连几天她走路都一瘸一拐地,还不敢给别人说,只有我们几个知道。
刚上初二时,体育老师教我们练少年拳,先让我们练习蹲马步,一连几个星期练习,许多同学都喜欢上了这个体育项目,我更是喜欢的不得了。恰在此时,我认识了开朗活泼的H同学,她喜欢杂耍、拳技,全然一副假小子模样,与我非常投缘。一个星期天下午,H同学高兴地告诉我,她学了一个练下腰的好方法,让我跟她学着做。在她的指挥下,我抓紧宿舍墙根的旧课桌,然后试着把身子往后背,下弯、再下弯,正当我专心下腰时,“咣当”一声,连人带桌子都倒在地上,倒下来的桌子不偏不倚刚好砸在我右脚上。当时我顾及不了其他,剧烈的疼痛不由我放声大哭。当同学们七手八脚把我扶起来时,整个右脚已经麻木,疼得不敢着地。一个多小时后,脚踝肿了起来,鞋子彻底穿不上了。脚踏在地上,就像踩在一团棉花上似的。一连好多天吃饭、洗碗都是同学们帮忙。周末回家,原本半小时的路程,我一跳一拐地走了一个多小时。当然,免不了父母一顿责骂。
五年的初中(我在初三补习了两年)在愉快的生活中不知不觉的度过了。那些年,教室里、操场边、小河旁……无不留下我们青春的记忆。想起当值日生时打水扫地,不小心把桶掉进井里的尴尬,捞桶时无意把水撹混、让炊事员做不成饭的愧疚。想起夏天小河里洗碗捉鱼、上自习迟到被罚站的羞涩。想起雪花飘飘的严冬,一个个拿着饭碗,砸破寒冰,用冻得通红的双手,捞半碗沙子、捧一掬雪花,放在碗里摇啊摇的天真烂漫。
三十年过去了,曾经留下我们无数美好回忆的商树中学,已经找不到一丝一毫当年的影子。随着改革开放,撤区并校,原来的母校如今成了中银商树希望小学。在原有的基础上,还向东扩展了许多。几幢大楼拔地而起,小学和幼儿园都在校园里,连操场都围在校园里,大门也修的高端大气。校园里铺了灰色的马路砖和塑胶跑道,孩子们上操做游戏也不怕磕着碰着。方便了老师管理,也有利于家长接送。
每次经过母校,总要多看上几眼,不由得想起当年上学时的开心场面。那条小河也许是几十年日夜奔腾累了、休息了。河道仍在,却没有了清澈的河水,也不见当初戏水的少年。当年的同学们都已步入不惑之年,或富贵或落魄,都沉没在岁月的长河里。而那段承载我们喜怒哀乐的青春岁月却永远镌刻在脑海里,永不褪色。闲暇时常常想起母校和同学们,有时候甚至做梦都是上学的情景。不由暗自得叹息:时间咋就这么会捉弄人,总把一些美好的东西留在曾经的岁月里,作为人生迟暮时的礼物,时刻撞击着我们脆弱的心灵……
(图:余新荣)
作者简介
乔秀玲,洛南石门人,文学爱好者,有作品在微刊平台发表。
禹平河征稿启事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 艺 顾 问: 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 郭博元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 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 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