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新作速递】 彭可 @清明节思忆 外一篇

清明节思忆 作者丨彭可
新绿,阳光渐暖。 清明。没有预兆,不明方向和路径,心绪不宁老家屋后北向的小山丘荒凉贫瘠,几乎只长歪柏和茅草太祖母和祖父长眠于此家里早已不种庄稼了我的父亲常年辛劳的像个园丁沉默的植树,静静地看它们生长房前屋后四处开垦,侍花弄草祖父与太祖母坟墓前也有了绿意弯腰曲背,转眼间父亲就老了我一瞬间的错觉恍惚停留在当年祖父静静地,永远的走了回望那个落叶萧瑟的秋天,1995年10月黑色日子的碎片盘踞在记忆里心痛划不开时间的结祖父执教一生,清贫一世桃李芬芳仍孤寂仅留给子孙后代数卷文集我拿什么告慰您?我就是您疼爱抚育,付出心血的长孙呀我艰难的在城市里打工每年这个时节会回来看看您香灰纷落 纸钱化作只只飞鹤碎花的天空拿什么覆盖拖着两片翅膀的灰鸟让春天彻底将我淹没吧!我从来就知道诗意最底里的是热血、荆棘和疼痛这是一份迟到的思忆整整迟到了二十年我是多么荒唐和愚蠢难道我以为绝口不提难道我可以把您忘记………………

@黑色·梦魇俄耳浦斯的竖琴凄然坠落在无底的黑色深渊中杜宇已羞于抬起玉洁的指头在森林的宫殿里抹响绿色的琴键座座茅屋在哭丧的苍穹下站在冲腾的火光中哈哈大笑,摇摇欲坠杂草阴暗而潮湿每一条小径上布满受伤的蛇在蓬草里苦苦挣扎负重的云彩乘着没有一丝虫声的旷野悄悄远走风声也已远遁陷入绝对的幽暗恐怖四围是静寂无声人,仿佛都已沉睡入死 石化千年拖着黑漆棺材行路地上的脚印已湮没惊醒墙上的钟摆已指向凌晨两点

—————————————— 彭可,曾用名陈山月、仁羽等。中学时代学习散文和诗歌写作,兼写评论。作品散见于《中学生文学》《三峡文学》《中国风》《长江诗歌》《雪魂》《中国诗影响》等刊物 ,入选《中国千人诗歌》、《世纪诗典》等选本。湖北“长江传媒集团”见习编辑。更多习作见于多家微刊和社交网站。〔诗观〕:以纯真的情感,拥抱生命和感动。重视作品的情节性内核及主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