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建磊 | 怀念父亲(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怀念父亲(散文)
潘建磊
2020.03.20
题记:父亲于一九五三年正月初四出生,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去世,几次踌躇着想要为父亲写点什么内容,思虑良多,下笔寥廖。亡有三境:一境身亡,二境社亡,三境亲亡。如今已过两境,思忖几番,决心写个概框祭奠父亲。
记忆中的父亲,个子偏矮,大概162cm,体重偏胖,160斤上下,偶尔突然坐在那种“老爷椅”上,能令椅子发出“咯吱咯吱”声。但听母亲说,青少年时期的父亲迥然不同,瘦而精干,喜欢武术,精通佛汉拳,同门师兄弟来往密切的有林城爷、三偏爷、章存哥,几人辈分不同,年龄仿若,感情融洽。德哥曾缠磨着父亲学了部分拳术,打拳有模有样,很是得意,说练了佛汉不怕事、出手制服不挨打。
父亲兄弟姐妹7个,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饥荒岁月,家庭情况可想而知。父亲婚后先搬到姥爷家金中村居住,后来因家事琐碎举家又搬到了红庙乡,再后来又搬回了西龙化,一生三迁,思家心切终圆梦。
我是父亲在红庙乡开修车铺时出生的,儿时对于红庙的记忆只有一张黑白照片:冰天雪地之中,大梧桐树下我和二哥一人一身童军装的合影。四五年前和红庙乡一位70多岁的大爷聊天时,提到父亲他不由竖起大拇指,说身手了得,两三个壮汉近不了身,当年的某某、某某某等痞子欺负外乡人,去店铺找事,结果被父亲一人揍跑了,听到父亲去世十来年了,一脸唏嘘。
父亲很是聪慧,心灵手巧,很多技术活看过即会,电焊、打铁具、修自行车,自己摸索着就能干得有模有样。2011年某村一大爷,指着该村两室的铁大门,说是父亲焊的,十几年了还能用。照理说,有这样的技术,家里应该过的不错。但事实是,每有事情总是需要借钱,刨其根源,和父亲嗜酒过度息息相关。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是改革开放的紧要关头,只要有经济头脑大多发展的不错。但父亲由于总是喜欢做东,呼朋唤友聚餐喝酒,多花钱不挣钱。因此,记忆中母亲几次将父亲心爱的各种型号的酒杯子摔的满地,正要骂出精彩,低头不语的父亲竟然鼾声雷鸣,令母亲苦笑不得。
当年父亲的酒肉朋友很多,隔三差五总有人登门拜访,喝到情绪高涨,鼓着眼,红着脸,院子里每个角落都能听到他们划拳声:哥俩好呀,五魁首呀,三星照呀六六顺呀……
2001年父亲因脑血栓偏瘫后,登门看望他的朋友屈指可数。后来,我当面挤兑父亲交往的大多是酒肉朋友,父亲唯唯诺诺、欲言又止,最后无奈地说“断就断吧”。如今反思,父亲交往的大多是酒友,疾病缠身后没有了陪喝酒的资本,自然不像以往亲密,世态炎凉,原本如此,我又何必自作聪明打击父亲!
母亲虽然极不赞成父亲的嗜酒爱好,但对父亲的人品很是认可:对爷爷奶奶孝顺,想尽办法让老人不挨饿,不是那个年代的人无法想象挨饿的滋味;兄友弟恭,年轻时帮大伯父垫庄子、给姑姑家修车、给四叔批发韭菜、偏瘫后只能一只手动还给因病有点憨傻的二伯父端碗吃饭等等;包容尊重母亲,一生没有打过母亲一下;爱护晚辈,生活艰苦仍尽可能不让我们受委屈,堂哥说小时候没少跟着他三叔吃肉;对待朋友,真诚豪爽大方,总是拿出最好的东西招待别人……
2006年4月18日深夜十一点多,昏昏欲睡却无法入眠,心绪难宁中宿舍电话乍起,二哥吩咐我尽快返家,不自觉的心跳的厉害,一路颠簸,19日凌晨六点多到家。父亲终究没有等到见我最后一面,已经躺在了灵床上。摸着父亲的手,尚有余温,看到他紧闭的双眼,有种错觉,以为他只是太累了,睡一觉就还会起来。满院子的人来往、嘤嘤咛咛,明知生死离别是正常现象却依然无法超脱,木然地坐在的草铺上紧拉着父亲的手。
父亲入了祖坟,为四世祖,我们安慰父亲不会孤单,也不必感到孤单,北面是三世祖的爷爷奶奶,再往北是二世祖和老祖宗,后来大伯父去世入土坐落在父亲东面,兄弟二人紧紧相伴。我们兄弟祭奠时经常一起去,纸钱伴着火苗化为黑蝴蝶,偶尔呼啦一阵风,如同豪爽的父辈们对我们的回应。
父母,是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堵墙。成年后大家各顾各,忙成一团,但只要回到长大的破屋旧瓦中,只要还能唤一声爹娘,家,就还没有散。陪父母说说话、吃顿饭,心情就会莫名愉悦起来。父母不在,人生只剩归途。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潘建磊,古都大名府人(今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人),80后,喜欢诗歌、文学,现在大名县委组织部工作。
邺 城 文 学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没有酬稿,赞赏一周以内超过10元,包括10以内全部是作者的,不足10元或者一周以后的赞赏不再返还。有诵读的赞赏按比例给诵读者。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邢书臣/ 审核?春天树 / 责编?太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