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某些东洋学术词汇

最近研究田园诗,已经得出结论:日本没有田园诗流派;描写乡村风光,而不见劳动者形象,难称田园诗。
至于《方丈记》里,作者鸭长明采摘了哪些东西吃,有插图也不好弄懂,有图胜于无图。他是采摘,不是种田。而我既不采摘,也不种田。
不久,看到日本学者加藤周一的所谓“日本文学的向心倾向”,觉得可笑。觉得他要表达的意思和我有点关联。向心倾向就是文学家和主要读者都住在大城市。日本人说话绕弯子。而中国就有好多人照抄他们绕弯子后得出的名词,在中国介绍和贩卖。也许不是同一批人吧,不相信我们应该“文化自信”。小林一茶(1763——1827)依据《诗经》中的素材创作的俳句,在日本被称为“《诗经》俳译”,于是,这个名词又被人在中国介绍和贩卖。
介绍和贩卖外国人弄的东西,哪怕是词汇,久了,自然就彻底丧失了自信,有的只是赚钱和谋利的自信。天下熙熙,天下攘攘,开学放假,一切照常。开题答辩,门墙增光。大众所需,于君何妨?
虽然读了三十年的中外文学,但“日本没有田园诗派”这种结论的得出还是比一种新化学元素的发现容易得多。加藤周一再有名,我也没时间细读;不想抄,也不需要抄。日本学者关于文科的好多理论根本不值得看,看了也未必懂。
对于日本文学和一切外国政治与历史文化的客观现象,我们有自己的话语和分析方法。最好是摒弃外国输入的没用的吓人的词汇。
小林多喜二那样的日本无产阶级文学家对农民是否也缺少关注,有待细考。没有描写农业劳动者形象的诗不能叫田园诗,是我定的标准。一家之言,供诸位参考借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