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环江之浊浪兮 (文/张玉冰 诵/杨星泽)|第 277期

环江之浊浪兮作者 |张玉冰 · 诵者 | 杨星泽
关于故乡的自然山水,我记忆最深的便是环江,当知道我们小小的环江最后竟然是流向大海时,让我感到自豪不已。环江流到庆阳县界内与马莲河汇合,又在长庆桥与西来的泾河汇合,再折往东去与渭河相会,终于流入黄河,最后奔向大海。
在平常季节,环江河床仄仄,河水浅浅,流速缓缓。江水激着较大的石块,泛起小小的白色浪花,发出低低的淙淙的乐音,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温情的话语。
但是一到夏季,县北边下了暴雨之后,河水就一改平日温驯的模样,千万条水龙从东西两边的山沟里流出。巨大的水流携带着石头、木材、树根在水里翻滚着、碰撞着,发出巨大的声响,地动山摇。这声音传到很远,提示着沿途村子里的人们,县北下暴雨了,“山水”下来了。
环县山大沟深,土质疏松,遇到大暴雨,各个山沟里会有大股的浊水奔涌汇聚到环江。环县人把洪水叫做“大河里下来‘山水’了”。
环江曲折蜿蜒,等到发山水的时候,已经是雨过好几个小时。村人会聚集到河边看“山水”,这是一种自然奇观。气势磅礴,吼声如雷,浊水喷溅着泥沫,似乎要扑上河岸,河岸边上的松土一块块地被冲塌,卷入浊流中,河岸上的庄稼或者野草随即被淹没不见;岸边站着的人们吓得急急往回退。滚滚浊流想要挣脱岸的束缚,河岸在拼命地想勒住浊流的势头。浊流冲突着、奔涌着,叫人心惊胆寒;水的能量之大,叫人敬畏。浊流急速地向南流去,翻滚着,扑打着,怒吼着,仿佛受了伤的猛兽。但是体力好,胆子大,不怕山水的人,还是有的,他们有的拿着“捞勺”捞洪水中冲下来的柴草,名曰“捞浪柴”。
捞浪柴是很危险的活。有一年村里郭彦清的老爹郭文玉在捞浪柴的时候,脚下站的土疏松了,连土带人一起掉到山水里。湍急的山水打着旋,卷着人要往下冲。村人慌急中,丢下去一根麻绳。郭家老爹将麻绳的一头拴在自己的腰上,大家在岸上发力往上拉。由于水急浪大,老头子手哆嗦着,绳子拴不牢,松开了,大家着急地喊叫着,他颤抖着,随山水滑移到几米外。惊慌的村人都把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上,大家喊着,混合着山水那磅礴的声势。我站在边上吓得张着嘴,气都出不来了似的。终于,郭家老爹镇定下来,将绳子拴牢,大家再次发力,把他从泥水中拉了上来。郭家老爹冷得打着哆嗦,家人急急忙忙用架子车把脸色发青的他拉了回去洗澡、取暖、换衣服。
面对大自然的壮阔水景,北方干旱地区的人们觉得稀罕。即使会发生危险,也会冒着危险去观看,看着看着就入迷了。久看山水,人会头晕,会感觉自己随着岸往上游漂移。我曾经好多次都有过这种错觉。
有时看山水也会发生淹死人的悲剧。有一年山水下来,一群小伙子在河的对岸干活,发了山水后,就聚在岸头看山水。没想到小伙子们身后的山沟也下来了一股山水,村子这边的人看得分明,边喊边比划着,叫他们这群蹲着看山水的后生闪开,但是喊叫声很快就被山水的吼叫声撕裂了、淹没了。这群后生没能理解村民手势的含义,六个后生齐齐被猛浪一下子打入水中,卷进主河道,冲了出去。这时候演绎了一场生命与洪魔的大较量,几乎全村的人都出动,也惊动了邻村的人,整个河岸边追着山水喊叫着,用尽一切办法,终于在下游的一座小桥那里将最后一个后生拉上了岸。
村里的长者说,赶紧把小伙子们扛到土埂上,头朝下,用鸡毛在他们嘴里涮,叫他们呕吐,这样救活了五个。唯独村长的儿子不幸罹难。村长老婆做事素来与众不同,她独独不听从劝告,把儿子用架子车拉回家,糊涂的女人把昏迷不醒的儿子仰面放在炕上取暖,结果呛进去的泥沙没吐出来,儿子死在了热炕上。
环江之浊浪是村民们永远的话题,我们的先民在远古时期就经历过山水的考验。门前的沟底曾经就是环江的河道,环江几次改道,见证了世事的变迁。我家最早住过的窑洞是一孔被人遗弃了的,据说就是“水吹川”的时候被山水带来的淤泥漫了,我爷爷跟随大爷从河南老家到环县,没有住处。爷爷就借来镢头,他独自一镢头一镢头从淤泥里清理出了这孔窑洞。我就是在这只窑洞里出生的。
我爷爷很早就去世了,连我爸爸都对爷爷印象模糊。但是我对素未谋面的爷爷却有着一种敬佩和感恩,爷爷奶奶面对困难不是退缩,而是积极创造生活,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建立起我们那个贫穷可怜的家。
爷爷没有享受到创造的乐趣,他一辈子都吃苦,贫病交加,不到六十岁就离开人世。他的辛苦劳作,治家创业,为我们这个家积攒下最初的一点底子,给后代的发展打下了一点基础,使我们这个“外来户”终于在环县生生不息地繁衍壮大下来。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人们以智慧面对自然,面对山水的考验;以坦然的态度面对山水带来的损失和灾难;最大限度地利用山水带来的资源。我想这也是村民们喜欢冒了危险而去长时间地观看山水的原因吧。
现在环江的“山水”依旧在雷雨过后频发,只是我再没机会见到那气势磅礴的水的奇观。估计现在也没有村民会冒了危险去捞浪柴了吧?
作者简介
张玉冰,女,1969年8月生于甘肃环县十八里村。1987年考入庆阳师专汉语言文学系,2001年至2004年在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系进修。从事中学语文教学工作三十年,业余创作小说、散文、诗歌、教学论文等几百篇,发表于《国际人才交流》《甘肃教育》《甘肃日报》《兰州日报》《兰州晨报》《环江》等报刊上。

主播风采
杨星泽,身居斗室,总想出发。自认有再多想法也抵不过人间七件事,忙忙碌碌是为日常。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 棹
投 稿 邮 箱 : 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猜你喜欢
环江夜听:大哥 (文/吴天海 诵/安然)|第 137 期
环江夜听:游贵州看瀑布 (文/杜清湘 诵/陈红霞)|第 136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 (文/刘香平 诵/王丽娟)|第 27 期
环江夜听:女儿,我想对你说 (文/诵 任建霞)|第 47 期
环江夜听:懂你,渐老的父亲 (文/蒙春徐 诵/花开有声)|第 45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致婆婆 (文/牛会萍 诵/田苗子)|第 26 期
环江夜听:再见了,亲爱的党校 (供稿/文化班师生 诵读/张玮)|第 44 期
环江夜听:画杨桃 (亲子共读:赵宇轩 家庭组合)|第 43 期
环江夜听:老泉子 (文/文璟 诵/王艺伟)|第 22 期
环江夜听:当我从环县经过 (文/路岗 诵/王艺伟)|第 132 期
环江夜听:第十九道弯 (文/路岗 诵/张晓英)|第 131 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