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情感】冰水兰: 清明 外2首

清明外2首
文/冰水兰
如果 三月的鲜花
属于阳光 裙裾和博沃的大地
那么 四月的鲜花
当属于你——
躺在厚土下的我的先人
那蓬青草 黄了又绿
绿了又黄
一如静默的你
一如 那块青黄的墓碑
墓碑上
刻着我的名字
那是我的血脉 与你的血脉
相连的地方
我伴着那蓬青草
一年又一年
跪倒在你的墓前
那个高高耸起的土堆
慢慢地从我的眉心
退隐到我的胸口
那只红烛
在那里 流淌着它的泪
也流淌着我的泪
一柱清香
执于掌心
默念那句梵音
千遍 万遍 岁岁 年年

@祭父亲
昨夜
风 咆哮了一夜
雨 亦下了一夜
我的眼睛 睁了一夜
我睁着眼睛 寻找
那个风雨里犁地的身影
那床蓑衣和斗笠
曾将那个精瘦的躯体
裹成一座山
锋利的犁铧
犁过冻土 犁过春天
犁过屋檐下的惊雷
犁过汗水和雨水
犁成了一道 丰硕的石碑
我掰着指头
也算不出 那双眼睛
已离开我多少年
有时温润 有时瞿烁
有时天边
此时 眼前
原来
他一直不曾离去
他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居住
从田间地头
搬到了我的心里

@奔赴
许多奔赴的身影
在风雨中 奔赴
前面某个地方一堆黄土在等待
冲破云宵的响炮
是另一个灵魂
在另一个世界的回音
亲手将一张张金黄的纸钱
铺满那赤裸的石碑
立于坟茔前的那个人
和许多年前 坟茔里的那个人一样
絮叨着 只有自己才听得懂的语言
背身离去前
抓一把黄土 掬于心间
那株老樟 会继续在那里
摇曳 像一只青筋毕露的臂膀
那些不能回家的人
则在心中 开了一个祭坛
祭坛里 有许许多多的亡灵
和跪地伏拜的身影

————————————
冰水兰,公司职员。偶尔将孤傲写成文字,让梦想开出寂寞的花。人海中那粒苍茫的沙,也许就是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