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语斜阑 | 活在珍贵的亲情里

我们都在潜移默化的时光里慢慢改变了自己,熟悉又陌生,陌生又熟悉。
散文
文 / 独语斜阑

活在珍贵的亲情里
文/ 独语斜阑
一到节假日,我和弟弟就会马不停蹄地往家赶,由于怕堵车常常是等到半夜才走,可一路堵回家还是天都亮了。每次回到家里,除了享受父母的舐犊情深,弥足珍贵的亲情外,还有一些琐琐碎碎的事儿置于心上。世情凉薄,吾亦平庸,而这些小情小怀怕久后遗忘,故记于此……
盆地多雨,川南尤甚。
今年中秋遇上国庆,这个假期比春节还多了一天,回到家的心情自是恬淡怡然,虽然下雨的天无月可揽,但寂静的山村在雨中更显安详宁静。
中秋有雨,雨是常客,这在记忆里一点也不意外。
小时候总听大人说:如果逢着白露这天下了雨,就要滥一百天。意思是说白露下雨后面就难有晴天,整个秋季就由绵绵秋雨唱主角。白露那天下了雨吗?我记不得了,但今年这秋雨确实是多情,奢望它停个半天也是恩赐,更不用说见得了太阳!
回家里都第三天了,昨天下午及晚上基本补足了堵在路上一个通宵没合眼的瞌睡。昨晚老母就说:“明天八月十七赶桃坪,不下雨我们去赶场(赶集)。”这是我一直期许的,每次回家都在念叨着带老娘去赶集,年纪大了平时不放心她一个人去。想着赶集的情景心里如此亲切,因为昔日的集市有着童年的诸多情怀。
雨仍旧一直在下,细细密密,屋檐水滴落在地面的声音清脆响亮。门前的院坝早已经躺着一层薄薄的水洼,角落里还有苍苔绿意,檐上的青瓦,屋角边的那颗枇杷树,一眼便从淌着水的地面窥见它们的影子。
我多想在这些影子里找寻一些旧日的光阴!
今天肯定是没法赶场了,绵绵温凉的雨就随它尽情地下吧。
弟媳前两天就把家里该吃该用的都买好了,所以也没必须去赶集。老母亲已经在冰箱拿出一块带骨头的瘦腊肉,放在清水盆里开始解冻。回家时我就悄悄打开冰箱看过,有半肥半瘦的腊肉。我笑着问老母:“妈,你啷个拿的是瘦肉骨头,不是有肥的吗?”母亲却不紧不慢应我:“哎,我还特意找的这块瘦骨头出来煮给你吃,你忘了瘦肉吃着香,还有骨头啃的吗?”原来老母还把我当成那个喜欢啃骨头的小女孩。
我也晓得腊肉骨头是最香的,但肥瘦相间的腊肉吃着才化渣。想着肉已解冻不可能放回冰箱,我也清楚这是他们在家舍不得吃留着的,我还是忍不住对老母说:“瘦肉咸,放久了的也硬,吃着还要塞牙缝,况且你和爸爸也嚼不动呀……”
话还没说完我就羞愧自责,脸上感觉热呼呼的,如果这个时候去照镜子肯定是红脸。平时还把修行挂在嘴边,可一瞬间就在最亲的人面前把自以为是的修行暴露无遗。
老父亲早已搬了个与膝盖齐高,有靠背的老式竹椅子坐在阶沿上,一手拿着这次才给他带回的放大镜,一手则翻看着他那早已经发黄破损,永远都翻不完的六十甲子万年历,偶尔抬头望望远处的竹林,然后自言自语地轻声几句。
我把腊肉洗好放在锅里煮上,也不动声响搬个椅子出来,坐在老父亲身边,我也想问问他一些风水五行的知识,从小薰染对这些特感兴趣,可老父耳朵背得厉害,我只有不打扰他的专心。
我就这样痴痴地坐着,一任雨水在眼前的缠绵缱绻。
老母在屋里收拾她的琐碎活,弟弟昨天就带着弟媳和孩子们去了几百公里外的娘家,屋里屋外很是清静。平素里我是最喜清静的,此时没有红尘喧嚣,没有人来人往,一早就被母亲喂饱的鸡鸭躲在它们的地盘打着盹,除了雨四周一片寂静,寂静得似乎听到心跳的声音。
心静下来,就有很多往昔的人和事浮现在眼前,去重温便是如此温馨,又如此惆怅,既清晰又模糊。
我们家是十几户人住的大院子,曾经大地主住过的豪宅,典型的川南四合院。记忆中从来没有在白天如此的寂静,哪怕是下雨天!下雨的时候,大人们没法去地里干活,邻里之间会聚在一起闲话桑麻。住院子东头的二伯有空就来找老父亲悬摆一些子丑寅卯,左青龙右白虎的龙门阵。嘴里叨着一个竹烟杆,烟杆里的半截烟老是叭不燃,每次一来就要浪费我家好多根火柴,那时候的火柴有多么稀贵,有点年岁的人就清楚。
二伯早已作古,二伯的女儿芬姐大我三岁是我的发小,我们小学在一个班,每天一起上学回来一起玩耍,芬姐在那时还教会了我纳鞋垫织毛衣这些事。在我心里她是我儿时最好的朋友,她出嫁后我也不久离开家乡,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一面。
前几年的一个夏天,我回家正好陪母亲去赶集,在镇上偶然遇见了芬姐,如果不是经旁人说起,我们谁也认不得了,我们没有不期而遇的惊喜,只是彼此简单地问了问各自情况,就没有更多的言语,一惯感性的我突然间不理解自己的冷血……
是的,我们都在潜移默化的时光里慢慢改变了自己,熟悉又陌生,陌生又熟悉。
去年的五一回家,也是一个分别几十年而中途没任何联系的发小同学,她从外地回了家乡打听到我的电话,我回家了自是邀她相聚。因为第二天我就要走,她当天还是打车从县城过来,来时天已黑尽。相见的欢愉自上眉间,这份情谊也不言而喻。当我们晚饭后坐下来交流,都说的是些不入心的话,明显感觉找不到半点敞开心扉的契机。
或许我们再回到那时候的好,需要时日,需要重新打基础,友情才能如初。第二日我们送她回了县城,匆匆一见又别,至今也无再见。
世事是难料的,有的东西走了就走了,那份美好只能存于记忆,一旦开启反而会见光死。
整个大院子仍是静静的,不见谁家出来摘菜劈柴,撵鸡唤鸭,现在家家都有看不完的电视,人人都有刷不完的手机,独自的一个保垒一寸天地,而不再是那时的一亩田园三分菜地。
一切都在变,岁月在变,容颜在变,人心在变,大地主住过的雕梁画栋也被各家新修的粉墙黛瓦所替代,出门的山路早已铺上了厚厚的水泥,很难再找到光阴的痕迹,但唯有我的亲情没有变!所以这些年,我辗转来回,乐此不疲。
回家是放,离家是拿,伴随我活在这珍贵的亲情里。
在每一个能回家的日子,我都回到了父母身边,那些乡愁,那些愧疚,那些孤独,那些漂泊,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
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在锅里煮了两个多小时的腊肉早已把香味送出厨房,直接侵蚀我的味蕾。我把腊肉捞出锅,已切不成片,这样正好,就不担心老父老母嚼不动了,而这腊肉骨头我先放着,打算走的时候带上。
儿时的情感是难以忘却的,也是珍贵无比的,但无法伴着我们各自天涯,离开了故土没了养分,就难以继续枝繁叶茂。终是明白一切的历久弥新,需要细水长流才不会断流。
本文配图由 独语斜阑 提供
作者简介:
独语斜阑:出生川南,竹乡水养大。喜唐诗宋词,爱文字,爱摄影。
独语斜阑还写有:
独语斜阑 | 四月,川南的雨
独语斜阑 | 什邡罗汉寺
独语斜阑 | 云淡风轻又一年
独语斜阑 | 猕猴桃,有我的故事
独语斜阑 | 锦官城里一片“黄”
ID:moanxianyu
识别二维码关注
温馨提示
《墨上尘事》文学微刊接受文友投稿。
散文,随笔,小说,一千字以上。诗歌三首以上。
赞赏全部转发给作者。
请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收稿邮箱:1459772355@qq.com
联系QQ:43623865
微信:cxzhoux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