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不仅仅是一座山

黄山这座城以前名叫“徽州”,而“黄山”之名异峰突起,成为一座城市之名,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黄山,不仅仅是一座山。从古至今,山水中所寄托的文化内涵,人文景观,更是逐渐演变成一个文化的综合体。
5年前年轻气盛时候曾爬过一次黄山,初步领略了黄山的奇松怪石,只可惜赶上了大雨,雨雾缭绕之中黄山更多了几分神秘。
2015年9月4日
当地老乡安慰我们说,每一次登黄山景色都不一样,雨景和雪景都值得一看,山上的天气变化莫测,即使山下风平浪静,山上也可能是狂风暴雨,也算是为下次旅行留下伏笔。
我最近一次(2019年)造访黄山并不是去爬山,因为深知要再上黄山需要足够的勇气,这次我以休闲体验为目的来到黄山这座城,感受古往今来的文化在此交融。

黄山雨润涵月楼HUANG SHAN
这次吸引我来到黄山的是一座优秀的酒店:黄山雨润涵月楼,位于黄山市屯溪区境内,可以说这是黄山最好的酒店。隶属于雨润集团旗下,另外还有同级别高端酒店品牌:九华山涵月楼,南京涵月楼以及吉林白山涵月楼。
现在国内酒店品牌也纷纷推出高端线,比如安簏、柏联、颂赞、即下山、Hyllahylla等,与国际连锁品牌相比,国人做的酒店品牌更好的将文化和体验交织在一起,服务也更契合我们的口味。
黄山雨润涵月楼每一幢都是独立的Villa,带有私享庭院和泳池。更加令人有宾至如归感觉的是门口的灯笼上挂着今晚主人的姓氏。于是我终于入住了拥有我的姓名的宅子。进入果府的大门,目之所及的一草一木,亭台楼榭都是我家的(仅限24小时)。
房间内的布局非常考究,卧房、书房、浴室巧妙的用影壁隔开,木结构人字顶保留着徽派建筑的特色,提升挑高的同时将视觉效果最大化,其实本身房间的实际面积已有280平方米左右,传统中带有气魄的空间设计,让人有梦回前世的感觉,不禁为果府的繁盛感到骄傲。
?携程-黄山雨润涵月楼酒店园区的设计像是一个仿古的徽式花园,每一个转角都可以收获别致的美景。
度假型酒店的体验是非常丰富的,足以保证客人们在酒店园子里待上整整24小时都不会觉得乏味。房间里除了摆放了新鲜的欢迎水果,还有一些当地的特色小吃,豆干、烧饼、徽墨酥等小食。
此外还有附送下午茶券,高尔夫体验券,在徽学堂客人们可以读书、练字,或者穿上传统的徽州服饰在院子里拍照,尽情感受时空穿越的乐趣。

碧山供销社HUANG SHAN
供(工)销社这个概念听起来年代有些久远,但是位于黄山旁边碧山始建于1964年的供销社却焕发着新的生机。因为他们大胆的与日本生活概念品牌d&department合作,将“长效设计” (long life design)的理念带到中国的乡村。
d&department是由日本永续设计教父长冈贤明创立的品牌,一贯主张取材在地特色文化,碧山供销社里陈列的商品,都标注着生产地与商品的长效履历,有来自日本与世界各地的甄选商品,还有独具特色的碧山当地手工艺品,在后续的发展计划中,碧山供销社也会针对碧山当地进行更深入的调研与产品开发。

碧山先锋书店HUANG SHAN
在距离碧山供销社几百米的巷子转角处,我们就来到了碧山先锋书店。
碧山书局,是南京先锋书店的第八家店,也是第一家在乡村落成的先锋书店,由此开始了先锋书店在乡间村落的美好实践。碧山村至今保存着100多座明清时期的民居和祠堂,碧山书局也是由一座拥有200年历史的祠堂一一启泰堂所改建而成。CNN将他评为“最美乡村书店”。
先锋书店于2014年起,从碧山起步,掀起了一股乡村文艺复兴潮流,开启了全新休闲的乡村阅读。同时强调在地文化,成为当地村民和外来读者公共生活的纽带,构筑当地文化和创业产业。
沙溪白族书局 2020 (上左)???厦地水田书店 2019 (上右)??
陈家铺平民书局 2018 (中)
云夕图书馆 2015 (下左)??碧山书局 2014 (下右)?
安徽先锋书店碧山书局所在地以前为宗祠,是非常典型的徽派建筑。在改造修缮过程中,设计师完整地保持了原形态,只在二楼的檐下增加了一排可开启的木窗,并在内部添加服务功能,解决空调、排污和照明等问题。二楼的咖啡区,改变了空间的舒适度,让人可俯视院落并感受建筑之美。另外,空间里需要添加的所有材料和家具等,全部在附近二手市场购买,表达空间与时间的叠合关系以及物尽其用的概念,将一座老式院落修整成闲适舒雅的阅读空间。
对碧山书局的追寻,源自对南京先锋书店的喜爱。碧山书局的开办让原先偏僻安静的山村热闹起来,寻寻觅觅走在古巷里,即便隐匿在这乡村深处,也不断的有文艺青年前来朝圣,村民们为我们指路,与我们攀谈,保持着友好的热情态度,他们早已习惯游客们的到来。窗外的喧闹与室内的安静,仿佛是两个世界,无愧与最美乡村书店的称号。
荫余堂HUANG SHAN
原本黄山酒店和书店的体验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了,虽记忆犹新但平日里忙于其他事情,迟迟无暇动笔记录,直到我与一座黄村的百年建筑“荫余堂”在波士顿不期而遇,又勾起了我对于黄山的层层回忆。
?
照片中这栋建筑确实是位于美国波士顿萨兰小镇Peabody Essex Museum,如果不是亲自到访,我也不敢相信,保存如此完好的徽州古村落为竟然会出现在波士顿。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我仔细了解了荫余堂的前世今生,以及她飞屋环游的经历。
?
白铃安 Nancy Berliner
美国学者白铃安 Nancy?Berliner 正是促成此事的重要人物,白铃安与中国的渊源颇深,早在1970年代她就曾在北京的中央美院学习中国艺术史。1985年首次到徽州旅行,被一座座粉墙黛瓦的村落打动,产生将徽派文化带回美国的念头。回国后,Nancy成为美国波士顿Peabody Essex Museum (北美最早私立博物馆之一)中国艺术主管,随着对中国文化的不断加深,搬一幢徽州民居到美国展览的想法慢慢滋生。Nancy不愧为一个资深的中国文化研究者,她的中文讲的非常地道,可以观看以下视频,听她亲自娓娓道来荫余堂的故事。
?幕后故事:荫余堂
1996年,华人王树楷作为南希助手来到徽州, 历时一年走遍徽州大小村落,最终从万里挑一选到荫余堂,一座最能体现徽派建筑的特点的房子:占地4500平方尺,一栋二层四水归堂式内有16间卧室的井院落。荫余堂的“克隆”计划得到世界最大的投资公司Fidelity及其基金会的支持,共耗资1.25亿美元将一座叫做“荫余堂”的老宅子整体迁移到了美国。
?荫余堂CGTN纪录片
??
异地重建式的拆除比盖新房子更难,拆除工作整整持续了两个多月,主要的木石结构部件都进行编号,记录原有的组成方式,动用了近四十个国际标准货柜装载。当年11月底荫余堂拆散装船,1998年2月全部运抵波士顿港口。
白墙黑瓦的干净色调,外部马头墙的独特设计,内部木雕、砖雕、石雕的精致结合……徽州建筑中所蕴藏的中式美学、文化与艺术内核被完整的移植到了美国马萨诸塞州的萨兰小镇。
2003年6月21日,有着200多年历史的荫余堂加入萨兰市,正式向公众开放。PEM为荫余堂做了一个十分精美的网站http://pem.org/yinyutang/,页面以鲜艳的中国红为底色,上面用毛笔苍劲有力写着三个醒目的黑色大字——荫余堂。向参观者讲述着千里之外,百年期的家族故事。
?
?http://pem.org/yinyutang/
荫余堂占地400多平方米,内有16间卧室、中堂、贮藏室、天井、鱼池、马头墙,先后居住过8代黄家子孙,家具、家谱、祖先画像、老月份牌、老式雕花大床、发簪、祖先信件甚至暖瓶、脸盆、算盘、麻将、墨斗、烛台、账本印章……
?
?
通过房间内考究的设计和精美的摆件我们大可推断,早在200年前荫余堂修建之初,黄氏家族的繁荣与兴旺。荫余堂所在的皖南休宁县黄村的远远没有宏村、西递的名声在外,但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据村里人说其先祖是唐末起义黄巢手下一个姓黄的大将,为了躲避追杀,逃到这个偏远的山坳中,繁衍出这个黄氏家族,千年来黄氏家族读书经商,逐渐发展壮大,荫余堂的最初建造者就是在康熙年间,在武汉和上海做生意发了财后回乡建的,其名称包含了荫求祖荫、余祈富余的期望。
?PEM博物馆收录的荫余堂黄氏后人可考族谱
黄氏第28世祖外面做生意发迹,希望荫及后代子孙,于是回乡修建这座四合五开间的16间卧室大宅院,黄家8代子孙曾在荫余堂居住,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黄家子孙纷纷外出,这座热闹了200多年的老宅院突然门可罗雀,黄家人便产生了将荫馀堂卖掉的想法,但是在这偏僻的山村里一座阴森森的古宅谁会要它,因此这事一拖就是十几年。直到Nancy的出现改变了这栋老宅的命运,也让黄家的精神与气质得以延续。

参观之余我不禁感慨,在黄山当地我并没有机会如此身临其境地走进过一家古老庭院,通过前人们留下的细枝末节来观察和想象百年前当地人生活的图景,却是在波士顿这个土壤和空气完全不同的环境,让这座徽州古宅得以永存。按时间推算,康熙年间建造的荫余堂里每一根木头的年纪比美国历史还要长,但美国学者对于文化的重视和保护,的确值得我们学习和反思。与其费尽心思挤进一万个世界文化遗产,不如沉下心来做好一栋建筑的保护研究。
着手写荫余堂故事是我在敦煌莫高窟游览结束的那个晚上,在白天的游览中我了解到莫高窟的前世今生,以及她的保护使者,敦煌研究院第一任所长常书鸿的故事:1936年在法国留学的他在塞纳河畔一家专售美术图片的书摊前发现了一部《敦煌石窟图录》,那是甘肃敦煌千佛洞壁画和塑像图片,是1907年伯希和在敦煌的千佛洞拍摄,按照摊主指点,他又来到吉美博物馆,在这里看到了更多来自敦煌的彩色绢画和资料。眼前的敦煌艺术让常书鸿受到极大的震撼。辗转反侧之后,他下定决心:回国,去敦煌。从此常书鸿洒毕生心血与敦煌粘在一起,成为中国敦煌学的奠基人之一,为了敦煌民族艺术宝库的守护和弘扬历经坎坷的一生。……常书鸿和敦煌的故事以后再仔细研究,我此刻感受到之前人们常说的一种感觉,当人们出国了才真正珍爱自己的祖国。散落世界各地的敦煌文化被各国博物馆等研究机构珍藏保存,莫高窟属于中国,敦煌文明属于世界。而我也非常庆幸,在波士顿与黄村的古老村落荫余堂不期而遇,看到古徽州文化的传播和保存,无论古宅身在何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再写一个令人欣慰的关于古迹保护故事,发生在祖国的境内,去年四月的一天有机会到上海养云安缦酒店偷得浮生半日闲,听工作人员讲解养云安缦与江西赣派古宅与抚州香樟树的故事,这国内第四家安缦酒店的落成实际上缘起于2002年抚州因修建水坝,将一万多株当地樟树随50栋明清古宅陆续运到了上海的郊外,于是这一个保护历史的举动,成就了珍贵而厚重的当代设计。庭院中最具标志性的老樟树,需要7人围绕才能将其环抱,粗壮惊人、苍劲繁茂,古村落曾经的繁荣与精神仿佛仍依稀可见可感。18年前年运送这些树木的疯狂工程,就是和时间赛跑。20吨到50吨重的老樟树在松软泥泞的山路上翻车了,用吊车运到另一辆卡车继续赶路;遇到比较低的桥洞,大树过不去,把地面挖深,车辆通过后再路面回填;有些樟树直径5米,无法通过道路收费站,就把收费口的亭子拆了,大树过去后再建回原样。和大树一同到上海的,是上千吨从江西抚州运来的原土,按照比例混合上海本地的土壤再重新填埋好。有时候突发暴雨,途中铺设上百公里临时道路,架设10 余座临时铁桥。
俗话说:“人挪活,树挪死。”当年为了安置这颗大树,团队请来最顶尖的植物学家来料理她的移植和生长,调配出严格配比的土壤和营养液,但是专家们并不能保证大树能够在上海的土地和气候中活下去。终于在经历了两年的悉心照料,老樟树终于长出了新的枝桠。现如今,树成林,林养云,这里早已是一个香樟树林围绕的养心之所,虫鸣鸟叫,渔樵耕读。有种“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的欣慰了。养云安缦是上海顶级的奢侈度假酒店,奢侈在于对品牌信念的执着,对历史古迹的珍视,对传统文化的传承。
无论是徽派、赣派还是敦煌,任何一个文化的轮廓,在不同的人眼里都是一副不同的图景。我再也无法像观赏欧洲文艺复兴画作一样置身局外,纯粹地观赏其中的美,此时此刻站在历史面前也直面了其中的沧桑和无奈,而我们能够做的是去影响和教育我们的子孙后代,了解过去,守护未来。

NothingisOriginal
分享城市中的设计美学
ins:guoshifruit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