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我的巧手母亲 (文/张粉丽 诵/牛春华)|第 500 期

我的巧手母亲
作者| 张粉丽 ·朗诵| 牛春华
豆过两岁生日的时候,妈妈特意给外孙子做了一双布鞋。黑色的小布鞋,豆穿上大小正合适,黑丝绒鞋面,鞋底母亲用麻绳拧成了梅花图案,不仅好看,更主要的是豆走路时很防滑,鞋内底母亲还用各色丝线绣了花朵和金鱼图案。豆看见新鞋子小眼睛就立马放光了,他穿着鞋子欢快地在客厅里跑来跑去,这情景像极了我们小时候。小时候,我们兄妹三人的衣服、鞋子,包括上学的书包,家里的被套、床单、枕头套、门帘等等都是母亲一针一线纯手工制作的。母亲不仅包办我们一家大小的衣物、生活用品,同时,亲戚以及左邻右舍结婚时的绣活,也是她亲手操办的。母亲是我们村公认的巧手,她不仅温柔、美丽,还有一副热心肠。我至今还记得,我是我们村小伙伴中新鞋子最多的,这个多,不仅体现在数量上,还体现在花样上。单鞋,棉鞋,方口鞋,桃心鞋,绣花鞋,平绒鞋,红丝绒,绑带鞋,胶底鞋等等。母亲手工艺好,活细,鞋底软和,鞋面精致。十岁以前,因为能经常穿着母亲做的各种花样的新布鞋,我实实在在的在小朋友们面前撑足了面子,我小小的虚荣心很是满足而惬意,这其实不仅仅是因为母亲布鞋做的好,她做的书包、门帘、枕头套、鞋垫那真真才叫栩栩如生。上小学的五年时间里,我们兄妹三人的书包都是母亲自己做的,我和妹妹的书包上都有蝴蝶图案,我们背着书包走在上放学的路上,那只蝴蝶便随着我们的身体,不停扇动着翅膀,而我和妹妹就是带着蝴蝶旅行的人。哥哥的书包上有个五角星,因为他从小就有个当解放军的梦,他也为此而尝试过,只可惜爸爸担心他这个唯一的儿子有什么闪失,硬是扼杀了哥哥的当兵梦,这也成了哥哥此生最大的遗憾。尽管那个五角星书包还在,五角星还是那般鲜红,但它只能成为童年美好的见证了。
小时候,村里的妇女们都爱来我家串门,她们来时多半手里会拿着自己的手工活。有时,是请教这个毛衣图案怎么织;有时,是索要一两个鞋样子;有时,是让母亲给自己的鞋垫上画上图案。母亲没上过一天学堂,可她画的图案,喜鹊似在枝头婉转长鸣,金鱼尤如在水中欢乐嬉戏,那些五毒虫更是如活物一般,愣是不敢让人伸手触摸。母亲对于这些来访的邻居,从来都是来者不拒,走时,还会顺便给人家送上一些吃的东西。说到吃,母亲更是行家里手,她做的手工面细长均匀,筋道,滑润。她尤善调臊子汤,那臊子须是用五花肉做的才够味,调料是腊月里自己用碾糟子新碾出来的花椒粉、生姜粉、八角粉和辣椒面。还有提前煮熟备用的红白萝卜丁,再加上豆腐、菠菜、黄花菜、鸡蛋,待汤出锅时再撒些葱花,香菜。当母亲的手擀面端至面前的时候,一缕缕母亲牌手工面的浓香便氤氲在空气里了。用筷子挑上一筷子细面,“吱溜”一声,那面便在唇齿间芳香四溢了,纯正而又地道的小麦嚼在嘴里,面爽滑,筋道,汤汁浓郁,片刻功夫,一碗面便在肚子里百转千回了。母亲做的面,我定是要吃两碗的,一碗汤的,先润润肠,再来碗干的,用炒好的韭菜、臊子拌面,用腌制的酸萝卜、豆角、包菜、辣椒,做下饭菜,那滋润,真是太美味了。
我们那时都围坐在炕上吃饭,长辈坐在炕中央,小孩坐在两侧,吃饭的盘子往中间一摆,无论是怎样的饭菜,只要一放到母亲手里,即便是缺油少菜的年月,一碗白皮面,也能让我们吃些浓浓的香味来。事实上,汤里任何菜蔬也没有,唯一的调味只有盐,可有母亲的日子,就有爱;有爱,有亲情的地方,那怕是清汤寡水的面,我们也能吃出世间最美的味道!
因为,有一种爱,叫母爱,它是巧手母亲用温情孕育的。
作者简介
张粉丽,笔名柒月,甘肃人,作品散见于《甘肃理论学刊 》《飞天》《北极光》《青年文学家》《教师报 》《长江诗歌》《山东诗歌》《美塑》《陇东报》《北斗》《董志塬》等。著有诗集《带着相思回家》、《幸福的天空》,作品入选中韩合集《要走的路还很长》《西部诗人四十家》,在全国各类征文、论文评比、演讲赛等活动中获奖50多次。获市级教学能手、优秀少先队辅导员、文化大使等称号。
主播风采
牛春华,八零后,宁县宁江初中英语老师。喜欢旅游和朗诵。生命有时就像路边的格桑花一样卑微而又平凡,但不管怎样,也要迎着风雨,一路灿烂盛开。
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沉甸甸的生活,但总有一些会让我们心有戚戚焉,给予我们启发,也让我们在无形中获得力量。朗诵和阅读其实都是一种力量,可以是为了感恩生命中美好的遇见,也可以是为了倾诉爱;可以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向往,也可以是为了传承新的希望。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欢迎您的加入,让我们共同携手打造环江原创文学朗诵平台!联系人:刘 棹
联系电话:13739348656
投稿邮箱: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