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阿哥 / 过年习俗之一——荡鱼

又见江南与你共同追逐纯文学梦想的平台
荡鱼
  松江鱼网亦可观,潭情潦尽澄秋烟。虞人技痒欲效悃,我亦因之一放船。
这是清朝乾隆皇帝描写松花江渔民捕鱼并跃跃欲试的场面。由此,让我联想起小时候农村年前荡鱼时的欢乐情景。
荡鱼,意为围网捕鱼。荡鱼乃江阴方言,这里不读 dàng,而读 táng 。
鱼,是水乡农民的一种图腾。早年,农家灶壁上家家都有手工绘制的鲤鱼图画,寓意年年有余,或鲤鱼跳龙门。荡鱼,它不仅是农民过年的一个时令节点,更是一场欢庆丰收的盛大典礼,散发出浓浓的年味。
腊月廿五前后,日子已逼近年关,荡鱼已摆上了生产队重要的工作日程。荡鱼需要渔网,而一般生产队不具备这种渔具。每次捕捞,人和渔网都是从镇上或邻镇借调而来的,酬劳是根据当天的作业量给予若干条鱼。这天,荡鱼人要来了,队长便不再安排其它农活,全村老幼配合荡鱼。大人们是主力军,孩子们是啦啦队。
荡鱼的人马到达河边,大家便七手八脚将肩上的网船放至河岸。将渔网两头的拉绳理顺放在河边,网兜入水后,只见一排浮标象文章中的省略号,将网口上沿浮于水面。众人将网船推入河中。船上站立一人,船随网动,徐徐前行。渔网两头各站三四人,手拉网绳,各自朝河塘两岸拖网。为防鱼儿漏网,在两岸拖网人身后,各有一人手执长柄木锤朝网边击水。网至河中央,鱼儿受到惊动,纷纷跳入空中,又自由落体,窜入水中。扑通扑通,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水面荡漾起阵阵涟漪。有的跳入船仓,有的还跳到岸上。见此情景,河塘两岸观看助威的大人小孩们喊声震天,热闹非凡。眼尖手快的人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跳到岸上的鲢鱼抱入怀中,脸上喜不自胜。此情此景,不禁令人想起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诗句:濑捕鱼来鱼跃出,此非鱼乐是鱼惊。
渔网拖至河塘尽头,网内高潮迭起,草鱼、青鱼、鲤鱼、鲢鱼等各种鱼儿争先恐后,跳跃不止,急欲挣脱渔网,却又无可奈何,纷纷成为瓮中之鳖,乖乖束手就擒。最兴奋的莫过于孩子们,乘大人们在网内捉鱼之际,他们全然不顾泥水湿鞋,纷纷挤到网边抢拾小鱼小虾。
分鱼的时候到了,人们纷纷从家中或田间地头蜂拥至场头。地上的鱼儿活蹦乱跳,场上的男女七嘴八舌,围观的孩子喜笑颜开,一派祥和欢乐的景象。队干部们则手忙脚乱,将鱼的品种和大小逐一分类,遵循人多鱼多,大小搭配的惯例,按户数人头分成若干份,做好编号,待各户基本认为公平合理后开始认领。各户代表遂将活鱼捉入自家篮子,皆大欢喜。
此时的小村庄,已沉浸在浓浓的年味之中。河边,井边,房前,屋后,皆是兴高采烈的杀鱼人。刮鳞,去腮,剖腹,切断。女汉子手脚麻利,男主人身手敏捷,将盐抹上鱼段,逐一腌入陶罐,以备新年待客之用。
茅檐细雨湿炊烟,江路清寒欲雪天。暮色四合,家家户户的饭桌上,演绎着一场以鱼为主的丰盛晚餐。红烧草鱼头,沙锅鲢头汤,鱼肝炒大蒜,酒糟烩杂鱼,大钵小盘,一一上桌,热气腾腾,香浓味美。一家大小围炉夜酌,把酒话桑麻,一年的辛苦劳累顿觉烟消云散。
本文原载2016年2月8日江阴日报副刊
本文照源自春江阿哥,版权归作者所有,特此感谢。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谢谢支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