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负心汉(负心汉的誓言如何收场)

古代负心汉
73烟纸店故事本该
英勇且美好

Story
王娇鸾写诗求姻缘,要的是知音。
可惜周廷章写诗,只想找一个女人。
王娇鸾写了那么久的诗,
说文艺是真文艺,说矫情也是真的矫情,
可一旦清醒,却说“往日闲愁今日止”。
她很利落地用自己的命来换周廷章的命,
要他信守誓言。

━━━━━

上周讲到了阅尽风霜的花魁莘瑶琴下嫁老实的卖油郎秦重的故事。秦重攒了很久钱,终于得偿所愿与大美女重逢,冯梦龙用了一个词来形容秦重,叫“济楚”。“济楚”还不是隆重、也不是奢侈,就是干净、齐整、有点虔诚,一个劳动人民穿成这样跑去风月场,才是真正令人心酸之处。

但是故事说成这样了,秦重这个人呢,好像也不是个多值得夸耀的人。他人是很好,但装起傻来,又没藏住,显出城府,疑点重重。

总而言之,那两个受过苦的人,默契地当婚前旧事作哑谜道场。于乱世里闹中取静,换得了相濡以沫的太平日子。
古代小说批评负心汉李甲、王魁,令他们的下场不好,而有情有义、哪怕有缺点的蒋兴哥、秦重,倒是有了圆满的收场,仿佛应了古语说,皇天不佑薄情郎。

但所有的情况都是这样吗?女人的情仇到底是天报的,还是自己去报的呢?今天讲讲《警世通言》第三十四卷,“王娇鸾百年长恨”。

▲Gediminas Pranckevicius   插画作品

我们知道白居易有《长恨歌》,说的是帝王与妃子缠绵悱恻的苦情,只恨天长地久太短,人间做不满的夫妻,去天上还要补回来;王安忆也写《长恨歌》,说的是沪上淑媛之死,当然她活着的时候,做派偶尔也不太像端庄的淑媛。饮食男女,食指大动,隔壁邻居从鼻子酸到胃——“王琦瑶家又吃肉了”,是烟火人间。

这两出《长恨歌》,“恨”谈不上,怨艾多少还是有的。还有一出《长恨歌》,出自才女王娇鸾,倒真的是在说“恨”。
明天顺初年,有一军官之女王娇鸾幼通书史、举笔成文。因为父亲疼爱女儿,慎于择配,所以王娇鸾到了18岁还没有许人家。

一日清明节,她在后院打秋千,见到一个美男子站在墙缺处舒头观看,连声喝彩,于是急忙回房。男子见园中无人,便逾墙而入,竟然捡到王娇鸾的绣香罗帕,于是假此之便托侍儿带诗给小姐,并要求小姐必须有所回复。

这位美少年叫周廷章,是个秀才,也是王家邻居。那会儿王娇鸾虽然匆匆回房,但也记下了这个秀才的容貌,“虽一时惭愧,却也挑动了个‘情’字。”口中不语,但心下却很大胆,想“好个俊俏郎君!若嫁得此人,也不枉聪明一世。”

随后,两个人开始对诗,一唱一和,渐渐情熟。

两人终于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按理说,门户相当、情投意合、还住得挺近,没有什么障碍在前。也怪周廷章稍微有点急功近利,过于殷勤,一定拜认王夫人为姑。姑侄一家,极其亲热,反而把事情搞复杂了。

通家走得近了,周廷章又添了一些算计,一日欲与娇鸾搂抱,被娇鸾拒绝,大失所望。气氛一度很尴尬,娇鸾又找来姨娘,两人发了个毒誓,说:“女若负男,疾雷震死;男若负女,乱箭亡身。”

突然发这个誓是为了什么呢,当然是为了在成亲前发生些什么,又怕有变故,让王娇鸾变成俞素秋(《勘玉釧》中被骗失节,最终自刎的角色)……

▲Inna Tsukakhina 插画作品
不日,周廷章的父亲在峨眉不服水土,生病了。周廷章要去看父亲,辞行当天晚上,又发一遍毒誓。夜里,两个有情人哭哭啼啼,对了一些诗,第二天送别,王娇鸾还在写送别诗。
谁知道,没几天,周廷章到了吴江家中,就被家里安排结婚。他开始不愿意,但看到魏家女儿美色无双,魏家又非常有钱,就同意了。过了半年,他已“不知王娇鸾为何人矣”,也是真的快了一点。
王娇鸾呢,在家里望穿秋水,还在写诗。她一封又一封信寄出,一首又一首诗投于盲人,周廷章走了三年,王娇鸾相思成疾,最后托人前去送信。
周廷章倒是看到了信,却怕被父亲知道,给了一点钱就想把送信人打发了,连回书都不愿写,只送还了定情物香罗帕,和一纸婚书。
送信人闻言大怒,把银子丢在地上,破口大骂,甚至气到大哭。路人问怎么回事,他就把这些事说了出来。
王娇鸾得知噩耗后,哭了三天三夜,写了绝命诗三十二首及《长恨歌》一篇,自叙与周廷章的爱情故事及被周抛弃的始末。“此情恨杀薄情者”……

书写好了,王娇鸾将这些来龙去脉、连同婚纸,托人寄到吴江县县府。自己则十分干脆地悬梁自尽,时年二十一岁。

▲Gediminas Pranckevicius   插画作品

幸而遇到个好官,深惜娇鸾才气,深恨周廷章之薄幸,就依照婚书上的毒誓惩罚了周廷章,乱棒将之打得血肉交飞。

关于王娇鸾写诗这个行为,实在是古代始乱终弃故事中很特别的女性形象。她肯定很有才气、又大胆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只可惜所托非人。周廷章长得好看,人又风流机灵,倘若魏小姐家世不比王娇鸾强那么多,搞不好他也就拒绝了。周廷章贪图美色,更重财产。

本来是一个偷香窃玉的俗人,舞文弄墨也就是为了跟女孩子聊聊天,王娇鸾却以心以血给他写那么多情诗,真是比花她的钱更痛心。

且不说“明珠美玉,投于盲人”这样的叹息,王娇鸾写诗求姻缘,要的是知音。可惜周廷章写诗,只想找一个女人。

王娇鸾死意很坚决,死前还不忘记告官,复仇的意志和手段可见一斑。她不会像敫桂英一样怨艾不堪,去海神庙哭哭啼啼还“梦绕长安千百遍”。也不像俞素秋,只说“这件事总是我自己荒唐”,死前还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张少莲,让人心疼。
王娇鸾写了那么久的诗,说文艺是真文艺,说矫情也是真的矫情,可一旦清醒,却说“往日闲愁今日止”。她很利落地用自己的命来换周廷章的命,要他信守誓言。

她对这个负心汉没有怨、对他那段新的婚姻没有羡、对他那位有钱有貌的新太太没有妒,她对周廷章只有恨。

▲Gediminas Pranckevicius   插画作品
我从前一直不明白,王娇鸾早前说觉得自己“不枉聪明一世”,是聪明在哪里。

她有多明白呢?

“从头一一思量起,往日交情不亏汝”(我不欠你的);“相思债满还九泉,九泉之下不饶汝”(你欠我的,做鬼我也不放过你);她自缢的时候,将定情信物香罗帕,向咽喉扣住,接连白练,打个死结。

一个故事从“一日夫妻百日恩”说到“皇天不佑薄情郎”,不过短短的日子。
中国自楚辞以来的“诗人之死”的传统,带有古典的气息,居然嫁接到一个弱女子身上。同样是殉情,用自缢的方式来明志,也用自缢的方式来展现自己毫不亏心,本来是过于壮烈了。可这样的事,我们又能对王娇鸾说什么呢?

也是你是对的。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参见:《男女间最心酸的话,莫过于“我有钱”》
**王魁负桂英的故事参见:《负心汉重遇发妻时说了什么?他说“哎呀”》
**花魁莘瑶琴下嫁的故事参见 :《装聋作哑,得来的地久天长》
**蒋兴哥的故事参见:《中国好前夫的人设,他才是鼻祖》
  
━━━━━
※  张怡微:青年作家。
性格不讨喜,人却挺好的。对时尚一窍不通,跟高跟鞋也装不了熟。对“鞋”第一次有了感动,是《岁月神偷》里说“鞋字半边難,亦有半边佳。一步难,一步佳。难一步,佳一步。”
※  如果你也有故事想要分享,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73烟纸店
解忧杂货店
故事收藏馆
美丽实验室
微信号:yanzhidian73

古代负心汉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