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的职责(一个班主任的责任与担当)

班主任的职责

点击TFC萤火虫,关注乡村教育
《萤火虫》第53期 班级建设我时常在想很多时候教育并非所有的付出都有回报,恰似一倍的期望可能会带来两倍的失望,即使是两倍的失望,依然付出一倍的期望,这正是我们教育所需要的“守望”。作为一名班主任,我时刻提醒自己坐在我教室的每一个学生都是一个家庭的整个世界,这也让我时刻谨记作为一个班主任的责任与担当。
班级建设
班级建设对于整个班级良好氛围的形成是至关重要的,班级文化氛围的熏陶对于学生的健康成长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在班级建设方面,我和班上孩子们一起设计了班级图书角、班级绿植角、班级之星栏、班级优秀绘画作品栏等,同时我还为孩子们设立了班级信箱,孩子们的小小心事都可以投到班级信箱里面。她们经常会在班级信箱跟我分享她们的一些想法与困扰,通过这些分享我可以听听他们内心的声音,去体会他们的所思所想,再结合孩子们平常的表现,我可以多维度观察孩子的举动,透过举动知晓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从而投放相应的教育。

班级活动
班级活动不仅可以让学生增强班集体荣誉感,更加可以锻炼学生各方面的能力。在班级活动中,我们应该注重让学生成为活动的主人,让学生可以独当一面。(1)学校每个星期一下午的主题班会,都是由学生根据学生的主题自主设计流程,学生们在班会课自主分享与总结,而老师仅仅是作为一个参与者,在适当的时候给予指导。
(2)学生自主完成班级黑板报,学生们根据学校要求的主题自己查找资料,设计黑板报,并自行分工完成整个黑板报,最后呈现出的黑板报让我欣喜万分。(3)学生积极参加学校的各类活动,他们制作出的天安门作品、科技手抄报、科技小发明让我骄傲不已。(4)学生自主举办班级元旦联欢会,他们忙前忙后,自主布置教室,自己负责排练节目,小主持人自己串词,最后的呈现同样让我惊叹。在班级活动中,我不得不感叹学生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潜力无穷。

家校沟通
通过家校沟通,我们可以更加全面了解学生,也可以更好与家长配合,共同为孩子保驾护航。在我们班级,留守儿童居多,我家校沟通的方式分为两种,就是家访与电话沟通。本学期的家访大概有三次,家访的孩子属于在学校很听话,在家里表现与学校截然相反,通过家访后发现孩子们均有所改变。每学期的电话沟通基本上覆盖班级学生的百分之九十,因为留守儿童居多,父母都在外地,因此我一般都采取电话沟通的方式,希望能够跟在外的父母沟通孩子的在校表现,家校携手共同引导孩子健康成长。
班主任工作反思与总结
回顾我的班主任工作,我总结了以下几点:(1)首先我认为班主任要永远保持一颗关爱学生的心。(2)我认为班主任要关注每一个学生的存在,走近学生。在平常的学习中,心理学上的皮格马利翁效应给我们这样一个启示,赞美和期待具有一种能量,我们要及时给予学生每一个正向的举动表扬,看到学生更多正向的可能性。同时我认为每一个学生行为的背后都有其重要的理由,我们要试着多去了解与关注孩子的心理层面,或许我们会体会到别样的感受。(3)发现每一个学生的闪光点,鼓励学生勇敢去承担、去表现、去尝试。(4)我认为我们班主任最重要的是要做好家校沟通,教育的效果取决于学校家庭的一致性,家校配合才是教育成功的关键。
特级教师于漪老师曾说:“我们肩负的担子很重,一个肩膀担负着孩子的今天,一个肩膀担负着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作为教师队伍中的一员,我们必须“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学识、有仁爱之心”,“为了使学生获得一点知识的亮光,我们应吸进整个光的海洋”。教育工作任重而道远,在前行的道路上我将会坚定地回归教育的本质,坚守共同生活的教育观,把学生当成一个个未来可期的、独特的个体,爱之若子弟,望之幸福与成长。作者简介
彭柳琼为中国而教2020级未来教育家项目成员任教于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官庄镇中心小学教育心语坐在我教室的每一个学生都是一个家庭的整个世界

豆 豆 导 语
彭老师:您好!读了您文章的第一段,让我陷入了沉思。教育中的“守望”这个词经常用来抒发情怀,很少有人去准确定义。您在开篇给“守望”给出了自己的解读。“守望”即对学生失望之后依然心怀期望。
作为读者令我好奇的是从教经历中,您对学生抱持过怎样的期望?您从教经历中遭遇的最大失望是什么?失望之后如何重建期望的?这三个问题是从开篇的“守望”的感悟中引申出来的,如果能从教育实践中的具体场景回答这些问题,就能揭示出自己的育人理想、澄清自己的教育迷思,沉淀自己的教育技能。比如,我这学期在理科班讲授人文学科哲学时,对学生抱持过的期望是他们能够参与到以热点话题为议题的讨论,然而令我失望的是尖子班中的一些学生上课总是想写高考科目的作业,显得心不在焉。抛出的问题没有收到精彩的回复。与其他老师讨论之后,发现尖子班考生对待人文学科比较淡漠,背负的应试压力很大,对于学习的功利性需求强劲,无法腾出心理空间去思考人文社科议题。这个时候,我是很失望的。精心备课,满怀期待,结果问题石沉大海,确实打击了我的讲课热情。但是我看了一期的《三联生活周刊》关于小镇做题家的报道之后,把我的学生所身处的地域、他们所属的阶层,环绕在他们身边的氛围,塑造着他们的环境与制度,难道我只能哀叹他们功利吗?我重新调整了教育的目标,既然我的教学设计中的人文话题无法召唤他们讨论的热情,那我至少应该让他们在紧张的学习中在我的课堂上获得某种喘息,这是人文学科显示出的最真实,也最该具有的功能。所以,我将教学设计中的课程资源从遥远宏大的事务引向与他们自身感兴趣的话题,用来展开哲学讨论。像杨丽萍的婚育选择,钟芳蓉以考古为志业,李雪琴遭到的社会评价等话题设计成连续性具有深度的专题,逐一展开。我发现学生的眼神亮了,参与多了。所以我发现一开始的期望是建立在教师缺乏调研的想象上,后续期望落空是因为预期本身与学情不符。后来,形势扭转是因为调整了期望,引导教育行为符合学生的需求。希望彭老师能够分享更多具体的教学场景中的反思,那里是情怀落地,行动先行的地方。

萤火虫主编豆豆老师简介
豆金楠,教育硕士,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获得法学学士和文学学士双学位。先后在《思想政治课教学》、《班主任之友》发表教育教学文章数篇。并被《班主任之友》评为2017年度优秀作者。

你的点赞、在看和分享三连, 让乡村教师笔下的教学日常被看见!

班主任的职责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