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不容易(《爸妈不容易》感动亿万人——致敬最美50后!)

爸妈不容易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时间都去哪儿了 王铮亮 – 故事岛 –>

有一种爱,即使我们付出所有也报答不了,那就是父母的爱。父母对儿女的爱比天高,似海深。每当我们身陷困境,倾其所有,不计回报,给予我们最大支持的,是父母。每当我们深受委屈,耐心倾听,温柔呵护,给予我们最多温暖的,是父母。每当我们无意伤害,默默忍受,毫无计较,给予我们最深谅解的,还是父母。而如今,远在外地工作,不能承欢膝下,但父母却依旧给予了我们最大的包容与牵挂……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一晃大学毕业已有20多年的时间了,毕业后我就一直留在了北京工作,经过多年打拼,也算是事业有成。结了婚,在北京有房、有车,有了自己的公司。这次手中的项目告一段落,总算有空可以回家看望爸爸妈妈了。
列车缓缓地驶出站台,刚坐上座位就听到有人大声呼喊。循声望去,一位40来岁的中年妇女正跟着火车向前跑动,边跑边向车窗内挥手,还不停地喊着“孩子,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多吃些,不用担心我们……”。
窗外奔跑的身影勾起了我的回忆,我不禁想起了我的爸爸和妈妈。记得我考上大学离家时,他们也是这样在站台上送我,同样的叮咛在耳边回响。那时候家里并不富裕,妈妈却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给我带上了……
爸妈这一辈子没少吃苦,她们的童年时期正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粮食短缺。听妈妈讲:“当年挨饿的时候,用榆树钱和榆树皮和着玉米面做粥喝充饥, 每天都吃不饱”。
上学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学生罢课、串联闹革命,揪斗老师和学校领导。爸爸因为不愿带头批判他的班主任,居然也被扣上了小右派的帽子,几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最终被下放到农村插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爸爸和妈妈正是在他们下乡插队期间相识并结合的。爸爸说:“你妈妈那时候特别漂亮,虽然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衣服,在人群里我也能一眼认出你妈妈”。
之后,我出生了,妈妈说那是她笑的最多的几年。
但是,我却深知,我的出生给父母带来了更多的苦难。
七十年代,我们国家实行供给制,还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粮食缺乏,物资短缺。有一次,我生了一场大病。为了给我治病抓药、买我最爱吃的槽子糕,妈妈把唯一的嫁妆——祖传的镯子也给卖掉了。说起这些往事,妈妈只是微微地一笑,但当时对一个年轻的母亲来说,是多么的不容易呀!
1978年三中全会以后,生活才有所改善,爸爸和妈妈返城了。爸爸被安排在钢厂当上了工人,妈妈则专心照料我。由于错过了高考,爸爸一直很遗憾,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爸妈希望我考上大学,圆他们的大学梦。
正当生活渐渐好转,人们都以为苦难日子已经过去的时候,命运却再次和他们开了个玩笑。九十年代初国企改革,大批工人下岗,爸爸在工作中受过伤,有轻微的残疾,被安排第一批下岗。铁饭碗丢了,家里一下子失去了经济来源,我想放弃学业帮家里减轻负担,便对爸爸说:“爸,我要退学”。爸爸摸着我的头,疼爱地说:“你有这份心,爸爸打心眼儿里高兴,但书是非读不可。你只管念好书,大人的事儿不用你小孩子操心”。
后来,爸爸靠做临时工维持生计;妈妈则背着自作的冰棍箱,走街串巷卖冰棍贴补家用。到了晚上,借着昏暗的灯光,小心地1分、2分的数着钱,计划着家庭每一笔开销……。看到爸妈这么的不容易,我只能拼了命地读书,来报答爸爸妈妈。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考上了北京的大学,总算没有辜负父母的苦心……。
大学毕业后,我总想着自己开创一番事业。第一次创业是和人合伙做生意。一开始,生意还算红火,后来由于经营不善,背上了10万元的外债。那时候的10万元,对于我这个出身普通家庭的愣小子,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心灰意冷加上被人追债,我身心疲惫地逃回了老家。
妈妈看到我一身倦意,心疼地落下了眼泪。在爸爸的追问下,我讲出了实情。爸爸沉默了一会儿说:“儿子,不就是10万块钱吗,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吗,爸爸替你想办法”。
在爸爸的鼓励下,我又回到了北京,重整旗鼓。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追债的人也不追了,而我也在总结了上次的经验教训后,凭自己的实力闯出了一番天地。
直到前些年,和姑姑通电话,我才知道,我走后不久,追债的人追到了老家。虽然看到家里一贫如洗,但是那些人就是赖着不肯走。爸爸看着他们吵吵嚷嚷,突然把杯子往地上一摔,说道:“这债,我扛了,3年之内,我给你们还清,有什么事儿只管来找我……”。爸爸从那时候起,每天做好几份工,妈妈则省吃俭用,东挪西借,为我还清了债务……。
想到这些,有一种揪心的痛不停地向我袭来。爸妈为我付出的太多了,这一辈子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尊敬的旅客,终点站到了,请您……
列车员报站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提起行包向车门口走去。外面下着大雪,迎面而来的寒风夹杂着雪花往脖子里钻。东北的天气实在是太冷了,我赶紧搭了一辆出租车往家里赶。
近些年,爸妈的身体越来越差。尤其是妈妈,由于过度操劳,过早地患上了老年痴呆症。有时,甚至认不出我来,我实在不放心他们在这天寒地冻的地方养老。
前年,我想把他们接到北京常住。记得那是到北京的第一天,我带爸妈去餐厅吃饭,结账的时候,妈妈突然拉住一个服务员的手,不停地说:“儿子,在外边要多注意身体,多吃点,有空了回家看看,妈妈给你包饺子吃;要是忙的话就算了,放心吧,我能照顾好你爸”。说完,拉着爸爸一步一回头地往外走……
在北京呆了没几天,爸爸就跟我说“北京太吵了,空气也不好,呆不惯,你又那么忙,我们回老家,没事儿的,你妈这,有我呢……”。我实在拗不过他们,只得把他们送回了老家。

不知不觉中,出租车已经开到家门口了。不知道爸爸身体还硬朗吗?妈妈的病好些了吗? 
爸妈住的房子还是返城时候安置的“老少屋”,一住就是几十年。轻轻地推开破旧的房门,我愣住了,屋里空荡荡的,爸妈去哪儿了?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心里即刻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我焦急地跑到邻居家一打听,果真出事儿了——妈妈住院了。
我忙拦了辆出租向医院赶去。之前,一直担心妈妈的病,跟爸爸通过几次电话。爸爸总是说:“你不用担心我们……,你妈呀?她的病好多了……,不信我让她跟你说说话。电话那头响起妈妈的声音:“儿子,在外边要多注意身体,多吃点,有空了回家看看,妈妈给你包饺子吃。”爸爸说:放心吧,没事儿的,你快去忙吧,先挂了啊”。
不是说妈妈的病好多了吗?怎么又住院了呢?
到了医院,问清妈妈的病房,我飞奔过去,推开门,爸爸正在病床前来回踱步。才两年不见,爸爸又苍老了许多。
  “孩子,你怎么回来了……”
 “爸,我妈这是怎么了?” 我焦急地问道。
“你妈呀,自从上次从北京回来,老年痴呆症越来越严重了,这两天天气太冷,哮喘病又发作了。我怕耽误你工作,一直也没敢和你说……”爸爸满脸歉意地说道。
“唉……,您……,可叫我怎么说您好啊”
我慢慢地走到床前,握住妈妈的手,轻声说道:妈,我回来了,妈妈……
妈妈努力地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说:“大壮(我儿时的伙伴)啊,啥时候回来的,在北京见到我儿子了吗?要是你见到他,就跟他说我和你叔都挺好的,让他放心吧,没事儿的……”,边说边抓起旁边餐盒里的饺子往我兜里塞,“我儿子爱吃这个,你给他带过去些……”
我再也抑制不住在眼眶中打转地眼泪,哽咽着说道:“爸,妈,你们这辈子不容易,没享到福,上次你们说北京住不惯,可老家这又冷、离我又远,我也是放心不下,就一直琢磨着在北京附近给你们找个地方养老。
我这次回来本来是接你们的,想给您二老一个惊喜。看了好多地方,最后在东戴河“和园”买了一套洋房。“和园”是一个居家养老地产项目。那里交通十分方便,离我还近,我从北京开车3个多小时就能到达,周末还能和您儿媳带着您的孙子常来看望您们。
那里的小区环境特别好,有大量灌木丛绿化,像走在森林里一样;空气清新湿润,虽然有雾但没有霾,距离海边800多米又不潮湿,冬暖夏凉,是很好的养生圣地,最适合居家养老。
闲暇时,可以在私家菜园里种菜养花,参加一下社区的老年艺术团。那里有很多像您这么大年纪的伙伴,在那里每天唱歌跳舞。
物业实行管家婆式一对一的贴心服务,懒得做饭的时候,还可以点餐配送;那里还有社区医院,每年为业主进行健康体检,为业主建立医疗健康档案。妈妈看病就方便多了,你们就和我一起过去吧,在那里安享晚年,那样的话我才能放心。
爸爸望了望躺在病床上的妈妈,沉思了许久,说:“好吧,等你妈妈出院了,我们就和你一起过去”。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古语说得好:“百善孝为先”,不要让尽孝成为遗憾,孝敬父母不要等待。“买个洋房,孝敬爹娘”,让爸妈安享晚年,是我们做儿女的心愿。住进和园,实现“老人舒心、儿女放心”。

爸妈不容易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