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好看吗(到底是《长城》好看还是景甜好看,或者都挺好看?| 一周新片)

长城好看吗

当我问到朋友“你会去看长城吗?”朋友的回答很简单:“反正我不能接受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守长城的设定;不能接受饕餮怪兽的设定;不能接受长城是民族象征的设定。”简短几句话就已经概括了老谋子在这部片子里玩的套路。不过,到底是《长城》好看还是景甜好看,姑且你来这篇文章看看。

宇宙逻辑越来越难以想像,这只“陆上航母”《长城》打怪,明明还没打出北京八达岭(其实在青岛拍摄),就声称守护人类拯救了世界。“雇佣兵威廉”马特?达蒙一开始已讲得很直白,“我们是来做生意”,人家不为效忠只为金钱,“鹤军将领”景甜却剑指大骂,“你撒谎,你是骗子。”威廉?达福形容自己的角色本来就是个机会主义者,这位逼不得已教景甜将军英文和拉丁文的老师巴拉德,被非法禁锢长城脚下公社足足25年,早已受够,正密谋越狱大计,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这里有很多东西你们(歪果仁)真没见识过。”二号“雇佣兵托瓦尔”佩德罗?帕斯卡不禁惊呼,“Oh My God!”千年来人类前所未见的力量,会否是笼罩长城的雾霾??“Don’t be a fool!”所以要听国师之言,学习颠覆想像,让位少年人,给TFBOYS当一回小皇帝,就像刘德华放下身段当军师,天王让位救美。

至于什么才是自称“11世纪特种部队”达蒙所说的“一场真正值得投入的战争”呢?傻瓜,当然就是中国大市场,失忆中情局特工伯恩似乎准备跟川普对著干,然而,中美对敌方的理解却存在巨大落差。数月前《长城》宣传片首次出现,马特?达蒙即被国外网民和媒体批评“Whitewashing”,他回应“你知我们所有人对‘洗白’都有份罪咎感。”数十年来好莱坞的“洗白”,是指以西方白人演非白人角色的“种族歧视”,后来“洗白”又演变为奥斯卡暗里拒绝黑人的争拗,刚获好几个美国影评大奖、涉及美国黑人和同性恋议题的《月光男孩》(Moonlight)相信亦会成为明年奥斯卡争议焦点。不过,达蒙说的没错,美国人有时同样横蛮不讲理。“对我来说,‘洗白’就是查克?康纳斯在西部片《Geronimo》中扮演印第安族人首领,我不知用这词来批评我们是否恰当。”

张艺谋早前对BBC记者解释,“马特?达蒙饰演来中国偷火药的图利者,当然他是外国人,但我们从没考虑过种族问题,对导演来说,首要是一个好故事。”大导更对记者说,这次中美合作经验让他大开眼界,“我发现,好莱坞原来有很多掣肘,导演同样不能百分百自由创作,因这是一个建基于电影公司和制作人的制度。”万达收购传奇影业后,第一步大抵就是学习尊重人家这种制度。传奇东方CEO兼《长城》监制Peter Loehr,其实也像片中的雇佣兵,22年前来到中国,早就被“洗白”,满口流利普通话。他把今年中国市场不景的其一原因归因于电影质素。“观众在等待一件电影大事,我希望,这次我们能做到。”

有美媒仍不放手大事标题“《长城》:为何马特?达蒙的洗白在中国没什么大不了”?境外人士真笨,怎说也听不懂。首先,正如达蒙和导演所回应,这个由西方编剧撰写的角色,本来就不是中国人,向美式超级英雄学习的虚构故事,亦跟历史无关,不要再死缠烂打好吧。中美所关注的焦点以至市场宣传策略,可谓体现“一戏两面”或两极:美国人对错焦的“洗白”争拗属愚昧式自我批判——停止种族主义渗透和白种男人可拯救世界的神话;然而在国内,不少观众第一反应倒是——有景甜就是烂片,拒绝看。老谋子真失策,晶女郎或成龙系女一号应该出现在《铁道飞虎》,但这个大家想八卦的“背景”问题,连胆大包天的王思聪也得禁声。

当然,国师志不在此,正如他对《美联社》说,这个好莱坞花了七年发展的剧本,“虽是商业考虑,但我觉得,仍有空间把更多中国文化元素放进里面。”中影、万达和国师联手,企图借达蒙和帕斯卡此等雇佣兵输出中国文化软实力,似乎又是棋错之着?来到VR年代,孔子学院都败退,怎么还硬销火药为中国最厉害武器以及现实中已消失近3成的万里长城?不过,Great(Fire)wall内的大国民,确实仍被热血民族战斗所冲洗头脑而亢奋——歪果仁雇佣兵来华,原本只贪图钱财,结果受中国民族所感动和薰陶,站于同一阵线,同化为对抗敌人(噢,饕餮声称很无辜,JK罗琳得把这只神兽写进《神奇动物》续集来个申冤)的真正伟大战士。戏里戏外,果然是个平行世界。
《长城》
土豪打怪片救得了世人救不了景甜

老谋子话要颠覆想像,那就来试试。“无影禁军”五大王牌,如果放到当下,可能就是CIA、MI6、前身是KGB的FSB、Mossad,还有BJCYQZ(朝阳群众);五军,即鹿派、鹰派、虎派、鹤(女将后台)和熊派,也可借各种想像或谐音重新诠释。鹿晗属熊派,用他自己的说法是,从“很怂的小兵(经团结力量)成长为真正男人!”鹤派首领景甜说,“生命的全部意义就是忠于国家”,排名第五位的刘天王分析,这军师原来是“文人科学家”。老实说,如果将这队国际顶级维稳部队改写成穿越去阿勒颇,为当地苦难人民作战,肯定得到全世界支持和尊重。
卖点:长城是“陆上航母”,景甜当中国队长。

?
《罗曼蒂克消亡史》
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

不出场的“戴先生”,不禁令人想起电话另一边的建丰团伙,留平头的葛大爷确神似,听闻“陆先生”当年还真的设计要活埋工运领?。抗日为大,青帮为背,陆先生描述“这些人没有正常人的情感”,因大角小角都得在演戏。从腔调格局到道具仪式感,程耳均努力尽显大上海国际范,包括请来与梅林茂合作无间的炙手可热爱尔兰音乐人Anna Rice负责英文插曲,有趣的是,歌名“Take me to Shanghai”,中文译为《带我回上海》,去或回,确有主客之别。江湖外来者上了瘾,“一直想弄”(想侬啊),主事者,“毁掉上海不可惜”,最终不留也不去(台),宁客死香江。
卖点:面子归陆先生(葛大爷),底子属童子鸡(杜江)。
《少年》
黑客复仇记?

旧案深仇,环环相报。每个年代都有或许身不由己的江湖,无论是陆先生的民国抑或当下这个小城少年黑客(其实欧豪也24岁,怎也称不上少年吧)。导演杨树鹏,新华社记者出生,当过央视《实话实说》编导,之前拍古代黑帮兄弟,5年后终回归现实。现在流行玩烧脑,一对孤儿小情侣,男的(欧豪)自小被欺凌,女的(郭姝彤)是大提琴未来新星;白发郭晓东演双面人——日间知名指挥,晚间兽性大发,这么一说,所谓高智商布局的十年之仇已很明白。导演呼喊:少年人应该敢于向成年世界宣战。
卖点:少年创伤后遗症原为“一生何求”,红花会Hip-hop《凶猛》。
《生门》
纪录片年代真复兴?

能够一周同上映两部,已算非常难得,管它有没多少排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由年初央视9台3集到年底入戏院;而早前播出10集拍摄上海大小医院的《人间世》亦获强烈反向,皆因医院关乎老百姓之日常生存状态,不过,跟这部拍摄四个不同背景的产妇一样,能够进入医院拍摄,必得官方认可,那自然是动人颂歌。武汉电视台导演陈为军,2004年已拍过河南艾滋家庭的《好死不如赖活着》,2008入围奥斯卡的《请为我投票》,拍摄武汉小学生民主选举班长,几个竞选家庭极尽所能各种拉票手段,恐怕现在很难出现。
卖点:能引起广大共呜的纪录,因它关乎老百姓的生老病死。

长城好看吗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