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目!几年前的黄山地摊!旧照片记录那些人间烟火!

黄山气象台2020年6月9日天气:多云23-30℃你有多久,没有看到过以前的地摊美食了?有多久,没有在路边摊上淘过货了?又有多久没有在夜市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了?
曾经“上不了台面”的地摊经济,在魔幻2020年突然火了起来。火到总理点赞,火到给城管定KPI,火到成了城市经济复苏的新希望。
地摊、夜市、大排档……曾经一度在夹缝中生存甚至无法生存的“城市烟火”,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回来了!黄山地摊要复活了!
地摊文化也是城市文化
但是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过它了
地摊经济的落地
是否会唤醒在我们记忆深处那个
充满了人间烟火气的黄山呢?
但凡说起对一个城市的印象,“味道”总是最具代表的。
四、五年前,在黄山的旅游攻略里,每一个本地人推荐的不会是眼花缭乱的“网红店”,而是大大小小分布在城市各个角落的“路边摊”。
三更老汤关东煮百大后面街上的巷子口的三更老汤关东煮,摆摊的阿姨扎个丸子头,你们还记得吗?十四年如一日,真正的吃货们应该都知道,她家的关东煮可好吃了,一直没有个牌子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叫丸子头关东煮,后来我们在黄山微生活城市公益计划——“点亮街头小摊”活动的时候给阿姨送牌子去的时候阿姨才报出三更老汤关东煮这个名字,是丸子头阿姨十几年去去江西学的手艺。胡大爷修鞋铺胡大爷18年的时候67岁,当时做修鞋这行已经二十多年了,靠着这点微薄的收入,经营着自己的小家。两个儿子已各自成家,老伴却因病瘫痪在家。
胡大爷当时只能白天在广宇桥下的索菲亚衣柜门口修鞋,休息时间再回家照顾老伴。如今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位慈祥的胡大爷呢?
老街口馄饨18年的时候能在街上看到馄饨挑担就已经很少了,老街口这个算是当时非常有名的了,老街口馄饨在老街口摆了二十多年,见证了屯溪的繁荣发展和时代变迁,
我们小时候遇到挑着扁担卖馄饨的,喊他们一声,就立马停在边上开始擀肉。不一会就可以吃到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现在想来,小时候的快乐真的很简单。
余阿姨烤红薯原来市医院后门对面的巷子卖红薯的余阿姨,每当经过那段路的时候,总是能被一阵阵烤红薯的香气吸引。
余阿姨以前每天都在市医院后门对面的一条巷子里卖红薯,十几年前,为了儿子学籍户口的问题,才能够武汉回来,如今也不知道余阿姨的现状如何了?
屯溪老字号烤红薯那个和余阿姨隔着一条巷子的老字号烤红薯的汪阿姨有多少人有印象的?
小编清晰的记得汪阿姨帮助老人,老人前来她的摊位感谢她,当时她露出的那温暖的笑容,时隔多年,小编也在这里用当时那位老人家的话跟汪阿姨说一声“好人一声平安”
吕记饭团每天早晨六点到八点,市医院新大门对面的一个小巷弄的口子上,吕记饭团就在这里风雨无阻的摆着。
遇到生意好的时候就会早点收摊回家。
胡记油条小编记得胡记油条的胡大哥,他们一家都是湖北人,因为老乡们都来这边发展,自己也拖家带口的来到黄山。
夫妻两人十分热情,小生意也做得红红火火。每天早晨五点就开始在新园路菜市场旁边的巷子里摆摊了,炸得油条又大又粗,前来买菜的居民们都要带上两根回家当早餐。
小吴锅贴饺小吴四年前从休宁嫁到屯溪,一开始每天早晨就想着做些好吃的给自己的孩子吃,后来萌生了做早点摊的想法。
开摊第一天的上午,收益并没有很好,她决定换个思路,下午的五六点的时候,改卖锅贴饺,这一个下午小吴的生意可是好的不行。小吴什么都没学过,全靠自己摸索,由此也找到了经营之路。
罗姐鸡蛋饼罗阿姨是阜阳人,二十多年前一家老小全都来到了黄山,从那时候开始,罗阿姨的早点生意就延续至2018年。后来也不知道阿姨搬去了哪里了。
那些年,靠着卖鸡蛋饼的收入将两个孩子抚养长大。
口口香糯米饭团
方阿姨卖了十几年的糯米饭团,方阿姨是农村里出来的,家里的田地卖掉之后,又没有技能,就选择做做比较简单的早餐,这一做就是十几年。
丈夫也和自己一样,每天俩人分别在不同的区域经营谋生,一点一点的将这个小家经营下去。
当年那些改造的小摊中,最年轻的老板三十多岁,最年长的老板已经六十多了,时隔2年地摊经济又开始复活了,也不知道这些摊主们现如今是怎样的工作,是否愿意回来继续摆摊。
荷花池小吃一条街去年的7月,让所有食客们感触最深的应该是屯溪荷花池小吃一条街整改的事情了吧,无数朋友圈,都是在感叹即将消失的荷花池小吃街。

从国华包子到二十多年的芜湖小吃再到周记饺店,满满的都是回忆,虽然很多如今都已经换了新的地方,但是那种原来从街头吃到结尾的,满满一条街—荷花池小吃街,再也回不去了。

黄山学院南校区夜市
对于这里,我相信很多屯溪人应该都不陌生,这里曾经是小编取得最多的夜市了,烧烤,炸串,更重要的是还有超级便宜的水果。
歙县夜市摊歙县曾经的夜市摊,还有多少人记得,去年的搬迁之行让多少人风雨无阻的赶去最后体验一把。
它见惯了歙县的四季循环,它目睹了歙县的风云变幻,它感受着歙县的历久弥新。一拨又一拨的歙县人,在这里开始自己的社会交往,从这里开始自己的青涩懵懂,也是在这里开始渐渐有了啤酒肚。
如今的歙县夜市已然以全新的面貌陪伴着大家,目睹着黄山这座小城的烟火气息。
曾经的黄山,巷子里总有各种路边摊,代表着老黄山的味道,如今旧房拆迁,城市变大,那些消失的小摊中,有你想念的那家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